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二十六章:男人三十四十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七百二十六章:男人三十四十

人生就是江湖…… 险恶不会写在某个人的脸上,善良的人,却总会在下一个不经意被狗算计。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英雄越来越少,还不是因为敌人太强大咱不会武术。 就拿眼前的这个女人来说,身材不说五短,却也是体肥膘圆,管不住她那张张口便骂人的嘴,硬是给自己胡吃海塞出了一副凶恶面孔,此时叉着腰点指着鲁学文和李琴两个老实人的模样,就仿佛他们欠了她好几千万似的…… 鲁学文的三万块,李琴的三千块,以及他们这两个月的基本工资,对于两个家庭来说,足够半年甚至一年的开销,如今东北的工业不景气,鲁学文从俄国回来以后,便到处的找工作,简历没少投,可到头来都是杳无音讯。 李琴也是一样,导游干了这么多年,就是企业里普通的文员都做不来,最近也是正想着找一个车间上班的工作,可托了好多个关系也还没个着落。 如果生活只是她可鲁学文两个人,或许他们可以委屈自己,哪怕是一日三餐只剩一餐,只要肯拼一膀子的力气,多擦擦脸上的汗珠,也不是没有出路。 可他们两人的身后,还有两个嗷嗷待哺的孩子,孩子虽说都不小了,也都已经是小学五、六年级了,不做爹妈的不知道,世间的父母哪有一个愿意委屈自己孩子的,多少个汗水撒满地赚着辛苦钱的父母,在去学校门口接孩子的时候,都要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为的是不给自己的孩子丢了脸面。 鲁学文和李琴一样,他们是老实人,爱面子,但也更希望让自己的孩子过的好一点,别人家孩子有的东西,咱们不说都要有,可也不能差的太多吧。 除了孩子,双方还有四个老人,老人的年岁都大了,鲁学文的父母生前是工人,到老了还有些退休金可以养老,李琴的父母只是普通的老农,年轻的时候当过小商贩,和天斗和人斗和城管斗,一辈子也没剩下什么钱,如今还落下了一身的病根,更需要来赡养。 为了这三万三千块钱,鲁学文这个堂堂正正、待人热情的东北汉子,都在屋里给眼前这泼妇女人跪下来了,可这个泼妇呢?扯开了嗓门喊鲁学文非礼她,吓的鲁学文这个老实人皱紧眉头赶紧站了起来,眼圈红红的那一滴深埋的眼泪,眼看着就要落下来了…… 一个男人到了三十五六将近四十岁,上有父母下有妻儿,生活让他不敢稍微松懈,即便咬碎了门牙,也要挺起胸膛,让自己的父母、妻儿不受委屈。 而正是这样的一个男人,此时竟真的要哭了…… 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李琴将一切告诉了林昆和沈曼,泪水忍不住了,硕大的泪珠吧嗒吧嗒的落下,她赶紧抬手将泪水打掉,可又有新的热泪涌出眼眶。 这是要受到多大的委屈,才能如此悲伤? 林昆就要上前一步,和这个泼妇理论理论,却是被一只大手抓住,回过头,就见鲁学文一脸为难的看着他,叹了口气摇头道:“林兄弟,算了我知道你是好心,这件事还是不给你添麻烦了……” 鲁学文的话没说完,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林昆道:“鲁哥,你有什么就直说。” 鲁学文又是重重的叹了口气,把脸别到了一旁,道:“这个人咱惹不起。” “惹不起?” “她,她的哥哥是咱们哈市鹤山区的区长,她还有一个弟弟,是咱们哈市的地头蛇……” 鲁学文抬起头,一双眼睛红红的,似是不甘而又无奈,被逼的走投无路,道:“兄弟,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你的心意哥哥我也担了,但这件事它真的……” 不等鲁学文把话说完,林昆微微一笑,转过身大步的来到正一脸得意的泼妇女人面前,与此同时泼妇身后的两个大汉,马上向前跨了一步,挡在了林昆面前,瞪着一双牛眼道:“小子,你特么找事儿啊,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儿!” 鲁学文赶紧过来拉林昆,他知道林昆有些背景,也有一身的功夫,可眼前的这个泼妇女人可不一般,强硬的背景可以说是政界和江湖上都有直系的关系,就眼前的两个大汉就是她弟弟派来‘保护’她的,说是保护还不如说是来欺负别人更贴切。 李琴也顾不上落泪了,也赶紧过来拉林昆,劝道:“弟弟,你的心意李姐和你鲁哥都领了,这钱……这钱我们不要了,别你再闹出个好歹,我和你鲁哥得愧疚死。” 沈曼静静的站在一旁,她没有上前阻拦,今天哪怕是玉皇大帝上前阻拦林昆,她也不会向前迈一步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林昆今天就将是眼前这个泼妇的恶报。 “小子,你这副皮囊长的倒是不错,他们都说不要这钱了,怎么着,你还想来强的呀,信不信老娘我把你打成残废,连那你个娇滴滴的小女友也得跟着倒霉?” 泼妇女人有恃无恐,嘲讽的一声冷笑,目光又瞥了一眼站在一旁的沈曼。 “鲁哥,李姐,这钱你们可以不要,但你们不要我林昆要。”林昆抖开了鲁学文和李琴,眼睛微微一眯,射出两道冰冷的目光,看着眼前的两个男人,语气淡然的说:“给我让开。” 两个男人脸上的表情微微一愣,彼此对视了一下,旋即哈哈大笑起来,“小子,你是在跟我们说话么,你是不想……” 啪、啪! 清脆的两个大耳刮子,打在了两个男人的脸上,顿时将两个男人打的一个大趔趄。 两个那人一声痛叫,显然是始料未及,尤其这巴掌上的力道奇大,打在脸上就像是被铁锹拍了一样,眼前有些发懵。 围观的众人也都跟着嘴角抽搐了一下,光是这两声耳刮子的脆响,听着也让人觉得疼,同时也都暗暗诧异,这个年轻人的胆子怎么这么大,什么人都敢动。 唉…… 今天他怕是要倒大霉了,这些地头蛇可是好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