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二十三章:江湖手段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七百二十三章:江湖手段

护送灵柩的车队很壮观,为首的一辆灵车,后面跟着长长的车队,其中还有着两辆警车。 赵颖父亲的身份是卧底,这么多年来,他的档案一直封存在市警局的内部,现在英雄已逝,他的真实身份终于可以公布出来了,一些生前所没有享受的荣誉与光辉,也一并都追加了。 这一切,对于英雄来说可以含笑九泉,可对于他的家人来说,只有无尽的悲伤。 赵颖哭成了泪人,她的母亲没有来,那个苦苦等了丈夫多年的女人,终于盼他回来,可刚回来不多久却又永远的离开了,以前她盼着丈夫回来,心里还有一个执念,没有见到他的尸体,就一直在心里劝自己说他还没死,可这一次当尸体躺在她的面前,她再也承受不住这打击了…… 赵颖的爷爷步履蹒跚,这个本来七十多岁的老人,仿佛一下子变的更苍老了,他的腰直不起来了,在赵颖二审的搀扶下,每走一步仿佛都要耗尽生命一样。 而其他的人,除了赵家的亲戚朋友,再就是一些身穿警装的警务人员,这些人里除了个别的几个老同志和赵颖的父亲是老相识,其他的年轻人根本就不知道她父亲,她父亲的身份是卧底,自然是要保密的,除了市局的几个大领导,以及父亲的老同事外,再无他人知晓。 赵颖捧着父亲的遗像走在前面,身后的灵柩是由四名一身警装的小伙子抬的,林昆和八指、龙大相三人迎了上去,总想着还要做点什么,可又插不上手。 沈曼也在人群中,她完成了俄国的任务后,在哈市只待了两天,配合哈市的警方了解情况之后,便返回了中港市。 可一听说赵颖的父亲发生意外,处理好了中港市那边的工作后,便马上赶过来了,她和赵颖的父亲虽说不说有多熟,也仅仅是几天的相识,但在她的心目中,赵颖的父亲绝对是一个值得每一个警察所崇拜的英雄。 林昆看着走过来的赵颖,不知道该说什么,想要劝慰,可此时的情形,这种失去亲人的痛,任你是千言万语,也无法真的劝慰,最多也只能说一句:“节哀。” 赵颖泪光闪烁的看着林昆,望着远处已经挖好的坟坑,哽咽的冲林昆欠了一下身子,“林昆哥,谢谢你。” 沈曼陪在赵颖的身旁,她看向林昆,林昆也看向她,两人没有说什么,沉重的脸色正代表着他们此时沉重的心情。 灵柩停在了坟坑前,赵老爷子让儿媳妇扶着他快走了两步,来到了坟坑前,端量了一阵之后,脸上又是老泪纵横起来,仰天长叹:“老天爷开眼,我儿子终于可以藏在这儿了……” 说着,老爷子回过头看着林昆,“小伙子,谢谢你,你的大恩大德我们赵家不敢忘。” 林昆道:“老爷子,你太客气了,赵叔他是英雄,我做的这点事,算不上什么。” 赵颖的二叔负责葬礼的调动,一方面还要接待市局过来的领导,这时也和市局的一把手刘峰走了过来,也是说了一番感谢的话。 时间到了下葬的及时,赵颖父亲的灵柩落下,埋土的一瞬间,赵颖跪在地上大声的哭泣,这个柔弱的姑娘,这个一心想要将父亲找回的善良女儿,此时正在用尽她浑身的力气大哭,似乎想要将悲伤哭出,可悲伤却是怎么也哭不完…… 本来明媚的天空,突然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一朵阴云飘来,刚好将太阳遮住。 墓地周围的氛围异常沉重,赵家至亲们的哭声,还有那些触景生情落泪的人,林昆看着墓碑上的照片,那是几年前的一张老照片,英俊的脸上爽朗的微笑,和他在俄国时候认识的那个满脸疤痕被称作老鬼的男人完全不像是一个人。 葬礼在沉痛的氛围中结束了,那些繁琐的细节就不多赘述了,林昆开着车送赵颖和赵老爷子回去,同行的还有沈曼。 按照习俗,赵家今天中午是要摆酒席答谢诸位亲朋前来悼念,赵颖此时悲伤过度,赵老爷子刚才在坟前已经哭晕了一次,这场酒席就由赵颖的二叔出面操办。 一路上车上都没人说话,当送赵颖和赵老爷子回家后,林昆本打算留下来陪着他们,主要是怕发生什么意外,赵颖年纪轻倒还好说,可赵老爷子一把年纪了,万一悲伤过度有个好歹,身边必须要有个人。 可这时刘峰的电话打过来了,说有紧急的事情要和林昆商议,林昆有些犯难,好在沈曼主动要留下来,林昆叮嘱了她一番,一旦有什么意外发生,一定要第一时间通知他。 林昆驾车直奔市局大院,刘峰已经提前和门卫打过招呼,林昆没有遇到任何的阻拦,就将车停在了市局办公大楼前。 下了车,此时刘峰正在大楼的正门口等他,手里夹着烟,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林昆走过去打了个招呼,刘峰便马上带着林昆去楼上他的办公室,进了办公室,刘峰将门管好,又给林昆倒了杯茶,然后又从办公桌后的抽屉里拿出了一个档案袋。 林昆并没有喝茶,他这么急匆匆的赶过来,可不是为了喝茶,看着刘峰手中的档案袋,问道:“刘局,这是?” 刘峰道:“这是我们目前掌握的一份资料,赵同志的牺牲我们已经查的差不多了,这份档案你看了就差不多明白了。” 林昆接过了档案袋,里面只有几张纸,等他从头到尾的将纸上的内容看完,拳头不由的握紧了起来,寒声道:“这是我们华夏的国界,先前被俄国人惦记,现在又有岛国的组织在这儿乱蹦跶。” 林昆将目光看向刘峰,道:“刘局,可是我不明白,既然赵叔已经掌握了这份名单,为何不让你们警方全面出动,直接将这个犯罪团伙一网打尽?” 刘峰叹了一口气,道:“这个岛国组织的背后,还有另外的一个组织,赵警官是想继续以他卧底的身份,将背后的组织给揪出来,可惜他的身份已经被对方所知道,所以才酿成了这次悲剧。” 刘峰话音稍稍一顿,道:“根据我的推断,这个岛国组织,绝非名单上的这么简单,不然的话以赵警官的身手,是不会轻易被算计的,我今天把你叫来,是想通过你的帮助,把这个组织给揪出来,不是我们警方不作为,而是有些事情,通过江湖的手段更好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