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零五章:老段头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七百零五章:老段头

老头儿名叫魏长忠,是中港市本地人,一辈子的辛苦劳作,到老了退休本以为能过几年清闲日子,可不料儿子不孝顺,在外面赌钱把他们爷俩唯一的房子给输了。 儿子把房子卖了以后,就揣着剩下的钱跑了,老魏无依无靠的,就整天和一些老友们混在一起,今天在他那儿住住,明天再换个地方住住,好在他的这些个老兄弟够意思,不然他就要和那些睡桥洞下的流浪汉一样了。 作为一名中港人,老魏的心里头可是有着本地人的傲气,真要让他进了桥洞下面,和那群流浪汉睡在一起,不出几天就能郁闷地得病。 林昆听完了老魏的叙述,道:“老爷子,你的事儿我知道了。” 魏长忠马上问:“那二十万的佣金还有没有?” 林昆笑着摇头,魏长忠马上变了脸色,冲着林昆便厉声的喝斥,“亏我还喊你一声林先生,你这个小辈居然是个不守信用之辈,哼,算是我老爷子瞎了眼,居然听信了你的话。” 说完,老爷子甩身就要走,林昆笑着说:“老人家,20万的佣金我是不准备给你了,给我三个月的时间,我给你一处养老院,至于怎么经营那就是你的事了。” 魏长忠脚底下突然一停,诧异的向林昆看过来,脸上的表情既惊讶又欣喜,“林先生,你,你没有开玩笑?不是逗我呢吧!” 林昆转过头,对身旁的刘刚说:“刚哥,这件事你马上安排人去办,三个月一定要竣工,装修用的材料,一定要用无污染的。” 刘刚点头道:“好的,昆子,你放心吧。” 魏长忠马上兴奋的向林昆走了过来,脸上的表情更加激动了,主动的伸出手,一把握住了林昆的手,道:“林先生,谢谢你了,真的是太谢谢你的,你的慷慨,这一下可以让我们这些个老家伙有一个归宿,可以安度晚年了。” 林昆笑着说:“老爷子,善心是你的,我只不过是添上了一把柴火而已,咱们丑话可是说在前头,这个养老院可是公益为主,可以经营管理,但是价格一定要比市面上的价格低,而且老人们的生活质量要有保障,如果你存在什么私心,过多的谋取私利,我可随时会收回来的。” 魏长忠拍着胸脯保证,“林先生你放心,我魏老头如果私心过重,你不光要把这养老院收回去,也要狠狠的教训我一顿。” 事情已经定下来了,林昆便开着车载着魏长忠,刘刚带着几个兄弟驾着另一辆车跟在后面,一行人向着鞍市驶去。 鞍市是辽疆省的钢铁大省,有着一家全国闻名的钢材厂,以及大大小小的无数钢材厂,早些年东北重工业兴旺的时候,鞍市凭借着钢材的优势辉煌了好长一段时间,可惜随着东北重工业的逐渐没落,昔日辉煌的钢铁之城,也变得不景气起来。 车子驶入鞍市市区,魏长忠已经提前打电话和他的那位老友联系了,魏长忠对林昆说,他的这位老友的脾气有点古怪,祖祖辈辈都是钢厂的工人,一手锻造技术绝对过硬,要是有什么招待不周的地方,希望林昆能多担待。 林昆笑着说:“魏老爷子,你放心好了,你们都是长辈,还说什么担待不担待的,我这个做小辈的,自然应该多礼让。” 魏长忠道:“林先生,你是我见过的最涵养的年轻人,我那个不成器的儿子和你比起来……哎,不说了,可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我这辈子怎么养出那么一个儿子啊。” 林昆笑着说:“魏老爷子,你也别这么客气了,一路上一口一个林先生叫的我都不好意思了,你还是直接喊我的名字吧,叫我林昆或者小林都行。” “这……”魏长忠有些犹豫,“这合适么?” 林昆笑着说:“魏老爷子,哪有什么合适不合适的,你可别太把我林昆当做是什么大人物,我就是一个比你小三四十岁的晚辈,你一口一个林先生的叫我,别扭。” 魏长忠笑着说:“好,好,那我就叫你小林吧。” 车子七拐八绕的,从鞍市的东边进来,一直绕到了大西边,来到了一片红砖的老楼区,魏长忠指着车窗外,道:“到了,前边的那栋楼就是。” 车子缓慢的在这老城区的窄街道上下行驶着,昨天应该是刚下过雨,路面坑坑洼洼的到处都是黑色的积水,周围的卫生环境也很差,飘来一股腥臭的气味儿。 魏长忠道:“这里的楼,都是当初钢厂分配的,放在三十年前,可是好地方呢,我那老友啊,在市内也有一套房子,为了给儿子娶媳妇,他就从那儿又搬回了这里,想想人这一辈子啊,就是为了孩子。” 车子停在了老楼前,几个老头儿正坐在一棵大树下打扑克,林昆和魏长忠从车上下来,树下的几个老头儿纷纷抬头看过来,其中一个缺了半边门牙的老头儿,笑着道:“哎呀,这个车好看啊,一定很贵呢吧。” 魏长忠笑着问:“几位老兄弟,段老头没和你们一起玩呢?” 那缺门牙的老头儿忿忿的道:“那老犊子输了十块零五毛,说是有人来找他办正事,跑了,这老小子就是输不起,昨天赢了我十八块钱,今天刚输了一点儿就跑,这老瘪犊子,以后再玩可不带他了。” 魏长忠笑着说:“几位老兄弟,那你们可是真误会老段了,他的确是有事,我们就是来找他的,等他这次忙完了,你们可以让他请你们吃饭,他保准答应。” 另外一个圆脸戴着个老花镜的老头儿,啐了一口唾沫,道:“我呸,这老犊子最他娘的小气,怎么可能请我们吃饭,他要是能请我们吃饭,我叫他爷爷都行。” 这时,不远处的红砖楼里,一个小仓房的门打开了,只见一个身材干巴瘦的老头儿,冲着这边大喊道:“眼镜,那你老小子的这声爷爷可叫定了,等我这次忙完了,就请你们吃上三天三夜的,你们不都惦记隔了条街的洗浴中心么,还说那里的小姑娘水灵,我一人给你们叫上两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