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六百六十八章:父女相认 - 神兵奶爸

第二千六百六十八章:父女相认

老鬼出手果断,短短的几个呼吸间,就已经有六七个俄国大汉倒在了他的脚下。 老鬼的身材不是身高大,至少和这些俄国大汉比起来相差悬殊,可这些平日里凶名赫赫的俄国大汉,在他的面前居然毫无还手之力。 现场马上乱作了一团,直播的画面还在进行着,全球各地的无数个角落,只要是守候在电脑面前的,全都惊讶非常。 不过,在华夏的某个偏远山村的角落,一群白天做完了农活的老百姓,集体围在全村唯一一家有电脑的人家的窗户外看。 村长是个七十多岁的老头,干了一辈子的农活,满脸的皱纹,脸颊也是黑黢黢的,眼看着屏幕里的人打了起来,现场战况惨烈,老头子磕了磕烟袋锅子,冲着身边的那个身材矮壮的中年汉子骂了句:“张二蛋,我次奥你姥姥的,你让大家伙来你家看电影,这演的是啥?毛事情没看明白,这就乱七八糟的打在一起了,里面的两个姑娘倒是挺漂亮的,可不能被那群大高个的俄国鬼子给欺负了。” 老村长一开口,村子里的人都开始起哄,也跟着骂这个矮壮的张二蛋次奥他姥姥。 村长马上又不乐意了,冲着一群起哄的小年轻就骂道:“你们都给老子闭嘴,我次奥他姥姥行,因为我是他姥爷,你们谁要是敢说,我抽你们的大嘴巴子。” “哈哈……” 全村人一起哈哈大笑起来,这时突然有人喊了一声,“哎呀,王二蛋,你家的电脑是不是坏了,画面怎么一片漆黑呢?” …… 林昆杀死了矮猴子之后,就直接过去将直播的摄像头给薅了下来,往地上重重的一摔,摄像头顿时四分五裂,又补上了一大脚板子。 这一下可好了,不光那偏远山村里的大姑大妈们看不到了,全球的人都看不到了。 林昆冲到了沈曼的近前,将几个俄国大汉毙命,三棱军刺如同嗜血的恶魔一般,沾染着红色的血光杀性大起,那些个俄国大汉扑过来之后,眨眼的功夫就被放倒了,鲜血从他们的喉咙、胸口喷了出来,其中有一个大汉,更是直接被三棱军刺洞穿了脑门。 二十几个俄国大汉,瞬间只剩下七八个人,这些人不敢继续往上上了,面对愤怒的林昆,以及不知实力不知道到底有多深的老鬼,一个个心生胆怯,冷汗顺着额头淌下。 老鬼走到了赵颖的身前,将她身上的绳子解开,自始至终他都没有看赵颖一眼,目光和赵颖虽然又所碰撞,但也是一闪而过。 林昆解开了沈曼身上的绳子,沈曼马上哭着扑进了林昆的怀里,把他抱的紧紧的,一边呜咽一边说:“我以为我真的要死了,你为什么这么傻,都这种情况了,明显就是万劫不复的陷阱,你还要过来。” 林昆笑了笑说:“我要是不过来,你死了,我可是会后悔一辈子的。” 沈曼擦了一把眼泪看着林昆,“真的?” 林昆咧嘴一笑,“假的。” “你……” 沈曼张口刚要说话,林昆突然猛的抱住他的身体向一旁躲闪,这时就见一刀寒光劈了过来,而落下的地方刚好就是沈曼刚刚站着的位置。 林昆松开了沈曼,就准备对付这个人,结果沈曼却是先一步行动,直接一个踢腿,脚背直接踢在了这个凶神恶煞的大汉的裤裆上。 “啊哦!” 这俄国大汉一声惨呼,命根子直接被踢断了,疼的他翻了白眼,险些就晕死了过去,结果这时沈曼一步上前,手中立掌成刀,啪的一声劈在了这大汉的喉咙上。 人的喉骨可是很脆弱的,沈曼这一招儿完全就是不遗余力的,于是这名刚刚被踢断了命根子,已经疼的满脑门子细汗的大汉,两只手捂着喉咙,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其余人都看的懵了,林昆也是有些诧异的看着沈曼,知道这个妞威猛,可没想到她居然这么厉害,不过马上沈曼的一个小动作就将她暴露了,她将刚才劈向俄国大汉的那只手掌背到了身后,不断的握拳揉捏着,一看就是疼的够呛。 老鬼解开了赵颖之后,赵颖一直盯着老鬼看,突然在老鬼的耳朵后面看到了一颗痣,老鬼转过身就要和林昆一起对付剩下的这些人,赵颖却是突然把他拉住了。 “爸!” 一个‘爸’字出口,赵颖的双眼已经噙满了泪光,老鬼的身体微微一颤,并没有回过头,声音沙哑的说:“姑娘,你认错人了。” 赵颖大声的喊道:“不会错的,你耳朵后的那颗痣我记得,小时候你一抱我就能看到。” 老鬼不说话了,只是静静的站着,林昆和沈曼也一起诧异的看过来了,本来两人的心里也都疑惑,为什么这个范塔干身边的男人,会突然出手帮他们,没想到他居然是赵颖的爸爸,那个哈市的卧底。 “爸……” 赵颖从后面冲过来,一把紧紧的抱住老鬼,泪水不断的涌流,打湿了老鬼的后背。 老鬼那不是很高大的腰板挺的笔直,微微的仰起头,似乎这样可以将眼眶里的泪水逆流回去,可是再怎么铁铮铮的男人,这一刻在面对自己亲生的女儿,也会忍不住内心那爆发的如同火山一般的情感,终于两行热泪从他那满是疤痕的脸颊上滚落了下来,一颗接着一颗的掉在了地上。 林昆将目光看向了剩下的几个俄国大汉,对老鬼说:“前辈,这些人就交给我好了。” 老鬼微微的点头,“小伙子,那辛苦你了。” 再看那几个俄国大汉,已经紧张的步步后退,身后眼瞅着就要没地方的时候,站在他们最后面的那个戴着面具的直播男突然哈哈大笑,向前跨了一大步道:“你们杀了这么的人,今天还想走不成?老鬼,我早就说你有问题,可是九爷不愿意相信,现在可倒好了,亲生女儿来了,你马上暴露出本性了,你这个大逆不道的畜生!” 面具男说着,一把摘下了面具,那后面竟然是一张华夏人的面孔,年纪大约四十多岁,人长的挺白净的,可眼角细长,鼻梁高挺,嘴唇也是非常的薄,一看就是个阴森人之人。 老鬼脸上的表情忽然大骇,“你是秦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