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一十七章:收拾老头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七百一十七章:收拾老头

林昆小的时候和爷爷住在乡下,乡下人多喜风水命理一说,那时候村子里有一个算命的老瞎子,平日里就靠给人卜卦赚个口粮钱,老瞎子无儿无女孤身一人,唯一的亲人是他大哥,还渐渐他属于他的那份天地家产连并老屋一起霸占了去。 村里的人找他卜卦,也多数会欺负老瞎子看不到,偷偷的将卦金换成小面额的。 老瞎子从来都是装作不知道,爷爷却对林昆说,那老瞎子的眼睛虽然瞎,可他的心比任何人都要明镜,而且这个老瞎子不简单,风水相术到了他这种地步,已经堪称半仙了,还摇头叹息说这山里的村民们太过愚昧,在半仙的面前耍小聪明。 老瞎子被哥哥从家里赶出来后,就居住在村头的一个破屋里,那破屋是以前的一个孤寡老人去世留下的,林昆那个时候也不知道什么是风水命理,对着一方面也没什么兴趣,但爷爷让他经常去给老瞎子干活,比如帮着挑个水洗个衣服什么的。 村子里的孩子本来没事就喜欢到老瞎子的院子里调皮捣蛋,不是偷老瞎子院子里的西红柿吃,就是把拔了老瞎子种的花花草草,老瞎子从来也和孩子们计较,反倒是经常念叨着:“一花一草皆是万物……” 小孩子们哪听得明白那话,熙熙攘攘的每次都像是土匪进村一样,祸害老瞎子的小院,不过自打林昆经常去了老瞎子那里以后,村里的孩子们可就老实多了,由之前的去搞破坏,渐渐开始主动帮着干活。 老瞎子没事儿的时候,总喜欢给林昆念叨一些风水相术之类的东西,林昆也没兴趣,又怕不坐下来听,老瞎子会心里难过,经常都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不过即便这样,对于一些风水上的常识见闻,还是多少了解一些。 就比如说眼前这个一副凶煞模样的守墓人,他模样丑陋,嗓门儿又大,这种人天生命格犯凶,而且他多半也不信鬼神,把他放在这墓园的大门口守着,按照林昆也听说过的见闻,是可以震慑住公墓里的鬼混们不敢轻易的走出这大门,鬼是人死之后变的,人怕凶人,鬼也一样。 听林昆说完,龙大相和八指都觉得诧异,两人都是刀尖上舔血的人,根本就不信鬼神这一说,如果是别人跟他们这么说,两人一个不高兴,都能动手把对方给揍了,再扣上一个妖言惑众的帽子。 不过这话从林昆的嘴里说出来,两人倒是信了七七八八,龙大相又疑惑的问:“昆哥,你刚才说的老瞎子,靠谱么?” 林昆笑着说:“那老瞎子靠不靠谱我不知道,我记得当初他去世,村子里来了许多人,开着车都是百万以上的豪车,老瞎子被风风光光下葬了,坟地修得是十里八乡最气派的,可惜后来的一场山洪,把他的坟包给冲走了,连棺材的影子都不见了。” 说到这儿,林昆叹了口气说:“老瞎子临死前就和我说过,他这一辈子泄露了太多天际,本来年轻的时候,他的双眼不是瞎的,后来因为帮人点了正穴的坟地,所以瞎了双眼,而他也算到了自己死后,肯定会暴尸荒野,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 听到这儿,八指和龙大相同时诧异了一声,“我靠,这老头儿这么邪性呢。” 林昆笑着说:“风水命理之事,又有谁说的明白呢,我爷爷当初跟我说老瞎子不是凡人,我还不相信,去他那儿帮着干活,也只是出看他可怜,等他去世的时候,看到那些来的人,我算是真的相信爷爷的话了。” 三人在车里说话的功夫,那门卫室里的老大爷不干了,林昆说的没错,这老头儿天生的就是一个凶人,用行里的话说叫煞星,这种人在社会上要么是时常打架斗殴,被关拘留是常事儿,要么就是个屠夫,要是再往坏了说就可能是杀人犯。 “我说你们怎么个意思,大早上的开车来堵我们公墓的大门,诚心找事儿呢是吧?” 这老头儿边说,边就从门卫室里走了出来,脑袋上的大沿帽往后面那么一转,顿时一副很社会的模样,气汹汹的就过来了。 林昆想要劝阻的时候,龙大相已经推开车门下车了,他那高大的身板,往老头儿的面前一横,张开巴掌就怼了老头儿一下,一下子就把这老头给怼的弹开了老远。 这老头儿来时行凶,瞪着一双眼睛,那叫一个凶神恶煞,可谓是来势汹汹,可被龙大相这么一怼,再抬头一看龙大相的大体格子,马上就没什么驴脾气了。 “你吵吵个啥!” 这一下,换龙大相扯开嗓门大声的吼道。 “我……” 老头儿打了哆嗦,说话的语气也不通畅了,“我,我,我……” “你啥你?这么大岁数个人了,脾气这么臭,怎么能瞪眼珠子嗓门儿大就牛逼呗,你再给我叫唤一个试试,信不信我抽你?”龙大相大声的吼道,边说边往前走了一步,吓的这老儿连连倒退,脚底下一个不稳,差一点摔了个大趔趄。 “我呸!” 龙大相往地上啐了一口唾沫,“还愣着干毛啊,赶紧去把大门给我打开,快点儿!” “哦……” 老头儿赶紧转过身,可又犹豫了,一副为难的表情回过头,苦哈哈的看着龙大相说:“小兄弟,你这不能为难我啊,我们老板可是特意交代我说了,说是今天有个人家要来下葬,说什么也不让我开大门啊。” “老家伙,真当我给你脸了,不敢收拾你了是吧。”龙大相撸起了拳头就过来。 这老头儿也是够机灵,眼珠子突然转了转,然后抬起手捂着心窝,脸上一副痛苦的表情,“哎呀,哎呀哎呀,我有心脏病,哎呀呀……” 说着,老头儿便慢慢的坐在了地上,然后躺了下去,这只要是不瞎都能看得出来,这老头儿是故意装的。 林昆和八指这会儿也都已经下车了,龙大相回过头哭瞎不得看过来,“你们瞅见了没,这老家伙还在这儿跟我玩碰瓷呢。” 说罢,抬起脚冲着老头儿的屁股就是一脚,这可是真不惯毛病啊,老头儿本来躺在地上,装作一副奄奄一息的模样,结果直接被龙大相这一脚给踹的蹦了起来,两只手捂着屁股大喊,“哎哟,痛死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