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二十七章:狠狠的揍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七百二十七章:狠狠的揍

“小子,你特么活腻歪了吧,今天老子就废了你!” 其中一个男人当先回过神,一声歇斯底里的怒骂,便挥着拳头向林昆砸过来。 瞅这架势,是想要将林昆一拳给打死喽。 砰! 可惜…… 除了理想的丰满,现实的骨干,此时还多了他裤裆下的一只脚,一直44码的大脚板子…… “啊哦!” 蛋碎的声音微弱,可蛋碎的痛叫声是那么的精彩,几乎所有的痛苦与扭曲,一瞬间都在这个男人的脸上呈现出来。 “小子,老子特么……” 另一个男人慢半拍的也要扑过来,可拳头刚抡到一半,见同伴这副悲惨的模样,只觉得裆下一阵寒风,浑身不由的打了个哆嗦,满腔怒火的一句话只说了一半,威风还没抖出来呢就僵住了。 砰…… 林昆照样不惯着,44码的大脚板子愤怒的踢过来,他一心想要将东三省的地下世界统一,可不单单是为了一己私利,东三省的民风自古彪悍,在整个华夏的版图上来看,也是蛮夷之地,自然多出豪客却少了那些舞文弄墨的雅士。 他想要将东三省打造成一个和平的地界,这虽然是官方应该关心的事,可自从他一只脚踏入这江湖,见多了黑恶势力欺负寻常百姓,就誓要扭转这局面。 如今,辽疆省一片太平,吉森省也渐渐平稳,唯独这黑河省仍旧是恶人当道。 林昆这两脚,是踢碎了两个小喽啰的蛋,也是要给这黑河省的百姓看看,敢为恶者就是这个下场,只要有他林昆的地方,这种欺善怕恶的狗腿子就该死。 两个身材高大黑面男人脸上扭曲的如同厉鬼一般,捂着裤裆哀嚎着倒在了地上。 泼妇女人害怕了,眼前倒在地上咿咿呀呀如同丧家犬的大汉,可是弟弟派给她的保镖,她一直都用的很顺手,不管是欺负外人还是和她媾和的时候,那都是一把好手,不,应该说是一把好吊。 可现在…… 吊以后肯定是用不了,问题的关键是,眼前的这个看似普通的年轻人,高高瘦瘦有些小帅的脸颊上,凶光仿佛凝结成了寒霜一般,正向她逼近过来。 做恶人的第一要旨,就是不管任何时候,都不能丢了气场,眼前这个胖女人显然深谙这个道理,并且当着这么多街坊的面儿,丢了面子以后还怎么混,再说了,自己的身后还有哥哥和弟弟呢。 于是乎,这泼妇女人马上挺直了腰杆,趾高气昂的虽说有些心虚,但依旧咄咄逼人,伸出两根粗圆的手指头,点指林昆道:“我,我可警告你啊,你要是再往前一步,敢动我一根头发,我,我就让我哥哥还有弟弟弄死你!” 啪…… 一记响亮的大耳刮子,打在了泼妇女人的脸上,力道不似刚才那么凶狠,但响声却十足。 “你,你,你你你……” “你便秘?” 林昆不屑的笑了一声,反手又是一个耳刮子,这一耳刮子力道大了些,把胖女人打的向后一个趔趄,本来就是一脸横肉的两边脸颊,瞬间肿成了馒头。 男人不打女人,那也要看是什么样的女人,这种道德败坏,为祸人间的娘们,揍她又何妨,还要打的她的哭爹喊娘。 “你,你,你给我等着!”泼妇女人怒叫。 啪! 啪!! 啪!!! …… 林昆发誓,他从来没这么打过一个女人,他实在是同情鲁学文和李琴二人,但心里更多的是对这种仗势欺人的恶人的恨。 地球又不是你家开的,你凭什么这么嚣张? 胖女人被打的彻底没了脾气,嘴已经肿的开始支支吾吾了,林昆原地站住,淡淡的道:“你大哥和弟弟不是牛逼么,马上给他们打电话,少一个都不行。” “你,老娘我今天要死你,你必须死!” 泼妇女人已经抓狂了,她何曾受过这种委屈,这简直无异于当街杀了她,掏出了手机马上就哭声的给她哥哥、弟弟打电话。 “哥,你快来啊,你妹妹都要被欺负死了!” “弟弟,你快来啊,你姐都要死了啊!” …… 哭嚎声就像是狼叫一样,打完电话之后,这女人又要冲林昆扑过来,“老娘我先跟你拼了,我要撕了你这混蛋……” 啪! 耳刮子再次落下,泼妇女人马上被打的冷静下来,她是看明白了,眼前的这个男人根本就不按正常的套路出牌,根本就不忌讳她那区长的哥哥以及地头蛇的弟弟。 “给老子搬个凳子来。”林昆淡若的冲泼妇女人说。 “我凭什么给你……” 泼妇女人马上就开口反驳,结果林昆刚要抬手,这胖女人马上就吓的赶紧跑进了店里,搬出了一把塑料椅子来。 林昆坐在椅子上,从兜里掏出了一根烟,又摸了摸兜,打火机不知道哪去了,于是回过头对鲁学文说:“鲁哥,你有火么?” 鲁学文和李琴,以及周围围观的一干人等全都还在愣神的状态,眼前这泼妇可是整条街出名的孙二娘,平时都只有她欺负别人的份儿,啥时候被人这么揍过,大家伙心里都觉得解气,同时看向林昆的目光也充满了担心。 这个年轻人真的能全身而退么?全凭一身年轻人的戾气,可是很容易吃亏的。 “给……” 鲁学文赶紧掏出打火机递过来,还替林昆点着了,林昆抽了一口烟,就如茶余饭后聊天般的对鲁学文说:“鲁哥,实在不好意思,我兜里就剩一根烟了。” 鲁学文冷汗都出来了,抬起头看了一眼脸肿的跟馒头似的孙二娘,又看了看林昆,压低着声音说:“林兄弟,咱们还是赶紧走吧,不然一会儿可就……” 他的声音虽然低,可还是被那个孙二娘听到了,只听那孙二娘瞬间拔高了嗓门,大声的喝道:“鲁学文,你今天倒霉了,竟然敢找人来打老娘,你家住在哪儿孩子在哪儿上学我可都一清二楚的,我弟弟是不会放过你的……” “让你呱躁!” 林昆突然站了起来,一脚就踹向了这泼妇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