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零三章:锻造师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七百零三章:锻造师

林昆感觉到有人在看他,于是抬起头望过去,就见冯佳慧马上一副紧张的模样,赶紧将目光别向一旁,一张白皙清透的脸颊,瞬间染上了一抹红晕。 林昆带着两个孩子,笑着走了过去,伸出手打招呼道:“冯老师,好久不见。” 冯佳慧回过头,尴尬的笑了笑,“是呀,好久不见了……澄澄在学校挺乖的。” 冯佳慧故意岔开了话题,又是尴尬的笑了笑。 气氛有些尴尬,林昆也没有多聊,楚静瑶和顾微这时走了过来,也向冯佳慧打招呼,早上来送孩子的家长有很多,冯佳慧也照顾不过来,很快就被别的家长喊过去打招呼了,楚静瑶和顾微一起向林昆看了过来,目光里明显带这一抹女人的质问,都说女人的第六感很准,楚静瑶就不用说了,本来她就知道林昆和冯佳慧曾经有过交集,那时候两人还只是为了澄澄的协议关系,后来也没听说林昆再和冯佳慧联系。 而顾微对此则毫不知情,只当是林昆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把儿子的班主任给泡了,这可让林昆在心里头大喊冤枉。 好在这时,刘刚也送儿子过来上学,另外还有耿军狄、孙志,以及李春生的姐姐李嫣然,大家伙几乎都是这个时间送孩子来上学,所以很容易就碰到了。 林昆赶紧趁机和刘刚等人聊了起来,刘刚和孙志昨天就知道林昆回来了,耿军狄和李嫣然并不知道,耿军狄笑哈哈的搂住了林昆的肩膀,嘴里头嗔怪道:“昆子,你这都回中港了,也不跟咱联络联络,你可不地道啊。” 李嫣然也笑着说:“是呀,不把我们当朋友呢?” 耿军狄如今升了官,到了市警厅工作了,李嫣然又开了一家大饭店,依旧是在海边的位置,生意也是红红火火,只是他的丈夫仍然是杳无音讯,林昆想到自己之前答应过她,会帮她把丈夫找回来了,直到现在也一直没有所行动,不是他贵人多忘事,而是身边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他是怕人去打听过,可这么久了一点有用的消息也没有。 世界这么大,一个人如果消失了,想要把他找出来,真的无异于大海捞针。 林昆答应了几个人,今天晚上就在李嫣然的大饭店摆上一桌,大家一起聚一下,耿军狄和李嫣然这才饶过了他。 送完了澄澄和小彩虹上学,楚静瑶和顾微都去上班了,对于顾微能工作这件事,林昆还是很感到意外的,以前总以为她是那种大小姐的脾气,哪能受得了约束,结果人家工作却做的十分出色。 耿军狄、李嫣然等人都去忙了,慕容白和司蓉儿则跟着楚静瑶和顾微去上班了,两人目前的职责就是保护静瑶和顾微,林昆则单独的把刘刚留了下来。 刘刚以为林昆还在生气昨天的事儿,等众人都走了之后,他马上一副歉意的模样又要开始自我检查,林昆赶紧打住他,道:“刚哥,我们是兄弟,有些事情过去就过去了,你不用这么放在心上,在这中港市里,你有没有认识的靠谱的铁匠。” “铁匠!?”刘刚感到很意外,问道:“昆子,你找铁匠干什么,现在都是钢材厂,已经很少有铁匠这种行业了。” 林昆指了指停在身后的野马车,道:“后备箱里放了件好东西,我得重新给锻造一下,这东西珍惜,必须得是靠得住的铁匠,手上必须有金刚钻。” 铁匠,古代的时候,隔着几个巷子就能有一家铁匠铺,那时候的铁锹、镐头、以及犁地的耙犁等等可都是一点一点锻造出来的,铁匠的手艺有高有低,在俄国的时候,林昆曾向着让阿诺昆西帮忙找一个铁匠,可转遍了整个唐人街,也没寻到一个靠谱的铁匠。 铁匠的水平高低,直接就决定了锻造出的物件的结实程度,古时候遇到了名剑、名刀的都会用削铁如泥、吹毛断须来形容,这可真不是夸张,就拿林昆手中的鬼畜来说,那绝对就是这样的一把利器,而鬼畜是属于现代的兵器,所以锻造鬼畜的人必定是一方大师。 林昆现在就是想要找这样的一名锻造大师,否则就白瞎了他后备箱里的好东西。 刘刚马上打电话,让手底下的小弟们分头寻找铁匠铺,周围十里八项的也要找个遍,也不光是铁匠铺,只要祖上有当过铁匠,如今还会锻造的人也要找出来。 刘刚这命令一下达,中港市里马上掀起了一番寻找铁匠的风波,直接开出的悬赏是,只要能找到令林昆满意的铁匠赏十万,如果那铁匠能锻造出林昆满意的东西来,再赏十万,而给那些铁匠开出的价格更是高昂,只要能锻造出令林昆满意的东西,百万锻造金。 常言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当这百万锻造金的消息一传出去,也不用这些小弟们找了,不少隐匿在市井中的铁匠,以及铁匠的传人纷纷主动找上门来。 白天一整天,林昆都在百凤门舞里接待这些自告奋勇者,为了现场考察他们的实力,还在百凤门的后院架起了锻造炉,一应的铁匠器件都购置的齐全。 大半天过去了,都吃过中午饭了,主动请缨的铁匠一共二十一人,一个个吹嘘的可是无所不能,可当真让他们拿起了家伙什随便打造出点东西的时候,林昆和刘刚都无语的直拍脑门,咱也不详细陈述了,就捡其中的那么一两个奇葩来说,明明让他打造一把小刀,结果硬是给打出了个铁榔头来,明明让他打造出一把锤子,结果却打造出了个四不像,还腆着脸问能不能再给他一次机会,这是没发挥好…… 就这水平,还好意思说自己没发挥好,发挥好了能是啥水平啊,真是令人担忧。 午饭,林昆和刘刚就是在铁匠铺自外面吃的,林昆让刘刚开了一瓶酒,两人干了一杯之后,对着天上的那轮大大的太阳感叹,随着时代的发展进步,一些个古老的传统行业渐渐凋零了。 如今的钢铁锻造厂的工艺以及量产水平是提高了,可做出的那些东西民用还可以,这你想锻造出削铁如泥的宝刀,那必须得是手上有金刚钻的锻造师亲手锻造。 要是钢铁锻造厂的流水线,能生产处宝刀、宝剑来,那这世界上还不乱了套了,所谓的出土宝刀也不再值钱了,最多也就是有点考古的价值罢了。 吃过午饭,手下的小弟,又带了一行人过来,这些人年纪大多是在三十到五十岁之间,年轻的几乎都是来打酱油的,上了年纪的还有点可能有真功夫,就在林昆准备让这些人逐一展现身手的时候有,几人里一个年纪最大的老头儿,看样子少说有六十多岁,开口道:“这些人都是垃圾,上不了台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