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一章:打条子 - 神兵奶爸

第二百七十一章:打条子

第二百七十一章:打条子 争风吃醋这事林昆不擅长,他也不需要争风吃醋,了解林大兵王的人都知道,林大兵王绝对是那种超级洒脱的角色,能让他动心动气的事不多。 但眼前的这个年轻的男民警就不一样了,他是把沈曼当做理想的,甚至在心底暗暗的发过誓,这辈子非沈曼不娶,也没考虑沈曼比他大的事实。 林昆根本不鸟这个年轻的男民警,这个男民警倒是来玩意儿了,嘴里噼里啪啦的就开始说了起来,话语里句句都喊着讽刺,什么吊丝穷货之类的,说的是一句比一句难听,难听的楚静瑶打心底厌恶,本来对这个小子的印象还不错,这一下所有的形象全都毁了,简直是没品到家了。 听的耳朵实在是太难受了,就像只苍蝇一样在耳边飞个不停,林昆干脆一巴掌挥出,就听空气中一阵撕裂的声响,紧跟着‘啪’的一声,应声响起了‘啊’的一声惨叫,就见那还在喋喋不休的男民警突然向一旁倒去,呼通一声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嘴里疼的咿咿呀呀的痛叫着。 “哎哟哟……疼死我了……”男民警抬起头,伸出手愤怒的指着林昆道:“你……你特么的竟然敢袭警,你倒大霉了,我要把你抓进监狱里去!” 林昆直接抬脚冲着这厮的面门就踩了下来,嘴里轻佻的骂道:“我去尼玛的。” 这年轻的男民警又是‘啊’的一声惨叫,呼通一声被踩在了地上,这一下疼的屁话都没了,他要是再敢继续说话,林昆就敢继续用拳脚伺候他。 “队……队长,他袭警!”男民警将求助的目光看向沈曼,沈曼根本就没看着他,目光一直看着林昆,表情里说不出的无语,却不生气。 “呵……”林昆看向沈曼,笑着问道:“沈大警花,你看到我袭警了么?” 沈曼这才瞥了一眼地上的年轻男民警,冷冰冰的道:“小张同志,你怎么这么不小心,都这么大个人了,还身为人民警察,走路都走不稳么?” 年轻的男民警脸上的表情一僵,脑袋里顿时一片空白,这……这到底啥情况? 啥情况,很显然他的队长和他没瞧上的那个吊丝男是一伙的嘛,他自己在这咸吃萝卜淡操心,还一厢情愿的吃醋,简直就是傻缺到家了。 林昆朝地上的男民警投来一个同情的眼神,道:“兄弟,你以后走路多看着点啊,这大路溜宽的,你怎么就不小心拌到了呢,腿不好使唤?” 这年轻的男民警不服气,还想要再顶撞两句,一看林昆嘴角那一抹阴森的笑容,顿时打消了这个念头,他已经被打的很惨了,要是再继续顶撞下去的话,遭罪的还是他自己。 沈曼向警车走去,地上的男民警赶紧爬起来跟上,临上车前沈曼突然回过头,冲林昆说道:“晚上我没事,爆米花要大桶的,再来杯可乐!” 林昆咧嘴一笑,“好咧,没问题!” 林昆没有先去看金凯,而是到了副院长的办公室,宋家城正坐在办公室里看报纸,旁边放了一杯沏好的热茶,听到敲门声说了一声进来,看到林昆进来后,脸上的表情微微一动,就好像绝望中看到了希望一样。 “宋院长,早。”林昆笑着打招呼道。 “冰箱里有喝了,随便坐。”宋家城道,脸上的表情古井无波,也没多余的表情。 林昆也不客气,随手拿了一瓶饮料出来,坐在了宋家城的对面,笑着说:“宋院长,最近挺好的?” 宋家城放下了报纸,道:“有我儿子的消息么?” 林昆坦言道:“有是有,但是想要把他找回来的话,还是有些困难的。” “能解决么?”宋家城道:“如果需要钱的话,你尽管跟我说,只要能把我儿子找回来,我什么都可以不要!”这一番话老人家说的很坚决。 林昆摇摇头,道:“宋叔叔,想必你也知道黑蜘蛛,那是一个神龙现首不现尾的组织,即便是我现在去边境上寻找,也不一定能找出他们的老窝,何况你儿子宋公子是主动过去的,想要找出来就更困难了。” 宋家城道:“你答应过我,希望不要反悔。” 林昆笑着说:“宋叔叔你放心,我林昆答应的事情就没有不办,而且一定会把它办好。” 宋家城依旧满脸的古井无波,却是很满意的点点头,换了个话题道:“昨天晚上你送来的那小伙子没什么大碍了,今天就可以办理出院了。” 林昆笑着道:“多谢宋叔叔的关心,那我先走了,有事电话联系。” 宋家城点点头,道:“好,你先去忙吧。” 林昆来到了金凯的病房,这厮浑身缠着纱布居然还不老实,跟两个小护士在那打情骂俏,也不知道这厮是怎么办到的,把两个小护士逗的满面潮红,一个个尤如那羞答答的玫瑰一样,站在那矜持也不是,不矜持也不是。 林昆轻咳了一声,金凯才注意到他进来,笑着对两个小护士说:“两位小美女,我朋友过来了,等改天请你们去吃大餐,咱们再接着唠。” 两个小护士腼腆的点点头,离开了病房,临关门的时候两个小护士还满含暧昧的冲金凯挥了挥手,这一看就是随时都可以上手的节奏啊。 林昆很佩服的看着金凯,道:“你小子行啊,住了一个晚上的院,泡了两个护士。” 金凯一副没什么大不了的样子,道:“嗨,这算啥,质量都不怎么样,也就是我在这待的太闷了,没事聊扯聊扯就罢了,出去了这种的我看都不待多看一眼的。” “嗯……”林昆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道:“就冲你这祸害广大年轻妇女的心理,我应该替天行道。”说着,抬起手来对着金凯的裤裆就要捯下去。 金凯马上说道:“等等!你要干嘛!”说话的同时,金凯的脸色都吓的煞白,过去他对林昆的印象就是一个穷吊丝,不入流的小混混,后来觉得这吊丝有些本事,再后来觉得他有些什么可测,现在完全是无法预测了,似乎只要这个男人愿意,就没有他不敢干或者说干不成的事儿。 林昆撇嘴一笑,冲金凯道:“瞧你小子这点出息,就吓唬吓唬你,脸都白了。” 金凯一副理直气壮的表情道:“我就这么点出息咋的了,谁知道你会不会真的捯下来,我裤裆下的宝贝可关乎到了我们金家以后的产业继承,这可是大事!” 林昆笑着揶揄道:“就凭你的这两把刷子,恐怕扛不住金字招牌的大匾,等轮到你儿子了,不知道金字招牌的牌匾还在不在了,你想多了。” 金凯马上不服气的道:“哼,你的意思是说我能力不行!?” 林昆笑着摊手道:“我可没说啊。” 金凯不服气的道:“我知道你看不起我,我也看不起你,你除了身手好点之外,也没什么别的本事,哼!” 林昆啧啧摇头,笑着道:“还小心眼。” 金凯道:“我就小心眼了怎么着,我金凯一向是别人敬重我,我也敬重别人,别人不敬重我看不起我,我也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是我做事的原则!” 林昆幽幽的叹了口气,一副很怜悯的表情看着金凯,道:“好吧,我承认你比其他的二世祖要好一些,你不像他们那么混蛋,你做事是有原则的,但是你想过没有,成天围绕在你身边赞美你的人,有多少是虚伪的?又有几个是真心的,你想明白了这其中的道理,就真的懂了。” 金凯眼珠子转了转,道:“你什么意思?” 林昆笑着道:“这什么意思你还真的听不出来么,你身边那些赞美你的人都是哄你高兴的,你自己几斤几两应该清楚,否则就不会被信的过的人算计,你不会伤疤还不等好就忘了疼吧,是谁把你撞到山底去的?” 金凯恨的握紧拳头,道:“我当然不会忘记,那个王八蛋,等我出院了!” 林昆摇头,道:“年轻人,别这么莽撞,不管遇到什么事,还是淡定一点的好,你先想明白了该怎么做这件事,再付诸行动也不迟啊。” 金凯不服气的看着林昆,道:“呵,像是你比我大似的,告诉你吧,我见过的事你不一定见过,但你见过的事我大多都见过。” 林昆摆摆手,不打算继续和金凯这厮说了,这厮完全就是自我欣赏到爆的角色,别人说他一点的不好都不愿意接受,还总觉得自己很优秀,这种夜郎自大的脾性往往是最致命的,它能关乎到一个人能不能有所发展。 林昆起身就要往外走,刚走到门口,金凯突然喊住了他,“你等等!” 林昆停住回过头,金凯脸上的不服气的表情突然散去,变的虔诚起来,忽然又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小孩子说道:“好吧,我承认我有不足的地方。” 林昆顿时有一股眼前一亮的错觉,这位金大少还真不是朽木不可雕,至少他明白主动低头认错,懂得自我审视,这样的男人才值得深交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