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一十八章:我就是王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七百一十八章:我就是王

公墓的大铁门打开了,任这门卫老大爷长相骇人,嗓门大的像是放炮仗,甚至还会倒在地上装心脏病,在龙大相的面前根本就不好用,一脚踢下来,老头儿捂着屁股跳了起来连连讨饶。 suv开进了公墓的院里,这小院是在公墓的山脚下,抬头向着那山坡望去,上面密密麻麻的矗立着各种石碑,阳光照射在上面,透着一股说不出的诡异。 门卫老大爷一只手不停的揉着屁股,他感觉自己的屁股都快要被踢两瓣儿了,一副胆怯的模样看着林昆三人,问道:“三位小哥,你们这是来干嘛的?” 林昆笑着说:“老大爷,就这两天城里头有一户人家来选公墓,其中有一个老头儿,相中了咱们这山上的一处墓穴,还说这个墓穴是难得一见的宝穴……” “我,我知道。” 挨了一顿打之后,这老头儿明显老实多了,也不用林昆把话说完,便主动说道。 “那处穴在什么地方,能带我去瞧瞧么?哦,对了,顺便再给我拿两把铁锹。” “这……” 老头儿马上面露为难,“这不太符合规矩吧,小哥们,你们这是要破土么?这墓地的土可是很有讲究的,一旦破开了土,就是有地气也会散了,这要是再卖给别人,这宝穴可就卖不上价钱了。” “臭老头儿,你是嫌刚才的打哈不够是吧,我看就是揍你揍的轻了,还敢在这儿讨价还价了是吧,我就问你一句,你是带我们去还是不带,铁锹是拿还是不拿。”龙大相敞开了嗓门喊道。 “这,这这……”老头儿吓的脸色大变,两条腿哆嗦的都快要尿了,可还是不敢痛快的答应。 这时,门卫室旁边的一个屋子的门咣的一声开了,一个脑袋上的头发像是鸡窝一样的男人,眯着个眼睛满脸惺忪的大声嚷嚷:“大早上的吵吵个啥,还让不让人睡觉了,老刘头到底怎么回事,这三个人哪儿来的啊?” 刘老头一看到这个男人,老奸巨猾的一双眼睛,瞬间闪烁起了一抹兴奋,心中暗暗的道:“自己怎么把他给忘了。” “张经理,实在不好意思,打扰你休息了,我来给你介绍一下,他们三位其实是咱们这儿客户的朋友,过来是想谈买那块风水宝地的,你看……” “风水宝地?” 这张经理疑惑了一声,旋即眼睛立马一亮,将脸上的惺忪之意一扫而空,张口就要向林昆几人打招呼,“诸位……诸位请稍等一下,我回屋拿点东西。” 龙大相和八指同时向林昆看过来,两人的脸色可都不怎么好看,按照赵家老爷子所说,就是这个张经理一听说是风水宝地,马上就将这小子告诉了墓地的老板,而墓地的老板也马上开始坐地起价。 刘老头回过头,陪着笑脸冲林昆三人问:“三位小哥,这张经理对这件事熟,你们看我这老头子留下来了是不是也没用了?” 这老头儿绝对是个老油子,现在就想着开溜,龙大相马上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领子,“再废话,我立马打的你亲妈都不认得,赶紧把铁锹给我拿来!” “我……” “老刘啊,这三位是贵客,你帮我一起接待接待。”张经理去而复发,要说这哥们也是个人才,也就那么短短三五分钟的时间,竟穿着整齐,还整个了发型,两只手拿着名片就向林昆三人递过来。 要说这张经理也不亏是做销售的,眼睛在林昆三人的身上一瞄,马上就看出来林昆是为首说了算的,所以这第一张名片就向林飞双手递了过来,并自我介绍:“鄙人姓张,叫张志和,我……” 啪! 张经理的话不等说完,脸上就挨了一巴掌,这一巴掌不重,可打的他也是一个踉跄,抬起手捂着腮帮子,满是疑惑、幽怨的看着林昆,“这位先生,你怎么还打人啊你?” 林昆笑着说:“昨天就是你带着赵家的老爷子来看的坟地吧?” 张经理道:“是啊,怎么了?哦,我明白了,你们是来闹事的……老刘,打电话报警,我就不信警察治不了他们了。” 刘老头儿老实的站着,脸上挂着苦笑。 “老刘,我说话你没听到么?赶紧报警把他们给……” 砰! 林昆直接一脚,踹在了这张经理的小腹上,这一脚的力道不轻,直接把这张经理给踹的连连倒退,扑通的一声坐地上了。 张经理吃痛的哀嚎,瞪大了眼珠子,整个人仿若抓狂一般冲林昆大声的嚎叫:“你特么的敢打人,我就不信我……” 林昆冷冷的一笑,冲龙大相和八指招了一下手,八指和龙大相早就在一旁准备着了,拳头握的嘎嘣响,阴笑着就向张经理走过来。 这张经理顿时回过味儿来了,人家就是要揍他,现在就是报警他都没有机会,于是赶紧话锋一转,开始求爷爷告奶奶的求饶,“大哥们,我知道错了,我……” “晚了!” 八指冷笑,当先的一拳已经冲着这张经理的鼻梁砸了过来,与此同时龙大相的拳头也挥了出来,顿时就听一阵呼通喀嚓的声响,还有这张经理惨绝人寰般的哀嚎…… 拳打脚踢持续了将近一分钟,等八指和龙大相停下之后,这张经理已经倒在地上,满脸是血,浑身下不停的哆嗦着。 林昆这时走上前来,蹲下了身子看着张经理说:“你的名片我收下了,从今往后,你别在东三省混了,也别让我再遇到了,否则的话遇到你一次打你一次。” 林昆站起了身,转过身就准备上山,张经理软趴趴的躺在地上,挣扎着想要坐气力啊,同时口中大声的喝喊:“你说不让我在东三省待就不让,你就以为你是谁,是天王老子么!?” 林昆脚步停下,他没有回过头,而是声音冰冷的说:“我就是这东三省的王。” 语气平静,却也是仿若冰入骨髓一般,一股无形的威压,就仿佛那天空中遮住了半边太阳的乌云,隆隆的压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