第二千七百三十三章:一吻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七百三十三章:一吻

“啊,林昆,你怎么了,你别吓我啊!” 沈曼惊叫了一声,林昆却已经倒在了她的怀里,沈曼整个人贴在车门上,脸上的慌张之色更浓了,“林昆,你到底怎么了,你不是酒量很好么,怎么就……” 林昆把头埋在沈曼的怀里,其实他只是想和沈曼开个玩笑,二斤的二锅头不少,但距离让他醉还是有点距离的。 可随着沈曼身体的不断晃动,再加上他脸贴的位置刚好是沈曼的胸口,沈曼这妞的胸不小,平常都被她有意的束的紧紧的,此时贴在上面,能清晰的感觉到那弹性,他又是刚喝了二斤多的白酒,要说心里头没想法那是不可能的。 “你别吓我啊,我这就打电话叫救护车。”说着,沈曼慌忙的掏出手机就要打电话。 林昆趴在沈曼的胸口,嘴里故意含糊不清的说:“打电话叫120,可当医生来了看见我还坐在正驾座上,你怎么说?” 沈曼也是真的急坏了,根本就没考虑太多,随口就回道:“就说你喝醉了,喝了太多的酒……” “那喝酒了怎么还开车呢?不怕医生报警啊。” “就说你是开着车,开着开着就醉的……” “噗!” 林昆没忍住笑了起来,从沈曼的怀里坐了起来,说实话,还真挺不舍得她身上的那一缕幽香,以及胸前的饱满弹性。 “你啊你,亏你还是个警察,开着开着车就醉了,难不成是一边开车一边喝二锅头呢?”林昆好笑的看着沈曼。 “你……” 沈曼柳眉倒竖,恨恨的瞪着林昆:“王八蛋,原来你是故意吓我的,你个没良心的大混蛋,我都快要被你吓死了。” 林昆随手从兜里摸出一根烟,塞进了嘴里,又掏出打火机喀嚓的点着,袅袅的烟气缭绕,他摇下了车窗,望着窗外的风景,此时已是黄昏洒落时,金色的黄昏照耀在他的脸上,棱角更清晰了,一时间竟看的沈曼有些痴了。 “你在看什么?” 等了好一会儿,也不见林昆说话,沈曼主动开口,也随着他的目光望向远方。 那儿正好是一个学校的门口,此时一群莘莘学子踏着黄昏而出,脸上洋溢着青春,那一张张略显稚嫩的脸上,仿佛写满了这世间的清脆与干净。 “这座城市的污垢太多了,怕是唯有象牙塔里的莘莘学子的心中才装满了纯净。”林昆吐着烟圈缓缓的说道。 “或许吧。” 沈曼竟然也将情绪放缓了下来,也不再计较他刚才是不是戏弄了自己,“其实,有些事情只是表面上的而已,现在的孩子,可是越来越被社会的气息污染了。” 林昆磕了磕烟灰,道:“我只是想用我自己的规则,在东三省建立起一个公平的制度,把我遇到的坏人、恶人全都除掉,还这世间一口清新舒爽的空气。” 沈曼道:“我知道,所以……你在我心目中是英雄……”话到最后声音有些低。 林昆笑了,“英雄二字,其实那么好担的,以前我斗的都是地下世界的恶霸,或者一些官场背景不是很深厚的贪官,可接下来我要斗的,那可是……” 他的话没说完,但脸上的一抹担忧之色,衬托在夕阳下说不出的深沉。 沈曼竟突然有一丝心痛,这是他第一次见林昆如此反应,以前在她的眼里,这个男人似乎天不怕地不怕,哪怕是苍天坠下,他也有勇气举手撑住。 他有这世界上最痞气的笑容,有这世界上男人都有的缺点,可他也是她心目中最善良、最有担当甚至最值得依赖的人。 痴了…… 醉了…… 忘了自己…… 如果这样都不算爱一个人,她沈曼真的不知道什么才算是爱,她捏着衣襟,一双如水般的眼眸一眨不眨的看着林昆,“林昆,我……我有话要对你说。” 林昆回过头,神态疲惫又慵懒,嘴角微微一挑,“你什么时候也这么婆婆妈妈了?这还是我认识的那个沈曼么。” “我……” 沈曼捏着衣襟,话到嘴边又咽回去,可马上又到了嘴边,仿佛不说出来,以后就再也没机会了,或许她从来都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如此羞赧的如同一个三岁偷吃了糖果的小女生在母亲的面前认错,她沈曼可是敢作敢当雷厉风行的霸王女警花,可…… “我,我……” “嗯?” 林昆疑惑的看着沈曼,发现这妞越来越不对劲儿,刚才在饭馆的时候,她明明滴酒未沾,可此时却怎么脸如此的红,就像是从酒缸里刚爬出来的一样。 “我!” 沈曼最后深吸一口气,她那本来被一直束着的胸口,突然涨的异常饱满起来,紧接着整个人俯身贴了过来,那两瓣樱红的嘴唇,吻在了林昆的嘴唇上…… 林昆的瞳孔微微一颤,嘴角的一抹笑容散去,眼球微微的向下挪动,正好看见沈曼那光洁的额头,以及高挺的鼻梁。 口中有兰香传来,那一条嫩滑的小舌,如同调皮的小泥鳅…… 手中的烟头弹掉,林昆张开一双大手,紧紧的抱了下来,深情的拥吻在一起。 这是沈曼清醒状态下,两人的第一次肆意…… 只是,不等他们吻的火热,体内的火山喷发,恨不得将对方抱进彼此的身体里,车窗的门突然被咚咚的敲响了。 林昆马上松开嘴了,沈曼也紧张的后退,低着头两边的脸颊已经红的要滴血了。 林昆皱眉的回过头,就见车窗外,一个缺了两颗门牙,头发乱糟糟的老大娘,正晃荡着手里的一个破茶缸子,里面装了一毛、五毛的各种零钱。 林昆:“……” 他不是没有爱心,而是这种乞讨拾荒的老太太,十个里至少有几个半是故意装的。 林昆不禁的想起已故的埋在深山里的爷爷,老爷子晚年的身体再不好,也照样辛苦的耕地,什么时候端着饭碗出去问别人要过一分钱?而眼前这个老太太的身体,明显要比那时的爷爷好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