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二十二章:善与恶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七百二十二章:善与恶

假昆哥知道自己今天是难全身而退了,马上便开始向林昆讨饶,林昆笑着说:“你冒充我,在外面耀武扬威的赚钱归你,败坏了名声却要算在我的头上,我今天要是不惩治你,以后这黑河省不知道还会出来多少个昆哥呢。” “昆哥,我错了,我以后再不敢了,只要你能放过我一马,我愿意把我冒充你赚来的钱全部倒出来,求你……” 他的话不等说完,林昆已经来到近前,一只手放在了他的肩膀上,语气淡然的道:“我今天只收你一条胳膊,算是给你个教训,也给黑河省江湖上的所有人一个提醒。” “昆哥,不要啊……” 嘎巴! 林昆大手一用力,直接将假昆哥的胳膊给卸了,然后用力的向下一抖,假昆哥立马惨叫一声,仿佛杀猪一般,再看他那半条胳膊,已经软软的垂了下来。 周围的人一阵心底发寒,林昆的冷酷这只是冰山一角,却让他们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假昆哥捂着胳膊,疼的额头上的汗珠吧嗒的往下落,却也丝毫的抗拒也不敢有,忍着那断骨之痛,低着头对林昆说:“昆哥,对不起,你给的教训小的记住了,恳请昆哥放小的一马。” 林昆道:“你走吧,这胳膊废不了,但要是让我知道你以后还敢借着我的名声来行骗,下次这条胳膊就彻底废了。” “多……多谢昆哥。”假昆哥躬着身子退走,他带来的两个小弟也跟着赶紧溜了。 赵哥和小六没走,林昆不说话,他们谁也不敢走。 林昆目光看向小六几人,这几人各个神色凛然,惊惧害怕的模样就像是犯错的小学生一样,甚至比那还要严重。 “我在黑河省江湖上定下的规矩,想必你们应该都听说过吧,助纣为虐的这种事,我是不该放过你们的,但今天日子特殊,是我的一个故人下葬,我就先放你们一马,以后要是再让我知道你们干这种助纣为虐的事儿……” 林昆的话没说完,平静的目光突然一冷,眼前的小六和赵哥几个人顿时浑身哆嗦,嘴上连连说:“不敢,我们以后都不敢了,一定好好做人,踏实做事。” “都走吧。” 林昆摆了摆手,这几个人立马如临大赦的逃了。 龙大相站在林昆的身后,笑着道:“昆哥,我和八哥的拳头都准备好了,给这群小子点颜色瞧瞧,你就这么给放了。” 林昆道:“今天就算了,日子特殊,而且经历了今天之后,就算他们以前再刺儿头,这回也会懂得收敛了。” 公墓的老板海哥,还有那门卫的老头儿没走,两人脸上都挂了彩,被揍得不轻,此时就像两个木桩一样站在那儿。 林昆看向海哥,嘴角微微地一笑,不等他开口,这海哥已经抢先开口了,满脸凄容的道:“昆、昆哥,我这有眼无珠,不识你这尊真佛,这……这块墓穴我不要了,就白送给你了……” “嗯?” “不是不是,这块墓穴我不要了,免费送给那家人。”海哥连连改口。 “可你的一百万呢?两百万呢?对了,还有我答应你的两千万。”林昆笑着说。 “不要,我都不要了。”海哥哭丧着脸说,他是奸商爱财,可也得分什么时候啊,现在要是还提钱,那就是不要命了。 林昆淡淡的笑道:“墓穴之地,没有白得的道理,回头我会让我那故人的家人,把这墓穴本来的价钱给你,但你刚才的一百万、两百万、两千万,必须得有个说法……” 林昆话音一顿,看了一眼满山坡的坟地,又看了看山坡下停着的豪车,道:“经营了这么大的一片公墓,又开着豪车,你肯定是有钱人,一百万、两百万、两千万的我就不要了,但你得在黑河省的落后山村建二十所小学。” “这……” 海哥的脸顿时就绿了,脸上的表情比哭还难看,“这可得老鼻子钱了吧,昆哥,要不我们再商量一下,我愿意出一百万给你,但这学校的耗资……” “跟我讨价还价?” 林昆呵呵的一笑,“我给你半年的时间,如果这二十所小学没有建成,或者说偷工减料,我不管你在这黑河省有多深的根基,有多大的产业,我都将给你连根拔起,而且这二十所小学都是以你的名义,你赚的是阴宅的钱,我这也是在帮你积德,你还要考虑么?” “不,不考虑了。”听了林昆的话,海哥后背上的冷汗都渗出来了,以林昆现如今在黑河省甚至整个东三省的地位,来办他这么个三流的小老板,那简直就跟捏死一只蚂蚁差不多,他最初的打算是一百万行贿林昆放他一马,后来又做了权宜的打算,学校可以答应建,数量不会少,但质量嘛…… 现在林昆算是把话都给说的圆满了,他根本就没空子能钻,尽管心里头已经心疼钱要滴血了,还是咬牙答应道:“不,不考虑了。” “行了,你也别在这儿站着了,我故人的灵柩一会儿就要运过来,这边还有什么需要准备的,你赶紧帮着准备,记住,事儿要办得体体面面,不能有任何纰漏。” “是……” 海哥现在后悔的要死的心都有了,一处墓穴三万块钱,他要是能童叟无欺的给卖了,这三万块钱就能揣兜里了,可他硬是要整出坐地起价的幺蛾子,现在好了,二十所精良的小学,这得多少钱啊。 海哥先下山了,门卫老大爷却是落后了半步,转过身又来到了林昆的面前,恭恭敬敬的向林昆鞠了一躬,脸上满是那敬佩之色,道:“年轻人,刚才是我老头子有眼无珠,你是一个大人物,是个英雄,我老头子佩服你!” 任何一个人,都不是完全的善与恶,更多的时候是周围的环境让他改变。 这老大爷年轻的时候经历过什么不知道,但此时此刻的态度,证明他的内心还是存善因的。 林昆笑着说:“老大爷,刚才我们与你动手也是有所不妥,还请你不要记在心上。” 老大爷连连摆手,“那都是我老头子自找的。” 林昆三人在半山腰上等了没多久,护送赵颖父亲灵柩的车队就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