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章:涨工资(2) - 神兵奶爸

第二百七十章:涨工资(2)

第二百七十章:涨工资(2) 企业想让员工卖力的工作,说一千道一万都不如涨工资来的实惠,物质社会大家都是需要生存的,你说的再好听也不给员工涨工资,还想要员工替你拼命的卖力,在这点上不少的经营者选择给员工灌输企业文化、哲学,去鼓励员工多工作,画好一个大饼挂在前方,长期以往下去,员工又不都是傻子,当他的付出和得到不成正比的时候,只会感觉到欺骗,会无情的离开这个企业。 疯彪是一个典型的资本家,总是想花最少的钱办最大的事,直到他进号子里为止,他真心舍得投入的只有四个人,这其中不包括刘刚,而是他的四个得力打手——虎、豹、狼、豺,在他看来维持他疯皇集团主要是这四个人的功劳,首先就拿员工说事吧,不少的员工在他这干拿的工资少都不愿意干,但他会威胁那些员工,要是敢不在疯皇集团干,肯定会找他们的麻烦,这其中就少不了虎豹狼豺这四位打手的威慑作用在里面。 疯彪也信任刘刚,刘刚身为他的大管家,掌管着整个集团的财务和经营,只是他觉得经营的再好也不如威慑力来的实在,这是道上的通用理念。 所以说,刘刚那些以员工为本的想法,在疯彪这里一直都是彻彻底底的遭到扼杀,现在疯彪进去了,这辈子能不能出来都是个问题,他手底下这些长期受压迫的员工早就有了要走的想法,要不是看在刘刚的面子上,疯彪进去第二天会所就营不了业,一个员工都没有拿啥营业? 今天的早会上,刘刚给诸位高管们许下诺言,一定会给他们涨工资,一方面表示他刘某人对大家的感谢,另一方面也是他们这些忠心耿耿的员工应得的。 刘刚许下这个诺言的时候,心里也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他的想法很简单,只是想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希望能为会所的发展带来正确的选择,眼下的这些老员工就是正确的选择,同时也是为了回报他们的付出。 林昆没有答应,刘刚没有怨言,毕竟坐在老板的角度上考虑,谁也不愿意白白浪费钱,这一点他之前也是考虑到过的,但还是掩不住失落。 林昆突然笑了起来,伸手拍了一把刘刚的肩膀,道:“刚哥,你当真了?你提出要涨工资自然有要涨的道理,经营我是个门外汉,一切按照你的安排来,以后不管什么事情,只要你告诉我一个结果就行了。” 刘刚一时间有些没反应过来,愣愣的看着林昆,“昆子,你的意思是?” 林昆道:“我的意思很简单啊,你想怎么干就怎么干,只要告诉我个结果就行。” 刘刚不可思议的看着林昆,道:“昆子,你没开玩笑吧?” 林昆故意把脸一板,一副严肃的表情道:“这样不像是开玩笑了吧?” 刘刚心里顿时一阵说不出的感激,仿佛千里马遇到了伯乐,仿佛遇到了知己一般,眼眶里顿时闪烁出了泪光,道:“昆子,谢谢你对我的信任!” 林昆笑着道:“刚哥,你先别急着谢我,我的信任也是有条件的,我要你把疯皇高级会所经营的比以前更好,尽快扭转目前不盈利的局面,怎么样?” 刘刚信心满满的拍着胸脯道:“放心,肯定没问题!” 林昆道:“对了刚哥,我有一个想法,咱们这疯皇高级会所是不是应该换个名字了,疯彪都进去了,这疯皇高级会所也不再姓‘疯’了。” 刘刚道:“昆子,不瞒你说,我也有这个想法,这疯皇高级会所叫的确实有些别扭,就单从这名字上来看,就不会给人留下什么好的印象,这天底下有一个算一个,谁喜欢疯子啊。” “好,那咱俩今天就把这事给定了,给会所改一个名字。刚哥,你有什么好想法没有?” “给会所改名字是大事,我暂时还没想好。” “也没什么大事小事的,要我说直接叫凤凰高级会所得了,正好还谐音。” “凤凰高级会所……”刘刚嘴里喃喃念道,眼睛突然一亮:“这名字好啊,听着大气不俗,还和以前的谐音!” 林昆哈哈笑道:“行,刚哥既然你也觉得这名字好,那咱马上就给改了,你联系人去做新的牌匾,越快越好,做好了之后马上挂上去。” “好!”刘刚满口的答应。 对于刘刚,林昆是很放心的,了解了一个人的本质之后,这个人大致有什么作为基本上也能看的差不多了,林昆在心里把刘刚的位置定的很高,将来假如他发展壮大了产业,刘刚肯定是一个不可或缺的角色。 只用了一个上午的时间,凤凰高级会所的大牌匾就挂在了上面,林昆中午在会所里吃完了饭才离开,他虽然是大闲人一个,可日程也是排的满满的,刚离开凤凰高级会所,就直奔着市中心医院去了,金凯那小子还躺在病床上呢,他得过去看看状况,俗话说好人做到底么,他也想通过这次机会和金元宗接触上,‘金字招牌’在中港市的招牌可是很响亮的,自己要是想在这条路上走的远,就必须和金字招牌搭上关系。 在医院的大门口,林昆碰到了个熟人,这熟人不是别人,正是麻辣警花沈曼,沈曼正在处理一次严重的斗殴事件,调查完后正准备回局里,就看见林昆从车上下来。 “哟,沈大美女啊。”林昆笑着打招呼道。 沈曼打量了林昆一眼,又看看他身后的车,故意揶揄道:“换二手车了?” “哪有钱换车啊。”林昆笑着道:“孩子他妈的,我的车进修配厂了。” 沈曼马上警觉的问:“昨天晚上在南山路上玩地下赛车的有你吧?” 林昆摇头道:“我可是守法公民,那种违法乱纪的事,我才不会去干呢。” “真的?”沈曼警觉的看着林昆,道:“我怎么看不出你守法呢?” 林昆嘿嘿笑道:“我这叫人不可貌相,你表面上看我吊儿郎当的,其实我是个大好人,这沈大警花应该知道啊,像我这么好的人可难找喽。” 沈曼忍住一阵想要吐的冲动,还琢磨着和林昆再说两句,身后一个健朗的声音传来,“沈队,情况我已经了解完了,我们可以回局里做报告了。” 沈曼只好冲林昆摆摆手,“再见了,林先生。” 林昆笑着道:“再见,沈大美女。”却是感觉到两道冰冷的目光射了过来,循着那目光一看,只见刚才让沈曼收队的那名年轻的男警察正满怀敌意的看着他,林昆嘴角邪意的一笑,心说老子可没惹你,你拿这种目光瞪老子,那可就别怪老子不客气了,他一边想着一边咧嘴笑着向沈曼走过去。 “沈大美女,等等!” 沈曼转过身,她也是好久没看见林昆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见不到这厮总会莫名其妙的突然想起他,这一见到他就马上例行公务的盘问他,沈曼也分不清自己心底到底是有心想着他,还是完全为了公务。 听到林昆让她等等,沈曼心里莫名的高兴,脸上却是丝毫也不流露出来,一副冷冰冰的警花表情道:“什么事?难不成你要主动投案自首了?” 林昆笑着道:“沈大警花,你可就别开玩笑了,我自首,我自啥手啊,我大大的良民一个,从来也没干过啥违反乱纪的事,你得相信我啊!” 沈曼的脑门上顿时垂落了无数的小黑线,完全是被林昆的不要脸给打败了,她可是亲眼见识过这厮一个人斗西域扒手的,那出手的狠辣程度,可绝对不是一个良民干的出来的,应该属于专业杀手的级别了吧。 林昆接着笑着道:“俺也没啥事……”停顿一下,故意看了那个充满敌意的年轻男民警一眼,转而继续道:“俺就是想问你下班有没有空,最近新上映了个爱情片,叫什么什么来着,我请你去看电影吃爆米花。” 沈曼的心底更高兴起来,但脸上依旧是冷冰冰的,轻轻的咳嗽了一声,道:“林先生,你这是在贿赂公职人员么?党内明确规定不准受贿!” “贿赂!?”林昆的眉毛顿时耷拉了下来,满含委屈的道:“沈大美女,沈大警花,你这可就冤枉我了,我一个小屁民,捧着一桶爆米花和一张电影票来进行贿赂,我脑袋没进水也没坏掉,还不至于那么彪。” 说完,林昆还故意冲旁边的那年轻的民警道:“兄弟,你说我约你们队长,这算是贿赂么?” “算!”这名刚毕业不久的民警干脆的说道,紧接着又是一副义正言辞的态度道:“这位先生,我们现在正在办案,麻烦你别妨碍我们办公。” 林昆嘴角轻佻的一笑,这货还挺会拿工作说事的,鄙夷道:“我说小兄弟,你刚才不说都已经调查完毕了么,我怎么就妨碍你们公务了,你心里是不是有鬼啊,哦,我明白了,你一定是喜欢你们队长,见我约你们队长看电影,你这心里头吃醋啊。” “你……”年轻的民警想说话,林昆笑着打断他,道:“行了,别解释了,解释就是掩饰,而且我看你长相吧,也不想是能掩饰住的样子,不过有一点我得告诉你啊,你们队长很优秀的,就凭你这模样还真配不上。” 年轻的男民警一下子火了,说老子配不上,老子堂堂一表人才又有正八经的工作,老子配不上难道你一个开卡罗拉的吊丝能配的上?别开玩笑了! 年轻的男民警冲着林昆就吼道:“我配不上你能配的上啊,臭吊丝!” 林昆一点也不介意这小子怎么骂自己,换句话说他根本就没把这小子放在眼里,倒是一旁的沈曼,脸颊突然红了起来,心底又是一波甜蜜来袭——这两个男人居然在为争她而吃醋,这种感觉真是太奇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