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六百七十三章:一人江湖 - 神兵奶爸

第二千六百七十三章:一人江湖

车子渐渐驶离,直到再也看不到林昆的时候,沈曼低下了头,眼泪默默的流了下来。 从小到大,她都是一个要强的姑娘,能自己办到的事情,从来不会麻烦别人,也从来不想给别人添麻烦,从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警校,她一直都是班级里最优秀的那个姑娘。 她生的漂亮,身边追求的人一直不少,可都是刚开始的时候热情似火的追求,被她泼了几次凉水之后,基本上都主动退出了,曾经也遇到过那么几个信誓旦旦,说不把她追到手不罢休的男生,但她实在上不喜欢,后来就趁着夜深人静的时候,把那几个嘴上对爱情忠贞,实际上暗地里将女同学搞大肚子的男生给约出来了,狠狠的暴打以后,那几个男生见到了她,就像是躲瘟疫一样远远跑开。 每个女人的心里都住着一个小女生,不管她漂亮美丑、高矮胖瘦,亦或者是高冷的性格,又或者是柔情似水,都会渴望一段缘分,等待一个男人的出现。 沈曼一直认为,她等不到那个人,甚至她都怀疑自己的性取向了,可直到这个家伙的出现,他就是一个不讲理的土匪流氓,就那么一次次的,强硬的进入了她的内心。 爱…… 有的时候不用说出口,只需要安静下来一秒钟的想念,又或者是见面时的一个眼神,千言万语与万般的柔情都藏在了其中。 她此时的伤心,并不是这一刻离开他了,而是自己给他添了麻烦,害得他死掉了三个兄弟,她担心他的安慰,哪怕是生是死她都愿意陪他一起,可……她又找不到留下来的理由,她留下来只能给他添麻烦,她不想因为自己而连累了他。 车子即将驶出鲁西卡里的时候,沈曼突然抬起头,冲司机喊道:“等一下!” 老鬼、赵颖、张牙子三个人一起回过头看过来,赵颖以为沈曼是想回去和林昆在一起,咬了咬牙说:“沈曼姐,我也愿意回去和林昆哥在一起,哪怕是死!这一次来俄国,如果不是他,不可能找到我爸爸,我欠他的人情,一定要还的!” 老鬼看着女儿没说话,如果沈曼真的决定回去,女儿也决定跟着一起回去,那他也回去。 张牙子也是一咬牙,道:“不走了,我也回去,哪怕我现在只有半条命,我也要和那个秦柩拼了,为我的弟兄们报仇!” 司机停下了车,疑惑的看向了几人,他是阿诺昆西花了高价钱雇的,不敢有任何的叽叽歪歪,再说阿诺昆西在鲁西卡里也是颇有名头的,他更不敢有任何的不满,总而言之一句话,人家让咱就停,人家让走咱就走。 出乎几个人的预料,沈曼很平静的说,去鲁西卡里xx分区的警局,我忘了一个人。 沈曼说的不是别人,正是为了安全考虑,暂时让其寄留在警察局的阿布,俄国的警方对于那些无人认领的孩子,都会送到当地的福利院,幸亏老鬼多问了一句,才知道沈曼是要去接孩子,于是老鬼找到了当地的一个熟人,托了个关系,倒是没打什么麻烦,就将孩子从福利院接出来了。 阿布被接出来后,小家伙还东张西望的,疑惑的问沈曼,“咦,林叔叔哪里去了?” 沈曼微笑着说:“林叔叔去办点事情。” 阿布有些失望的道:“林叔叔不和我们一起走了么?” 沈曼道:“等他回到华夏,一定会去见你的,阿姨先带你离开这,去找你的亲人吧。” 阿布点了点头,道:“林叔叔一定会来找我的吧?” 沈曼摸了摸他的小脸,“嗯。” …… 林昆将他所学的一些实用的招式交给了阿诺昆西,主要是一些擒拿手,以及几招实用的军体拳,不是林昆吝啬不多教,而是教的太多了,阿诺昆西根本记不住。 阿诺昆西学的很认真,他以前跟那些花架子师傅学习武功,倒也打下了些基础,所以练起林昆教给他的招式,也是有模有样,日后只要勤加练习,再锻炼身体,不说能成为武林高手,比起所谓的那些普通的江湖中人,肯定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中午的时候,阿诺昆西从外面订了些饭菜回来,刚好几个爷爷辈的老爷子路过,阿诺昆西就叫着老爷子们过来一起吃了顿。 饭菜阿诺昆西点了不少,他向来花钱大手大脚,不过多数都是花在了正点儿上,这也是他和绝大数的纨绔富二代不同的地方。 一天很快就过去了,阿诺昆西托手底下的小弟打听的消息也有了眉目,阿诺昆西将林昆让他打听的几个帮派的信息告诉了林昆,并很专业的拿出了平板电脑,在上面打开了地图,然后又在地图上标出了几个帮派的地理位置,再规划处林昆下一站应该去的地方。 按照地图上的显示,林昆下一站应该去的是拉瓦迪卡,那儿距离鲁西卡里最近,同时也有着两个林昆所要找的家族,一个是阿耶夫家族,另外一个昆塔家族。 并且,根据阿诺昆西派出的小弟们带回的消息,这两个家族之间有罅隙,两个家族盘踞在拉瓦迪卡,是拉瓦迪卡最大的两个家族,这么多年来为了争夺地盘和资源明争暗斗,已经结下了很深的梁子。 林昆心中不免暗暗的冷笑,这些个大家族,彼此之间撕破了脸皮,但一旦涉及到侵入华夏,则也会暂时的放下干戈联合在一起,可真是把华夏当成一块大肥肉任他们宰割了。 夜里,林昆一个人坐在大宅子的阳台上抽着烟,秦柩逃走了,鲁西卡里市这么大,暂时肯定很难找到,不过他相信,只要秦柩的伤势恢复了,就肯定会回来报仇。 阿诺昆西穿着睡衣也来到了阳台上,坐在了林昆的身边,道:“老大,你让我打听的那些帮派家族,可都是大凶大恶的,你跟他们有仇?” 林昆磕了磕烟灰,道:“他们太过蔑视我们华夏的江湖,我来给他们点教训。” “啥意思啊老大?”阿诺昆西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突然恍然道:“老大,你是说他们得罪了你们华夏江湖,而你是来给他们教训的,可……可就你一个人,你们华夏江湖的其他人呢,你可别告诉我,你就一个人就敢和这些大帮派叫板。” 林昆嘴里叼着烟,半眯着眼睛笑道:“对,我就是代表着我们整个华夏江湖来的。” 阿诺昆西满脸惊呆的表情,张大着嘴巴久久不能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