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三十章:惩治恶人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七百三十章:惩治恶人

警笛声响起,这是检察院的人来了,随之的还有纪检委的人,另外还有一个大人物,哈市的市长薛文生。 永远不要小瞧国安局的实力与能力,林昆刚才只是给陆婷发了一个短信,把孙二娘的旅行社的名字报了过去,陆婷就能动用手上的资源,最快的找到对方的软肋。 或者说,这软肋并不是陆婷找到的,而是这兄妹三人的坏事做的太多,也正如刘峰所说,纪检委的人早就开始注意孙老大了,身为当今老百姓的公仆,非要拿出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威风,把老百姓给踩在脚下,那就是自掘坟墓。 检察院的人只把孙老大给带走了,孙老大那张方才还不可一世的脸,在面对纪检人员的时候,马上就蔫吧了下来。 他自己干了多少越轨的事儿,自己心里清楚,本来他还想咋呼一下呢,可意识到自己今日之后,怕是要牢狱到死,一下子所有的脾气变成了屁股上的臭气,噗的一声放了一个大响屁。 周围的人被臭的赶紧捂住了口鼻,瞧这孙区长大肚便便的模样,里头不一定装了多少的坏水呢,要不这屁能这么臭么? 孙区长以这种臭的周围老百姓大骂的方式结束了他的官宦生涯,检察院立案检查之后,没过多久审判下来了,没收个人的全部财产,并判了个无期徒刑…… 至于他老婆孩子名下的财产,检察院也进行了一次彻查。 且说孙老大被带走之后,孙二娘以及孙老三等人并未被带走,这要是别人来动他们大哥,那他们肯定发疯似的扑上去,可眼前的这些人他们哪一个惹得起?更何况以后没有大哥的庇护,他们可就再难耀武扬威下去了。 薛文生对于普通的老百姓来说,那绝对是家喻户晓的,在别的城市或者省份可能没什么人气,可在哈市哪有不知道自己市长是谁的。 薛文生的到来挺让林昆感到意外的,他来到黑河省到现在,最大的领导也就接触过刘峰。 薛文生奔着林昆走了过来,一点领导的架子也没有,主动的就向林昆递过来手,脸上笑容客气的说:“林先生,久仰你的大名,今天终于见到你本人了。” 薛文生的话没错,他身为一市之长,早就听说过林昆这个人,可他今天过来拜访,可绝不是因为他听到的那些事迹,而是刚刚听到的一个惊动他的消息…… 眼前的这位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居然是国安局的大校,这个职位虽然不像他这么执掌一方,可是必要的时候可以调动当地的军队,而且这个年轻人还这么年轻,以后的前途怎么样谁敢说? 能在官场里摸爬滚打的,那都是成了精的老油子,趁着这个机会不结识一下,以后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 薛文生客气,林昆当然也跟着客气,他和薛文生握手,倒没什么别的感觉,可看在周围老百姓的眼里,那这意义可就不一样了,尤其孙二娘和孙老大,甚至鲁学文和李琴,他们怎么也不会料到,他们结识的这个年轻的弟弟,居然是一位市长都要敬着的大人物。 薛文生和林昆客套寒暄,倒也没说什么太重要的话,只是说刚好路过这里,所以前来认识一下,这话糊弄糊弄小孩子还行。 聊了没几句,薛文生就推脱说还有公务要忙,和周围的老百姓们打了个招呼就离开了。 而刘峰看了一眼孙二娘和孙老大,回过头冲林昆深邃的一笑,道:“林先生,那我也先告辞了。”刘峰带着他的人离开了。 这一下,官方的人全走了,一个不剩,场面又剩下了刚才林昆和孙老三对峙的场面,围观的人没有减少,反倒是又多了一些,唯一不同的是,方才孙二娘和孙老三还有恃无恐的,觉得他们大哥能替他们摆平一些,现在却是蔫吧了,再也没有方才的嚣张劲儿。 要说孙二娘和孙老三,此时都恨不得手撕了林昆,可他们哪有那个勇气了,连市长都主动过来握手打招呼的人,岂是他们这等小小的角色能够僭越的。 被打成了猪头的孙二娘倒是能屈能伸,陪着一个能把鬼都吓哭了的笑脸,对林昆说:“大……大兄弟啊,这都是误会,你看咱们这情况已经了解了,我欠鲁学文和李琴的钱,马上就给他们结了。” 林昆重新坐在塑料凳上,重新抽搐一根烟点着。 “兄弟,你看这样行不?”见林昆没啥反应,孙二娘小心翼翼的问。 林昆淡淡的道:“一共多少钱?” 孙二娘道:“押金三万三,两个月的工资给算一万五,这一共就是四万八,四万八的话,我再多给两千,五万!” 林昆摇摇头,吐了烟圈,道:“这些钱如果存在银行的话,会有利息的,如果是其他的贷款,利率可能还会更高,五块钱我也不问你要多了,二十万如何?” “二……二十万……”孙二娘傻了眼,她这些年开旅行社是赚了些钱,可二十万的真金白银,她能不肉疼么,这可是一年也剩不下的利润啊。 “嗯?” “成成成,二十万就二十万。”孙二娘不敢不答应,希冀的目光向三看了一眼,可三弟也是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 “还愣着干什么,半个小时,二十万不拿过来,后果……” 不等林昆说完,孙二娘马上就让人去银行取钱。 孙老三的眼珠子滴溜溜的一转,虽说他心里头不情愿,但现实让他不得不低头,向林昆走了两步,一副道歉的模样道:“这位大哥,刚才是我有眼无珠,你别跟我这个小喽啰计较,我家里还有事就先走了,有时间我去找你拜山头。” 林昆根本就不搭理这个孙老三,孙老三只要讪讪退后,招呼了几个手下一声,刚要挤出人群外围,突然发觉外面已经为了一圈的人,这些人各个气质冰冷,为首的一个个头不是很高,面色冷峻的男人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