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五百七十四章:哪都有碰瓷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五百七十四章:哪都有碰瓷

第二天一早,天刚亮林昆就出发了,拉瓦迪卡市在鲁西卡里的西北方,林昆让阿诺昆西给他准备了一台车,独自开车前往。 阿诺昆西吵着要跟去,被林昆给劝下了,此行凶险,他不想身边再有人死去了。 阿诺昆西给林昆准备的是一辆suv,要说档次还真不低,某个越野大牌的硬派越野车。 开着suv,听着收音机里的音乐,行驶在笔直的大马路上,临走前林昆叮嘱过阿诺昆西,让他最近这些天小心点,尽量不要太张扬,阿诺昆西问他为什么他没说,实际上他是担心秦柩得知了阿诺昆西和他的关系后,会对阿诺昆西一家不利。 当然,这种可能性很低,但林昆也还是怕万一,毕竟秦柩太过于凶险,绝不是个按常理出牌的主儿。 傍晚的时候,车子停在了一个小镇上,这个俄国风情的小镇很繁华,林昆查了一下地图,小镇的名字有些拗口,叫努塔派塔,这名字挺滑稽的,翻译成华夏文的谐音就变成了——怒他拍他。 林昆开着车子在镇子上缓慢的行驶,打算找一家饭馆进去填饱肚子,早上到现在,也只吃了一顿早餐,肚子早就饿的呱呱叫了。 全世界不管任何一个地方,到一个陌生的地方挑饭店吃饭,有一招儿特别的好用,就是当到了饭点儿或者过了饭点儿也可以,只要看哪家饭店里的顾客明显比别人家的多,要么是味道不错,要么就是性价比高。 这不,才刚进了镇子不远,就看到了一家饭店的门口挤满了人,不过看架势不像是在吃饭,倒像是局在这儿看热闹的。 林昆无心凑热闹,他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填饱肚子,可当suv摁着喇叭,慢慢的从人群中穿过的时候,不经意的回过头向饭馆里看了一眼,就见三个膀大腰圆的男人,正围着两个女人和一个孩子,喳喳呼呼的模样,将那两个女人和孩子吓坏了。 这世界上,不论在什么地方都有好人和坏人,善人和恶人,恶人往往持强凌弱,而老实人往往都挨欺负,要是运气好会碰上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或者是警察帮忙,可运气不好的话,真就是无人问管。 可现如今世风日下,人心不古蛇吞象,遇到了热闹不管是华夏还是这个小镇上的老百姓,几乎都是见了热闹往上凑,可真的干出来仗义执言的根本没有,最多就是小声的嘀咕,更别说拔刀相助了。 这是在人家俄国的地盘上,林昆也没想管闲事,反正他们喜欢怎么折腾,那是人家民族内部的矛盾,他没必要找不自在。 可当目光从其中的那个盘扎着头发的女人的脸上扫过时,林昆脚底下一个刹车踩住。 吱嘎…… 吉普车车身猛的一晃,人群里刚好要从车前路过的一个小年轻,马上顺势倒在了地上,可吉普车根本就没碰到这小子。 林昆的脑门顿时就黑了,这真是碰瓷的到处都有,不光是华夏有,这儿特么的也有。 “哎呀,撞人……” 这小青年倒在地上就要喊,那演技可真是一点也不赖,要不是林昆确定没撞上他,看他这凄惨嚎叫的模样,还真以为撞上了呢。 不等这小青年喊完,林昆直接一脚踹在了他的屁股上,顿时就把这小年轻踹的呜嗷惨叫一声,扭过头就想要冲林昆骂。 林昆哪有功夫和这小子在这儿墨迹,砰砰的又是两脚踩了下去,直接把这小子给踩的一点脾气也没有了,开始抱着脑袋求饶,哭咧咧的说:“大哥,你凭啥打我啊?” 林昆瞪着眼睛骂道:“你特么眼瞎啊,老子开车从这儿过,你挡了老子的路。” 这俄国的小年轻顿时就被骂的傻了眼,碰瓷这么久了,他在镇子上可是出了名的,人送外号碰瓷小王子,专门碰南来北往的这些外地车,尤其是外国人开的车。 正常的思维逻辑,这些外国人在当地被讹,根本不知道该找谁来解决,要是再叫上三两个兄弟一吓唬,马上就乖乖掏钱。 就前两天,这碰瓷小王子就碰了一对岛国夫妇的车,当时不但要了一大笔的钱,还摸了那女人的屁股,可把他给爽坏了。 当然,他之所以敢这么有恃无恐的碰瓷,仗着的是家里的弟兄多,他们家一共五个孩子,两个闺女三个儿子,他是最小的,上面刚好有两个姐夫两个哥哥,就埋伏在这附近呢,要是遇到了不好惹的主儿,这一家人就一起上把对方给修理了,到时候白打一顿不说,照样得乖乖拿钱。 这不,这边这碰瓷小王子被打的嗷嗷叫,那边马上就冲过来了四个壮汉,俄国人特有的身高,俄国人特有的凶悍模样,再加上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些人经常干坏事的缘故,长相都比较凶悍丑陋,冲过来之后二话不说,对着林昆就是要动手。 林昆本来就着急去饭店里,哪有那心思在这儿跟他们耗,于是一拳打在了最先冲过来的大汉的面门上,直接将其鼻梁打歪了,紧接着又一个耳刮子抽在了另一个大汉的下巴上,紧接着又是凌空一脚,将第三个大汉踹飞,落地之后最后一个大汉挥着拳头僵硬在原地彻底傻了眼,林昆直接一个腾跃膝撞将其撞飞…… 短短的几个呼吸间,这四个大汉就都躺在了地上,围观的人群注意力多数都是在饭馆里,林昆的身手虽然威猛打斗也充满了观赏性,可大家伙还不等注意这边的时候,就已经结束战斗了,众人闻声回过头,也只看到那几个躺在地上可怜的大汉。 林昆向人群走去,从人群的中间挤过,迈步进了餐馆的大门,就听那为首的光头俄国男人淫笑着道:“吃了饭不给钱也可以,可你得出去打听听,我这儿是什么地方,岂能让你们吃了霸王餐,不过看你们孤儿寡母的也可怜,我倒是有个提议,今天晚上留下来帮我干点活,只要伺候的我舒服了,这钱也就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