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零九章:偷看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七百零九章:偷看

段老头的刀,林昆拜托刘刚去取了,并且也叮嘱,要是老人家腿脚不利索,活儿做的慢了也没关系,就再多等上几天。 刘刚还和林昆开玩笑,说他越来越像个大善人了,林昆则是白了他一眼,反问一句,“难道我林某人什么时候不善良了?” 刘刚哈哈一笑,“对待那些坏人的时候,你可比他们坏多了,不,是狠辣多了。” …… 常言道,恶人自有恶人磨,和谦谦君子可以讲道理,可要是碰上了江湖悍匪,估摸着就算是磨破了嘴皮子,也说不出个一二三来,反倒是还能被那恶人揍一顿。 从中港市到哈市,飞机也就一个小时,林昆买的是一张经济舱的票,楚静瑶本打算给他买头等舱被他给拒绝了,不管是头等舱、商务舱还是经济舱,不都是到目的地,何况那头等舱也就是间食吃的好一些,位置宽敞了些,又不能先落地。 现在算是旅游季节,飞机上的人还是比较多的,林昆坐在靠窗的位置,外面的两个位置上坐着一个年轻的姑娘,和一个中年男人。 那中年男人先坐下,坐下之后便拿出了一份杂志,在那儿胡乱的翻着,嘴里头还嘀嘀咕咕的,好像是心情不太好。 女孩是后过来的,穿着一身休闲装,戴着一个粉色的鸭舌帽,白皙的脸颊,大大的眼睛,耳朵里塞着两个白色的耳机。 女孩从肩上取下包,踮着脚往行李架上放,包里似乎装了蛮重的东西,小丫头踮了好几次脚尖也没放上去,身体不小心蹭了一下男人的肩膀,这男人顿时不高兴了,回过头瞪着一双眼睛就吼人,可一看到姑娘正举着包包往行李架上,t恤下面露出雪白细腻的小腹,顿时就咽了一口唾沫,将所有的话一起咽回了肚子里。 这中年男人也不看杂志了,一副猥琐的模样,盯着人家姑娘的小腹看,这姑娘费了好半天的劲儿,终于一咬牙将包放上去了,喘了一口气低下头,正好看到一个脑袋瓜子顶上地中海的男人,正盯着她的小腹看,这姑娘漂亮的大眼睛一闪,故意又翘了翘脚尖,手上拽着那好不容易放上去的包往下轻轻的一拖…… 砰! 双肩包落下来,直接砸在了中年男人的脑瓜子上,这包是真的不轻,里面有一个笔记本,一个平板电脑,还有好几本书和一瓶矿泉水,中年男人完全没有防备,顿时被砸的嗷的一声,扬起头就凶巴巴的瞪着女孩,吼道:“你特么的瞎啊!” 女孩哼了一声,“大叔,你这么凶不觉的害臊么,偷看半天了,砸你一下怎么的吧?” 中年男人脸色难看,矢口否认,“你,你说谁偷看呢,我偷看什么了?你把话给我说明白了,不然的话,这事儿没完!” “还偷看什么了,这你还用问我么,我刚才就在这儿放包,你就盯着我的小肚子看,瞧你这一副猥琐的模样,就是个老流氓!”女孩毫不怯场,针锋相对的说道。 “看你小肚子?呵,姑娘,看你这样子应该也不大,你们老师就没教你,污蔑人的时候,要有证据么,没有证据就赶紧道歉,我先问你,你有证据么?” “我……” 女孩怔了一下,她哪里有证据,刚才她也没想那么多,就想着赶紧教训一下这个流氓。 这边的争吵,马上引来了周围的人围观,空乘小姐走了过来,礼貌的问道:“先生,小姐,你们这是发生了什么么?” 女孩看向空姐,指着中年男人道:“我刚才放行李的时候,他偷看我,他耍流氓!” 中年男人坐不住了,也站了起来,他刚才见这姑娘漂亮,身材也好,还有点想法,可先是被砸了脑袋瓜子,又被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拆穿,他这脸也没地儿搁呀,于是瞪大着眼睛呲牙咧嘴,一副被冤枉的要爆炸的模样吼道:“小姑娘,你可把话说清楚了,这么凭白无辜的说我是流氓,你可是在损害我的名誉权!” “名誉权?你一个大男人的,做的事就被不敢承认,你敢对天发誓,说你没看我么?” “敢!” 中年男人把手举过了头顶,大声的就喊道:“我贾老四对天发誓,刚才我要上看了这小姑娘,就……就……就……”突然就没了底气,一副犹犹豫豫的模样。 “就怎么样?”女人冰冷的凝视着他。 “就……” 见这大哥涨红了脸,却还不说出个一二三来,女孩马上神气起来,周围的人纷纷鄙夷的看着男人,这事实已经够明显了吧,可就在女孩以为逼的让这中年男人无话可说的时候,这中年男人一咬牙,大声的赌咒道:“我就五雷轰顶,不得好死!” 说完,目光怨毒的瞪着女孩,道:“怎么样,该发的誓我也发了,我没偷看你就是没偷看,别以为自己长的有几分姿色,全世界的男人都想着偷看你,年轻人别太自我感觉良好了,现在说说你砸了我的头的事儿吧。” 剧情反转,女孩脸上的表情愣住,她暗暗的咬着贝齿,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不要脸的男人,周围的人眼见了男人发了毒誓,心中对现实的天秤自然偏向了中年男人。 女空姐看着女孩,微笑着说:“乘客,你看这……” 中年男人脖子一扬,脸上的表情有些得意,心里头还在自语着,不就是赌咒个毒誓么,又不能真的实现,真当老子怕了呢。 “我是不会道歉的,刚才明明他偷看我,我没错!”女孩咬着嘴唇,大声的道。 “这……”空姐为难了,左右看的看着两人,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最终只好将目光看向中年男人,“先生,你看这……要不你就绅士一下,谦让一下这位姑娘吧。” “谦让,我凭什么谦让啊,你搞清楚状况好不好,是她用包砸的我的脑袋,我这脑袋是干什么的知道么?是用来赚钱的,现在她给我砸坏了,不道歉也可以,赔吧!” 男人用手指着自己的脑袋,大声的嚷嚷着。 女孩觉得委屈,但也不怯场,“我赔,我赔你个大头鬼啊,你偷看还有理了,就算是道歉,也得是你给我道歉!” 双方争执不休,机组的警务人员赶过来了,可调停之下双方仍是没有和解的意思,主要原因是出在中年男人的身上,他非说女孩打坏了他的脑袋,要赔偿。 要说别人没看到这男人偷看,林昆刚才就坐在旁边,眼角的余光可是刚好看到,他本来不打算管闲事,可这男人这么嚣张,还想讹上人家姑娘,他轻咳了一声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