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三十二章:喝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七百三十二章:喝

最大的旅游公司,鲁学文和李琴当即都怔住了,而且林昆也表态了,这五百万只是前期投资,后期不够的话还可以追加。 这也是在当下的社会,若是放在古代社会,那个大恩面前双膝下跪的年代,鲁学文和李琴此时怕已经跪在林昆面前了。 “服务员,拿碗!” 鲁学文冲着服务员喊了一声,服务员拿了一只小碗,鲁学文看了一眼皱眉道:“把你们这儿最大的碗拿来!” 服务员疑惑的看着鲁学文,马上笑着进了后厨,不多一会儿的功夫,拿出了一个大号的饭碗,一碗至少能装下一斤米饭,接着鲁学文拿起了酒瓶子,咕咚咕咚的就往里头倒酒,倒的可都是白酒,浓烈的酒香四溢,鲁学文这个憨厚的东北汉子,端起了酒碗递到林昆的面前,朗声道:“林兄弟,这一碗酒我鲁学文敬你,你是我的大恩人!” 林昆看着鲁学文手中的大碗,这一碗下去,就是虎背熊腰的大汉,都得倒地就睡。 沈曼用胳膊碰了一下林昆,又向他递了个眼神,意思是让他劝劝鲁学文别这么喝。 而一旁,林琴虽然没说什么,但脸上也是一副担心的模样,毕竟一下这么多的酒呢。 林飞哈哈一笑,站了起来,朗声道:“鲁哥,咱们东北的爷们就是豪气!”说着,也冲站在一旁有些惊住的服务员招手,“姑娘,麻烦也帮我拿个碗来!” 服务员讶然的张了张嘴,不过也没说什么,转身进了后厨又拿出了一个大碗。 “拿酒来!” 刚才那一瓶白酒,被鲁学文倒完之后所剩无几,林飞又让服务员再来一瓶来。 咕咚咕咚…… 林昆碗里的酒也倒满了,他将碗举起了来,和鲁学文碰了一下,笑道:“鲁哥,别的都不多说了,全在酒里了!” 两人同时爽朗的大笑,碗中的酒一口闷了下去。 周围还有几桌食客,眼看着两人这么个喝法,惊愕之余有人鼓起了掌大叫:“好!” “东北的爷们豪爽!” “我们也干!” …… 受林昆和鲁学文的影响,周围其他几桌的客人,也都纷纷拿起了饭碗倒酒,彼此是隔空遥杯一饮而尽,不过他们用的碗都是正常的饭店的小饭碗,真要像林昆和鲁学文这么喝,有没有这个量先不说,但这个勇气一般都没有。 林昆干了这一大碗白酒没啥,可鲁学文马上就有点摇晃了,他本来酒量就一般,李琴关心的扶住他,“没事吧,学文?” 鲁学文强行让自己精神起来,道:“没,没事儿,李琴,你,你也敬林昆一碗。” 李琴一咬牙,自己的男人都说话了,再说她本来也想敬林昆,于是也要学着鲁学文的模样,拿起那大碗就来敬林昆。 “李姐,你意思一下就行了。”林昆赶紧劝阻。 “是啊李姐,他们都是大男人,女人不能像他们那么喝,身体哪受得了。”沈曼也开口劝道。 在两人的劝说下,李琴这才放下了大碗,换了一个普通的小碗满上了一碗酒,“林兄弟,你对姐的恩情,姐记在心里,一辈子都不会忘,姐干了你随意!” 林昆马上拦住,“李姐,这酒不能这么喝。”说着,又拿起了瓶子给自己满上一碗,“那就提前祝李姐和鲁大哥将生意干的红红火火,干!” 沈曼本想拦着林昆,但最终还是忍住了。 两碗酒下肚,林昆也只是微微脸红,喝酒不光需要天赋,还需要后天的磨炼,这些年他在漠北,喝的那都是漠北最烈的酒,那酒可比最浓的东北二锅头还要呛人百倍,一口下去胃里的火焰马上就像是要翻腾出来一样,在漠北有一句话,漠北男儿三碗黄酒不醉,才扛得起天地,娶的娇娘暖炕头…… 漠北民风彪悍,哪怕是素来民风彪悍的东北,与之比起来都逊色了一筹。 林昆是没啥事,可对面的鲁学文实在支撑不住了,脑袋微微的一晃,砰的一声砸在了桌上,脑袋一碰到桌子,马上就响起了鼾声。 而李琴的状况也好不到哪去,她还想去扶鲁学文呢,可自己眼前也是花了,坚持了没多久,也是趴在了桌上犯迷糊。 沈曼眨着一双大眼睛,皱着眉头看着林昆,林昆夹了一筷子肉放进嘴里,疑惑的看着她,“怎么了,我脸上有什么东西?” 沈曼看看已经趴在桌上的鲁学文和李琴,又回过头看着林昆,嘴上也不说话。 林昆马上明白她是什么意思,笑道:“你是不是觉得,我应该也像他们倒下?” 沈曼道:“难道不是么?你们喝的可是高浓度的二锅头,哪有喝了二斤不倒的道理。” 林昆哈哈一笑,冲服务员打了个响指,道:“姑娘,结账!” 服务员也是一副诧异的模样,慢慢走到林昆的跟前,小心的问:“大哥,你没事?” 林昆笑着说:“再让后厨打包两个硬菜,还有你们店里的这二锅头,还有多少都给我拿着,这酒是正经粮食酿的。” 服务员尴尬的笑了笑,马上去安排了。 沈曼一对黛眉皱的老深,歪着下巴看着林昆,“怎么,你还想回去再喝一顿呢?” 林昆笑着说:“鲁大哥和李姐是指望不上了,要不你陪我再喝上一碗?” “我才不喝呢,这东西这么呛,再说了,我万一要是和李姐一样喝醉了,你对我……” “我又不是没做过。”林昆坏坏的笑道。 “你!” 沈曼顿时气急了一声,白皙的一张国色生香的俏脸,顿时羞红成了一个大苹果。 林昆脸上也是染上了一抹醉晕,笑着说:“其实,你害羞起来也是挺美的,为什么平常没事总要凌厉的像个女汉子。” “小女人有什么好的,柔柔弱弱,净被你们这些臭男人欺负了,我……” “行了,别装装模作样了,女人再强,如果没有男人的肩膀,还想孤老一生不成。” “我……” 沈曼还想要说,林昆这时站了起来,看着对面的鲁学文和李琴,道:“李姐交给你了,鲁大哥我来背,得送他们回去。” 沈曼道:“你也真是的,你酒量这么好,鲁大哥敬你的时候你喝就算了,可谓什么让鲁大哥也喝这么多。” 林昆笑着说:“这是我们男人之间表达情谊的方式,我要是拒绝了,或者不陪鲁大哥一起喝,那就是瞧不起他。” 林昆背着鲁学文出了饭馆,沈曼测扶着李琴,李琴还没像鲁学文那样,醉的完全没有意识了。 上了车,按照李琴说的,林昆开着车到了一个老小区的门口,随后又将鲁学文和李琴给送回了家中,然后也没有多停留就离开了。 回去的路上,沈曼忽然想到了什么,急忙看向林昆,道:“你喝了那么多酒还开车,就算你不替自己考虑,也要替别人的安全考虑啊!” 林昆马上一脚刹车停下,转过头看着沈曼,沈曼被他直直的眼神看的有些发毛,道:“你这么看着我干嘛?” 林昆马上翻了个白眼,一下子倒向了沈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