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六百六十九章:真正的九爷 - 神兵奶爸

第二千六百六十九章:真正的九爷

秦柩,这是一个华夏江湖上被尘封已久的人,有人说他是南派的武者,已经没落的秦家传人,也有人说他是北派的,从师于某个归隐的武道大家,也有人说他是云南十万大山里的巫师家族的传人…… 总而言之,关于秦柩的传说有很多,这个人在华夏的江湖上也很神秘,但多年前突然消失了,对于他的踪迹猜说众人也是各执一词,有说他在华夏犯下了重罪,逃到国外去躲避了,也有的说他被杀死了,具体被谁杀死的不好说,他得罪的人太多了。 而秦柩的身手实力如何,华夏江湖上有一个实力榜,秦柩的名字曾霸占着前五的位置。 林昆过去听过秦柩这个名字,但已经很久了,对这个人的了解也不多,但听到老鬼喊出秦柩的名字,也还是很吃惊的。 秦柩阴冷的笑着,看着老鬼道:“这么多年你一直隐藏在九爷的身边不敢动手,因为就是顾忌有我的存在吧,前段时间我故意说去北方办点事,要半年才能回来,就是想等着你主动露出破绽,我不相信当年九爷在黑河省的那一战,我们的消息泄露出去跟你没有关系。” 老鬼面色阴沉,皱眉盯着秦柩说:“九爷已经死了,范塔干根本算不上真正的九爷,你对九爷的愚忠我知道,可你也知道是谁杀死的九爷,所以我们没有动手的必要。” “老鬼,你是怕我了么?”秦柩阴冷的一笑,慢慢的走过来,“你应该是知道的,如果我们动起手来,你不是我的对手,警察里面能有你这样的身手,已经算是难得的,哦对了,我记得当初你加入九爷的时候,身手还没这么强,是那一场大战之后来到了俄国,你才练出的这般身手吧?你为了什么,是为了能够战胜我么。” 老鬼不说话,目光死死的盯着秦柩。 秦柩直接从林昆和老鬼的身旁走了过去,头也不回的向范塔干走去,此时的范塔干腰上挨了一刀,一只手捂着伤口,大口的喘息着,看见秦柩走过来,脸上的表情毕恭毕敬的道:“柩爷,对不住了,是我安排的不得当,所以才……” 噗嗤! 一把银色的长刀,直接洞穿了范塔干的心脏,范塔干眼睛瞪的大大,目光死死的盯着秦柩,“柩爷,为,为什么啊……” 秦柩用力的扭动刀柄,范塔干身体抽搐,嘴里大口大口的往外咳着血,整个人很快就脑袋一歪,死了过去。 老鬼大喝一声:“秦柩,你他娘的干什么呢,我要把这个混蛋带回去,交给警察!” 秦柩慢慢的站了起来,将范塔干胸口的长刀取了出来,在衣襟上擦了擦刀身上的血迹。 林昆冲老鬼道:“赵前辈,你没听到刚才姓范的喊他什么么,柩爷,你们口中说的九爷,怕只是一个错误的称号,我们华夏警方一直要找的大毒枭是他——柩爷。” 老鬼脸上的神情一凛,秦柩哈哈大笑起来,目光阴冷的看着林昆,倒是有几分欣赏之色,道:“小娃娃,你眼力还不算差,可惜了眼前的这位老同志,卧底了这么多年,都没有找到真正的答案。” “范家父子只不过是我的傀儡罢了,我对九爷愚忠,何尝不是他们对我愚忠,掌控着偌大的毒品资源,坐拥这个毒品王国,风口浪尖之上又有几人能够善终。” 老鬼咬牙道:“所以你就选择了范家的父子当傀儡,从一开始就是你的傀儡。” 秦柩根本就不答老鬼,而是始终看着林昆,道:“我倒是听说过你的事迹,整个东三省的地下世界都快要被你给统一了,你的确是一个有能力的年轻人,不过你再有能力,能有我的毒品王国富有么?所以我提议我们可以合作,只见今天杀死了老鬼,还有这两个妞,以后东三省的毒品市场就是我们的了,你永远也无法想象毒品会给你带来多少的钱。” 林昆笑着点头,“不错,你的提前是挺好的,可我能问你一个问题么,钱要那么多有用么,对于正常的男人来说可以买来功名利禄,可以买来无数的美女,可你……” 林昆话音故意一顿,打量着秦柩,冷笑一声道:“我要是看的不错,你应该是一个阴人,你的人生本来就是残缺的,要再多的钱也不过与废纸没什么区别。” “你,你说谁是阴人!”秦柩脸上的表情突然扭曲起来,所谓的阴人就是不男不女的人,通俗的来说就是太监。 “就不要狡辩了,你看看你那胡子,黏的也太假了吧,下次买的时候注意买个质量好点的,胶水都露出来了,路边摊的货吧。”林昆咧嘴一笑,继续轻佻道:“哎我说你这人也是的,说自己有那么多钱,唯一能让你找回男人自信的一个物件,你都不舍得花大价钱去买,你对自己这都这么抠,我敢和你做生意么?” 秦柩马上慌乱的摸着自己的胡须,左边还真就开了点儿胶,如果不是仔细看绝对看不出,也是巧了,刚才他从林昆身旁走过的时候,恰巧被林昆瞧了个正着。 秦柩顿时恼羞成怒起来,一双眼眸放射出寒光瞪着林昆,“小子,你特么的找死,敢揭老子的短儿,老子现在就杀了你!” 话音落罢,秦柩马上脚底下猛的一蹬地,只听地面上发出一声‘吱嘎’的摩擦声,他整个人如箭一般的向林昆射了过来,手中一左一右的握着两把刀子,那森寒的杀气,仿佛能够洞穿人的骨髓一般。 “小心!” 老鬼大声的喊道,这个秦柩是什么实力他知道,也正如秦柩所说的那样,跟随着九爷来到了俄国之后,他一直在苦修武术,昔日在警校里学的那些招式,对付普通的地痞流氓还行,可真要和江湖上的高手对敌起来,根本只有挨打的份儿。 他一直苦修武术,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要抓捕九爷的时候,能够先把秦柩给干掉,只可惜不论他怎么苦修,秦柩的实力始终让他无法触摸到底线,在他的眼里,秦柩的实力已经强到了一个没有境界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