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六百六十四章:女刀手 - 神兵奶爸

第二千六百六十四章:女刀手

轰! 强烈的爆炸声响,振动的整个大宅子摇晃,楼顶大厅里的直播主持人,正在那渲染的起劲儿呢,一下子被震的差点摔倒。 棚顶的吊灯吱嘎的乱晃,手下的人赶紧过来保护范塔干,怕他被这掉下的灯砸着。 “呵,这个华夏的小子看来的确有两下子么。”范塔干笑眯眯的说,表情依旧是笃定。 老半天也没有开口的老鬼,语气的淡淡的道:“九爷,这个年轻人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还有另外的一个身份。” 范塔干来了兴致,“哦?” “他应该是华夏漠北军区的狼王。” “狼王?” 范塔干没有丝毫的敬畏,反倒是哈哈大笑了起来,“华夏人可真是够幼稚的,居然取个名字叫狼王,做人不好么,非要做狼。” 老鬼不以为然的道:“狼是群居动物,是大自然里的智慧动物,狼王更是可以和东北虎叫板的英雄,可不是普通的动物。” 范塔干蔑视的道:“动物就是动物,说白了就是畜生,老鬼,等我杀了这个小子,扒了他的狼皮,你就不会这么说了。” 范塔干冷笑,嘬了一口雪茄,招呼来了身后的手下,道:“四大天王都来了么?” 手下恭敬的道:“来了。” 范塔干道:“让他们下去两个,和那小子好好的玩玩,别光指着咱们普通的弟兄,死了太多的人,来对付这一个人不值当。” 手下的小弟得令,马上就去二楼传达意思了。 林昆一个手雷,解决掉了其余的几个大汉,他刚打算摸到楼上去,这时身边突然有脚步声响起,这脚步的声音很轻,如果不是他的听觉够灵敏,是绝对不会听到的。 他慢慢的转过身看去,不见什么人影,那脚步声消失了,就好似从来没发生过一样。 林昆提了提心神,知道这是遇到高手了,他向大厅的旁边摸去,身子背靠在了墙上,这时左边忽然一道疾风划破,一枚寒光闪耀的飞刀,贴着他的鼻梁飞了过去,就听铿的一声闷响,扎进了旁边的水泥墙里。 这水泥墙可都是正儿八经达标的,那坚硬的程度,可比普通的石头硬的太多了,却是被这飞刀轻松的就扎进了最深。 林昆快速的向旁边看去,这时忽然一阵浓烈的香水味袭来,隔着防毒面具都能闻的到,一个戴着防毒面具的俄国女人,手中持着两把明晃晃的匕首杀了过来。 这一双匕首来势凶猛,而且速度极快,根本不给人反应的空间和时间,林昆急忙的躲闪,可胳膊上的衣服,还是被嗤啦的一声划开了。 女人的这一双匕首,配合的天衣无缝,林昆躲过了一击,紧跟着第二击就过来了,躲过了第二击之后,紧跟着第三击又来了。 出到快的人林昆见过很多,但像眼前这个女人这么快的,他此生为之见过不足三人。 其中一个是东南亚的一个刀王,另外一个是西方的一个超级佣兵,再一个就是眼前的这个女人。 他们的出刀速度快,和正常的快还不一样,刀子在他们的手中,仿佛是具有邪性的,感觉就不像是在受他们的驱使,专门奔着要害咬过来。 林昆脚底下连连后退,忽然间撞到了什么东西,紧跟着不等他反应,忽然间一双有力的胳膊,将他紧紧的箍住,他身体的骨骼被箍的咯吱响,这强大的力量仿佛要将他整个人给硬生生的箍碎了一般。 这男人的身材异常高大,估计将近有两米了,那胳膊更是有普通人的大腿粗了。 后面被这男人箍着不能动,迎面女人的刀子又是快速的扎来,林昆感觉自己要身陷死地了,可他根本就不是轻易认输的人,这世界上力量强大的人有很多,但却没有任何一个人,能让他林昆甘拜下风的。 “啊!” 林昆突然的一声嘶吼,这一声吼叫发自肺腑,就仿佛洪荒猛兽的咆哮一般,他双臂用力的一撑,只见他胳膊上的肌肉,马上暴凸了起来,脚尖猛的往地上一点,整个人一下子就弹飞了起来,躲开了迎面女人的匕首追杀。 女人的速度太快,力量太猛,她没料到林昆会突然爆发躲过,手上的刀势已经收不住了,噗嗤的一下扎进了高大男人的大腿上。 “啊!” 大汉惨叫了一声,他本来正在和林昆拼力气,林昆奋力的想要挣扎开,被他这女同伙这么一扎,浑身的气力立马就散开了大半,轻易的就被林昆给挣脱开了。 林昆此时整个人弹到了半空中,两只手抓住了大汉的肩膀,用力的向后来了个后跟翻。 快速落地之后,林昆猛的一拳打在了来不及回头的大汉的后背上,顿时就听轰隆的一声响,这大汉身体微微的晃动了一下,而林昆感觉他的这一拳就像是打在了山丘上一样,震的他的胳膊有些发麻。 女人拔出了扎在大汉大腿上的刀,继续向林昆追杀过来,这大汉又是一声惨叫,不满的叫骂:“md,臭婊子,你扎了老子的大腿,连句对不起都没有么!” 谁想,那女人咯咯的一笑,“死鬼,大不了人家晚上陪你嘛,不就是出了点血么。” 大汉一听这话,马上就乐坏了,“臭婊子,这可是你说的,要是反悔了我就弄死你。” “留着你的那点劲儿到床上使吧,真要能在床上弄死我,才算是你本事呢,哼!” “哈哈,好,你给老子等着!” 这两人完全不把林昆放在眼里,竟然还在这儿撩了起来,林昆只能说他们一句不要脸,顺便再补上一句:“都去死吧!” 三棱军刺猛的挥舞了起来,刚才他一直被女人压制着没有机会还击,现在逮到了机会,三棱军刺几乎以破竹之势奔向了女人。 女人却是丝毫不紧张,淡淡的一笑:“你的刀不错,以后是我的了。” 铿锵! 话音刚落,三棱军刺便和她手里的两把刀交击在了一起,火花儿迸溅,女人手里的刀被崩掉了一块,而三棱军刺却是完好无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