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零二章:扶朕上马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七百零二章:扶朕上马

顾微跟着林昆来到了书房,推开书房的门,里面一片漆黑,她小声的说:“大晚上的,你不好好睡觉还看书呢?认识你这么久,从来不知道你喜欢看书。” 咔嗒…… 她的话音刚落,林昆反手的将门锁上,整个人贴在了她的身上,紧张的顾微本能的向后躲闪,后背贴在了门上。 “你,你要干嘛?” 借着窗外的月光,朦胧的可以看清林昆的脸颊。 “嘘……” 林昆轻轻的一笑,俯下身来,淡淡胡须的嘴唇,贴着她那娇红似火的嘴唇便吻了下来。 “唔、唔……” 尽管内心和身体都充满了渴望,这一吻就像是点燃了导火索的火柴一般,让她的身体彻底的酥麻瘫软起来,可理智还是让她张开双手推在林昆的胸膛上。 林昆停了下来,疑惑的道:“怎么了?” 顾微深深的呼吸了两下,想尽让自己的心绪先平复下来,可她脸上那面红耳赤以及身体发热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了,咬着嘴唇说:“你,你疯了么,静瑶还在,要是让她看到,你……” 不等顾微说完,林昆嘴角邪魅的一笑,再一次深深的吻了下来,顾微还想反抗,可理智最终只是短暂的驻留,很快她的意识就被体内那翻涌而起的荷尔蒙,以及干柴烈火的无尽情欲所占据…… 自从和林昆第一次在一起知道,她就不是黄花闺女了,和心爱的人在一起,那种情欲芳泽的感觉如同食髓知味,两人已经很久很久没在一起了,无数个日夜里,当空虚寂寞的无法入眠,她都会情不自禁的想起和这个男人缠绵的情景。 那时的她呼吸燥热,身体仿佛燃烧一样,感受着他在自己的身上肆无忌惮,那几乎是她此生最幸福美满的时刻…… 激情的拥吻,两人紧紧的抱在一起,顾微的两条胳膊如同水蛇一般盘绕在了林昆的脖子上,而林昆的一只大手揽着她那柔软而又充满弹性的腰肢,另一只大手在她的身上来回的摩挲着,从那高耸的山峦,越过了平坦的小腹,再向下直接插入了密林从中的一点…… “嗯……” 嘤咛声响起,顾微整个人已经瘫软在林昆的怀里,女人如水,此时她就是那一湾满是春情荡漾与柔光妩媚的水,散发着诱人的芬芳,只是一个扑朔迷离的眼神,便仿佛这世间所有的动情摇曳…… 书房里有一张小床,长两米宽一米二,上面铺着整齐的被褥,就是这样的一张单身小床,接下来那一分一秒流逝的时间里,成了两人相爱相杀的肆虐战场…… 世间只有两种人,男人和女人,当有一种叫做爱情的东西,在彼此心里生了根发了芽的时候,就会恨不得用一种极其激进的行为,狠狠的蹂躏着对方…… 当然,这个蹂躏的真实意思,大家都懂。 香汗如雨,娇喘如吟,还有那如同万马奔腾一般的呼吸声…… 林飞是真的低估了顾微,本以为扶朕上马,两番的策马奔腾已经足以让这妮子俯首称臣了,可事实证明是他想多了。 狗日的谁说的三十如狼四十如虎,顾微今年也就二十多岁,怎么就比老虎还猛! 当他第三次策马奔腾翻身下马之后,躺在床上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气,算上静瑶的那两次,这已经是今天晚上的第五次了,中间几乎就没啥停歇的,他一向自诩身体倍儿棒,吃嘛嘛香,可现在可倒好,感觉真的要被掏空了…… 关键是,让马儿跑,怎么着也得让马儿吃草吧,每次策马奔腾征服四海八荒之后,停了不到十分钟就要再刺上马…… 不行,明天怎么也得找个靠谱的中医馆,去买点什么虎鞭、鹿茸、人参的补补。 还必须得是大补! …… 一夜的风雨,足以让壮汉变成小老头,倒不是说白发苍苍身形佝偻,而是打着呵欠,顶着两个国宝熊猫一样的黑演员,脚底下穿着的大拖鞋都是拖着地面走的,可见两条腿是真没啥力气了。 早餐是慕容白和司蓉儿准备的,司蓉儿最近喜欢上了做菜,以后打算当个贤妻良母,慕容白则悲催的被拉起来当陪练。 慕容白曾经表示反抗,司蓉儿说了,我晚上陪你睡觉,你陪我做饭怎么了。 好吧,即便慕容白聪明机智,可面对如此果断直接的质问,也是无能为力。 林昆搓着黑眼圈下楼,下楼的步伐频率就跟七老八十的老大爷似的,还一边走一边抬着拳头轻轻的捶着腰,顾微和楚静瑶已经带着两个孩子到餐厅里了,再看这两个女人,本就是国色天香的容貌,一个个都水润有光泽,就像是久旱的大地受足了春雨的滋润一样。 尤其是顾微,本来最近肤色有些暗淡,这会儿水盈盈的还透着一抹粉红。 “昆哥,你这是怎么了?”慕容白端着吃的出来,疑惑的向林昆问到。 林昆强行的挺直了腰板,咧嘴想露出一个明媚的笑容,可嘴巴是咧开了,开起来却还是那么沧桑古朴,“没事啊,昨天晚上睡觉不小心着了凉吧。” 司蓉儿也从厨房里走了出来,“不对吧,昆哥,我怎么看你像是身体被掏空了,你最近是不是经常熬夜,或者是……” 不等说完,司蓉儿马上就反应过来,白皙的俏脸马上绯红起来,偷偷的看了楚静瑶和顾微一眼,大家都是女人,哪能不明白滋润后的容光焕发,于是司蓉儿马上吐了吐舌头不再继续说了。 慕容白却不知道这其中的玄妙,满脸疑惑的看着司蓉儿问:“蓉儿,你看出来啥了,你怎么突然不说了呀?” 司蓉儿道:“小白,你烦不烦呀,赶紧干活,林昆哥他……他没事,就是晚上没休息好,好好的睡一觉就好了。” “哦……” 慕容白点点头,刚要恍然大悟,忽然又疑惑起来,道:“不对啊,我这天天熬夜打游戏的,我也没这么虚弱啊。” “哼,你还好意思说呢,你要是再打游戏,我就把你的手机给扔了。”司蓉儿气呼呼的说。 慕容白马上咧嘴笑,“媳妇,别生气,别生气。” 吃过了早餐,几个人一起去送澄澄和小彩虹上学,林昆也是才想起来,卡戴珊娜和安吉丽娜也一起回中港市了,怎么不见这两人的踪影了呢,于是问慕容白,慕容白一边嚼着包子,一边说:“她们俩见中港市这边挺太平的,有我和蓉儿在这盯着,跑去沈城玩了,正好蒋姐那有点麻烦事,她们去帮着处理一下,估计这几天也快回来了吧。” 林昆道:“哦?什么麻烦事。” 司蓉儿道:“不知道从哪跑出来一个傻子,想要在沈城立门,已经被安吉丽娜和卡戴珊娜打跑了,再也不敢回来了。” 车子停在了幼儿园的门口,林昆从车上下来,又将两个孩子从车上抱了下来,他刚一转过身,就看见幼儿园门的大门口,一个亭亭玉立的姑娘正在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