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六百七十一章:伤心夜 - 神兵奶爸

第二千六百七十一章:伤心夜

这个俄国警察看过来之后,马上就冲身边的其他几个警察招呼了一下,慢慢的向车子这边走过来。 老鬼继续说:“这些警察就是这个德行,正枪击交火的时候他们不敢怎么样,可要是等枪战结束了,发现了有幸存下来的人,他们就会立马抓回去邀功,到时候第二天的各大新闻报纸上都会报道。” 沈曼和赵颖在看到姚老六他们三人尸体的时候,都流下了眼泪,沈曼听了之后还是忍不住的说:“他们这也太过分了吧。” 老鬼道:“咱们先保持冷静,千万不要乱来,不然的话这些家伙是真的会开枪。” 赵颖道:“可是真要被他们抓起来了怎么办?” 老鬼道:“我在这待了这么多年,也认识……” 不等老鬼把话说完,林昆突然发动了车子,同时喊了一声:“都坐好了,把头低下!”旋即就听轰隆的一声发动机咆哮,车子直接猛的向前一蹿,把对面正慢慢走过来的几个警察吓的本能的往后退。 等这些警察反应过来掏出手枪的时候,林昆已经一个原地的大甩尾,车子调转的方向,噌的一下就蹿了出去,等后面的这些警察开枪的时候,双方的距离已经百米开外,子弹打在了后备箱和玻璃上,好在车里的几个人全都低着头没有受伤。 一群警察快速的上了车追赶,此时在这些警察的眼中,逃跑的可不是几个嫌犯,而是他们的回去交差的功劳,是明天各大媒体吹嘘的材料,是领导对他们的赏识。 林昆将车子开的飞快,这辆车的性能也还不错,拉了这么多的人,依旧是动力十足,连续几个路口的漂移之后,林昆突然将车开进了一个黑漆漆的旮旯,然后迅速的熄火,等了不到半分钟,就见后面一连串四五辆的警车响着警笛过去。 等这些警车彻底不见尾灯之后,林昆才再次将车子启动,向着阿诺昆西的老宅子出发。 由于车牌子早就经过处理了,所以也不担心那些俄国警察通过车牌找到和辆车的归属。 车子开进了老宅子的院子,所有人的心情都是凝重的,阿诺昆西迎了出来,奔着林昆就过来,一脸紧张的问:“老大,怎么样了?”又上下的看林昆,“老大,你受伤了?身上怎么这么多血啊。” 林昆没有说话,阿诺昆西看到了沈曼和赵颖之后,马上一脸兴奋的说:“两位嫂子回来啦,可真是太好了,你们终于没事了,你们可不是我老大知道你们失踪以后有多着急,一看就是很爱你们。” 林昆拍了拍阿诺昆西的肩膀,让他别再满嘴跑火车了,指了指后备箱道:“过来搭把手吧。” 阿诺昆西哦了一声,问:“老大,你带什么回来了,咦,我怎么不见六哥他们?” 林昆打开了后备箱,前一秒钟喋喋不休的阿诺昆西马上噤声了,他看着后备箱里的三个人的尸体,脸上的表情动容起来,一股浓浓的哀伤从骨子里翻涌了出来。 虽然和姚老六三人相识的时间不长,可阿诺昆西是一个重情义的人,平常就一口一个六哥叫着,而且最近这两天姚老六他们几个人都教了他几招真正的功夫。 “老大,这……” “别问这么多了,先把他们搬下来吧,这里面空间太小了,他们躺着不舒服。” 老鬼也过来搭手,三个人将三具尸体抱了下来,此时已经是夜深,小区里已经没有什么人影,倒也不怕被路过的人看到。 老鬼道:“小兄弟,不能把他们的尸体多放置,我们必须尽快把他们给火化了,不然的话等有人看到报了警,我们就都暴露了。” “还有这辆车,虽然车牌经过处理,但也不能继续留着了,必须找个地方放一把火给烧了。” 林昆点了点头,老鬼说的都在理儿,目光看向身旁的阿诺昆西,道:“尸体需要马上火化,你能联系到火葬场么?” 阿诺昆西点了一下头,道:“能,我认识一个在火葬场工作的人,还挺靠得住的。”说完,他便掏出手机开始打电话。 火葬场到了夜里是不开炉的,阿诺苦心商量了一阵儿之后终于说通了,而林昆这时让沈曼和赵颖打开了水,他亲自蹲在地上给姚老六三人脱下衣服擦了擦身子,又让阿诺昆西去唐人街买了三套过世人穿的衣服。 张牙子一直都没睡,听到院子里有声音,就自己挪腾着轮椅打开了门,当看到院子里的三个尸体之后,整个人一下子晕死了过去。 姚老六、腾远、李旭飞、张牙子他们四个,本来就是好朋友,一起加入了特别行动处哈市分处后,又是几乎每天都在一起工作,四个人之间的感情早已经情同手足了。 一切都准备妥当之后,老鬼负责去把轿车烧掉,而林昆沈曼、赵颖、阿诺昆西带着张牙子,以及姚老六他们三个的尸体,向火葬场出发了。 火葬场是在鲁西卡里的郊外,大半夜的来火葬场很瘆人,这里的温度似乎比周围其他的地方要低上一两度。 阿诺昆西和那个熟人见了面之后,塞给了他一个大红包,就是这样,那人还抱怨着晚上开炉是不吉利的,要不是看在阿诺昆西的面子上,给多少钱都不能干。 三具尸体被推进了火炉,林昆此时的内心是惭愧的,他低下头,多少年不曾弹落的泪水流了下来,三人是因为和他一起去救沈曼而死的,他们的任务本来不是这个,如果说三人的死要有人来负责,那肯定是他。 张牙子已经哭的不成样子了,他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平日里虽然有些滑头和娘气,和面对自己最好兄弟的死亡,他内心所有的情感都爆发了出来。 沈曼和赵颖也是暗暗的流着泪,姚老六三人不顾生死的救她们,而她们却连当面说一句谢谢的机会都没有了。 阿诺昆西望着炉中的大火,也是不时的擦着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