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零六章:锻造大师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七百零六章:锻造大师

缺了门牙的老头儿,还有那圆脸戴眼镜的老头儿,还有另外的两个老头儿,听了身材干巴瘦,小眼睛里满是精明闪烁的段老头的话,全都愣住了。 太阳也没打西边出来,平常抠搜的一毛钱恨不得掰成两瓣花的老段头居然要请他们吃饭,吃饭不是关键,关键是吃过了饭还要带他们去桑拿洗浴中心,还要一人给他们叫上两个水嫩的小妞…… “别听这老瘪犊子瞎说,他能带咱们去泡桑拿找小姐?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 豁牙子老头儿最先开口,捡起扑克继续玩起来,其他的几个老头这会儿也都笑着摇头,显然是不信这段老头的。 “嘿,你们这群老犊子,还真是瞧不起人是吧,我可告诉你们了,今天之后,我老段头儿的养老钱花都花不完。”老段头跳着脚冲几个老头儿大喊道,平常没少受这些人的挖苦,今个儿总算是要扬眉吐气的,心里头痛快。 “老段,我给你介绍一下,这就是我在电话里跟你说的小林,他想要找你锻造样东西,锻造成功的话,一百万佣金。” 魏长忠站在林昆和老段头的中间笑着介绍道。 老段头七老八十,身形有些佝偻,一双精明的小眼睛,目光有些浑浊的打量着林昆,往魏长忠的跟前凑了凑,小声的说:“老魏啊,这买卖真靠谱么?一百万可不是小数目,我老头子一辈子也没见到这么多的钱,我还是有点不太相信。” 段老头的声音虽然压低,看似挺谨慎的,可也有意无意的故意说给林昆听。 “哈哈,老爷子,你不用担心。”林昆爽朗的笑道,冲下车的刘刚打了个手势,刘刚身后的两个小弟,从车上拎下来一个箱子,三个人向着这边走了过来。 林昆示意打开箱子,刘刚亲自接过箱子,拿到了老段头的面前,随着咔嗒的一声,箱子的盖打开了,老段头瞬间瞪大了眼睛,脸上的震惊之色难以形容。 “这,这……”老段头一时间说不出话来了。 “老师傅,只要你能锻造出我要的东西,这些钱就都是你的了,你可以请你的那些老哥们们吃喝玩乐,但去桑楠找小妹这事,我看还是算了吧,你们这么大的岁数,那事儿太耗阳气了,对你们的身体不好。”林昆笑着说。 老段头瞪了林昆一样,“净瞎说,你大爷我身体好着呢,别说一个小妹,就是两个、三个,我也能伺候得了。” 魏长忠道:“行了,老段,你就别在这儿吹牛了,小心待会儿牛皮吹大了闪了腰,拎不起铁锤子,这买卖做不成了。” “不吹了,不吹了,还是做买卖要紧。” 老段头从兜里掏出了烟盒,开始给魏长忠以及林昆他们几个人分烟,这老头儿平日里抠搜的,今天却是大方的很,他让魏长忠给他打下手,升起了火炉子,然后拎起了锈迹斑斑的大铁锤,在那至少有十年没用的锻造台上敲打了几下。 铛、铛、铛…… 声音跌宕,随着铁锤一下下的敲打,段老头佝偻的身子,竟然慢慢的直起了腰。 林昆和刘刚几人,最初还担心这老头儿拎不动锤子,毕竟这么大的年纪了,而且身材还很枯瘦。 魏长忠在一旁笑着说:“小林啊,真正的锻造师,脊背是不会轻易弯曲的,他们打了一辈子的铁,他们的脊背就和钢铁一样的坚硬,只要握上了这柄锤子站在这锻造台前,便可以重新焕发青春。” 说‘青春’二字确实夸张了一些,不过老段头确实看上去比方才年轻了许多。 不远处的大树下,正打扑克的几个老头也都停了下来,好奇的向这边看过来。 豁牙子老头儿道:“老段头这是要开张了啊,这年头还有人来锻铁呢,瞅瞅这几个年轻人开的车子,是有钱人啊。” 一个留着山羊胡子,脸颊瘦长的老头儿说:“现在这有钱的小年轻啊,都喜欢搞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要不我回去把唱二人转的那套东西拿出来,咱们几个给他们唱上一段,说不定也是个买卖呢。” 圆脸戴眼镜的老头说:“大长脸,你可拉倒吧,就咱们几个老掉牙的东西,给人家唱二人转,万一把人家给惹毛了削咱们一顿,咱们能找谁说理去?” 一个四方脸,脑袋瓜子秃顶的老头儿道:“眼镜说的对,咱们啊还是省省力气吧,都一把老骨头了,折腾不动,再说就算能折腾动了,让人给打了怎么办?” 豁牙子道:“走吧,去看看老段头到底搞什么飞机,那下伙子到底要锻造什么东西。” 老段头铛铛的敲打着锻造台,这是他们祖传锻造师的一种习俗,当锻造的器物有些年头没用,再拿出来的时候要敲上几下,寓意是让这些有灵性的物件都醒过来,好打造出有灵性的东西来。 但在林昆和刘刚等人看来,老段头敲打了一阵儿之后,最直接的效果就是将那锤子上的锈迹给震下来了不少,再仔细的一瞧,还真被说,这锤子还真就不像是普通的锤子,哪怕尘封多年,当褪掉那锈迹斑斑,马上闪闪发亮起来。 老段头见林昆他们对这锤子好奇,便一副自豪的模样,晃了晃锤子介绍道:“这锤子是我们段家祖上传下来的,我们老段家的老祖宗,在明朝的时候就已经是锻造大师了,当时朱元璋带兵打仗,缺一把能够削铁如泥的宝剑佩戴,于是就有人将我们段家的老祖宗介绍给他,我们家老祖宗用了不到一天的时间,便锻造出了一把极品宝剑,这间锋利异常,朱元璋曾仗着那把剑,砍下了不少敌人的头颅,只可惜在一起江河大战中的时候,那剑不慎落入了水中,从此便下落不明了。” 豁牙子几个老头儿走了过来,拆老段头的台,道:“老段头,你少在这儿吹牛皮了,你们家的祖宗见过朱元璋,我家的祖宗还就是朱元璋呢。” 老段头并不和豁牙子他们几个多说,晃了晃手里的锤子道:“你们知道这锤子什么来头么?这就是朱元璋当年赐给我们家老祖宗的,可是我们家传的宝贝!” “老段头,你可拉倒吧,家传的宝贝,你就这么丢在库房里,也不怕丢喽?”长脸的老头儿道。 老段头不高兴了,“我说你们几个春心拆我的台是不是,我可都说了要请你们吃饭,就你们这副表现的模样,我看还是算了。” 几个老爷子还想说话,被林昆给拦住了,林昆将手里的包裹递给了段老头,微笑着说:“老前辈,我要锻造的就是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