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缠上 - 神兵奶爸

第二十七章:缠上

第二十七章:缠上 阳光踏着海面而来,温馨明媚的一天开始了,林昆一大清早就起来了,穿着背心大裤衩子,在车库前的那块小菜地上忙活,过去在乡下,他每年都干农活,刨地种菜都是一把手,现在虽然很久没干了,但依旧娴熟。 菜地一直也没被种过,表面的泥土硬邦邦的,林昆先用镐头松了遍土,然后刨出垄沟,这块小菜地约有四五十个平方,一共刨出了十个垄沟,把昨天下午买的菜籽分别中上,浇水培土,暂时就算大功告成了。 一顿忙活下来,已经快早上六点钟了,林昆抬起沾满泥土的手擦了把汗,收拾好了工具,回到家先冲了个凉,然后便钻进厨房里做早餐。 正常的男人都视厨房为禁地,林昆却是乐在其中,把一堆食材通过自己的双手,烹饪出美味的菜肴,是一件很有创造性也很有乐趣的事儿。 早餐简单,但营养搭配的很合理,这是林昆在炊事班里跟老军厨子学的,别看部队里都是一大堆的糙老爷们,但在饮食方面可是相当讲究的。 自从林昆来了以后,楚静瑶感觉到最直接的好处就是她不用进厨房了,而且这个打着儿子爸爸旗号的流氓厨子的手艺还出奇的好,甚至她自己都自叹不如,再加上他的出现让儿子变的比以前更开心了,也有父爱了,楚静瑶偶尔的时候也会想,这个臭流氓还是有那么点优点的,而且经过了昨天晚上的按摩,她的脚踝今天早上几乎不怎么疼了。 一家三口吃完早餐,楚静瑶带着小楚澄到楼上换衣服了,林昆收拾完餐桌,也到楼上换衣服了,他今天还是没穿秦雪带着他去买的名牌,依旧昨天那一身地摊货的行头,没办法他骨头贱,穿不惯那好衣服。 其实,林昆的想法挺简单,穿着那么一套上千块的衣服,不管干点什么都有心有顾忌,害怕刮了蹭了的,自己的这一身衣服也没几个钱,刮了蹭了的也不用心疼。 一家三口出门,楚静瑶突然想起了什么,回过头问林昆:“你的车呢?” 林昆呲牙笑道:“坏了,送维修厂了。” 楚静瑶轻轻蹙眉,嗔怪道:“像你那么开车的,什么车能经得起折腾?”说着从包里拿出了个车钥匙:“这是我另一辆车的钥匙,你先开着。” “不用,你的车除了那辆卡罗卡,都太高调了,我是个喜欢低调的人。”林昆笑着道。 “呵,你就放心吧,高调的车我才不舍得借你开呢,回头给我开进维修厂怎么办?”楚静瑶白了他一眼,想起昨天早上在马路上飙车的情景,心底没由来的一阵刺激,那感觉就好像自己投入到了电影里一样。 “哦……”林昆笑着接过了车钥匙,拿在手里一看,是个奇瑞标志的,还真够低调,只是不知道是奇瑞的哪一款车,回头朝车库看了一眼。 “咦?” 楚静瑶看到了车库前的菜地的变化,回过头问林昆:“这是怎么回事?” 小楚澄也发现了菜地跟以前不同了,却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他一个从小在城里长大的孩子,没见过种菜也正常,眼神好奇的看向爸爸。 “我看着这菜地空着怪可惜得了,昨天下午就买了点种子回来,今早上给种上了。”林昆笑着道:“等过个两三个月,咱就能吃上新鲜的蔬菜了。” “你还会种菜?”楚静瑶有些惊讶。 “当然会了。”林昆嘴角一笑,“我可是在农村长大的,会的东西多了去了。” 楚静瑶呵呵的笑了,她挺喜欢田园风的生活,否则也不会把别墅装修成了田园风格,之前她就想过在这块小菜地上种点什么,可惜她不会,现在好了,来了一个会的大能人,要说这家里还是得有个男人靠谱。 小楚澄仰起小脑袋,高兴又天真的问林昆:“爸爸,这菜地里能长出人参果么?” “额……不能。” “那钻石呢?” “不能。” “香蕉呢?” “也不能……” “哎……”小家伙惆怅似的叹了口气,“什么都长不出,还种什么菜呀。” 说完,小家伙拉开了卡罗拉的车门,坐了进去。林昆一怔,抬起头看向楚静瑶,两人同时笑了起来——这养儿子的乐趣还真是无处不在啊。 林昆先送小楚澄去学校,然后再送楚静瑶去公司,这一路上都挺顺利了,要说有点波澜,也是在学校的门口又遇见了苏有朋的舅舅李春生。 这小子今天一副干净利索的打扮,搞的就好像是卖保险的似的,见了林昆就喊大哥,见了楚静瑶就喊大嫂,还摸着小楚澄的头喊大侄子,那股子热乎劲儿绝对不正常,林昆和楚静瑶都以为这小子要向他们推销保险呢,可结果听他说了一大堆,竟是些屁嗑,一句有用的也没有。 林昆还是觉得这小子脑袋有病,要么就是出门忘吃药了,赶紧推脱说楚静瑶还着急上班,就跟楚静瑶匆匆离开了。他们俩前脚刚走,李春生就直摇头叹气,嘟嘟囔囔的自语道:“哎……刚才怎么就不说出口呢——林大哥,我想……咳咳……林大哥,我是真心实意的想……” 把楚静瑶送到公司,林昆自己打车回家,回到家他首先就来到了车库,来看他手上的奇瑞钥匙到底是哪一款车的,车库的大门是密码锁,早上的时候楚静瑶把密码告诉他了,随着六位数字输入,车库的卷门缓缓的升起,车库里的全貌渐渐展现出来,林昆的眼神跟着突然一亮! 车库里一共放了三辆车,一辆是红色的保时捷轿跑,一辆是白色的奥迪r8,还有一辆被挤在角落的,就是林昆手上握着的车钥匙的车——一辆玫粉色的小qq。 如果放慢速度,可以看到车库卷门打开的一瞬间,林昆眼神里表情的明显变化,他先是看到离他最近的红色保时捷轿跑,眼前顿时一亮,然后是停在中间的那辆白色的r8,明亮的眼神里顿时闪烁起了惊艳,最后当眼神落在那辆粉嫩卡哇伊的小qq上的时候,他嘴角倏的一笑,目光里满是同情——这可是活生生版的‘货比货得扔’的例子啊。 这小qq是够低调,可这颜色也有点太嫩了,不适合他这大老爷们开,不过反正也是暂时代步,也就不用考虑那么多了,林昆进去把小qq开出来,别看这小东西个头不大,五脏六腑倒挺齐全的,还是个顶配。 这有钱人就是不一样,买个小qq都得是顶配的。 昨天夜里失眠,今天一睁开眼睛,太阳已经晒到屁股了,章小雅惺忪的坐在床上,给导员老师打了个电话,又请了一天假,然后穿着粉色卡哇伊的睡裙,端着每天早上必须喝一杯的排毒白开水,赤脚站在了卧室外的阳台上,远处的海面碧波浩淼,清凉的海风拂过脸颊带走炎夏的暑意。 章小雅伸了个懒腰,靠在了木质的栏杆上,一边小口啜着杯里的水,一边抬起白皙如藕的手臂,摆弄着新买的ip6,然后一个电话打了出去。 “喂,林大哥,你在家了么?”电话接通了,章小雅对着电话问道。 “哦……没在。”电话里传来林昆的声音。 “哦,那好吧。”章小雅有些失落的道,她是想约林昆陪她去买车的。 挂了电话,章小雅轻轻瘪起嘴角,心情一下子不美丽起来了,她刚要转身回到屋里,突然看到旁边七号别墅的门口停着一辆玫粉色的小qq。 这可爱的小车马上就吸引了她的注意力,心说这是谁家小姑娘的座驾,却正好这时小qq的车门打开,一个身材高大威风的男人从里面下来。 章小雅的眼神顿时直了直,那男人不正是她刚才打电话的林昆打个么! 他…… 他不是说不在家么! “哼,坏人!” 章小雅委屈的皱起了眉头,咕哝道:“人家又没怎么样,干嘛非要躲着人家……” 她心里不甘,于是又拿起电话拨了出去,电话刚一接通,小姑娘马上撅起嘴角下达最后通牒:“林大哥,鉴于你故意欺骗我,害得我心情很不好,我决定今天晚上到你家去敲门,就说……就说你非礼我了!” 林昆握着电话,手里头一哆嗦,差点把手机掉到地上,霎时间满脑门黑线,举目向六号别墅眺望过来,就见章小雅握着手机胜利的向他招手。 二十分钟后。 玫粉色的小qq在小区保安睁大了眼睛的注视下开出了小区,林昆一边开着,一边目不斜视的看着前方说:“我说妹子,咱不带这样的吧,怎么说我也算是你的救命恩人,你不感激我也就算了,咋还来威胁我呢?” 章小雅一脸得意,歪着脑袋冲林昆调皮的道:“林大哥,我那哪里是要挟你了,我那是跟你开玩笑呢,再说了,今天早上本来就是你不对在先,明明在家了,为什么骗我说不在?难道你怕我缠上你呀?嘻嘻。” 林昆苦着脸道:“怕!” 章小雅促狭的一笑:“林大哥,要不……我真缠上你?”说着,小妮子故意向林昆靠过来,张开两条莲藕的手臂,轻轻缠上了林昆的胳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