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六百六十三章:杀进去 - 神兵奶爸

第二千六百六十三章:杀进去

林昆红着一双眼睛,此时他体内仿佛爆裂开了一团汹汹的怒火,脚步声从墙后传了过来,零零乱乱的足有十几个人,这些个俄国大汉手中端着ak,一个个红着双眼,仿佛那黑夜的怪兽。 为首的一个俄国大汉,第一个冲出了墙角,端着手中的ak就要开始扫射,可是不等他扣动扳机,忽然间眼前一道乌金色的光芒划过,三棱军刺那锋利的刀刃,喀嚓的一声就将他手中端着的枪给砍断了。 枪断了,端着枪的手也一同被砍断了,这俄国大汉张大了嘴巴惨叫,可还不等叫出声,一把银色闪烁着冰冷光芒的枪筒插进了他的嘴里,就听砰的一声闷响,这俄国大汉的脑袋直接从嘴巴里被打穿,一道血迹从后脑勺喷溅了出来,那子弹直接穿透了身后另外一个大汉的脑门…… 剩余的几个大汉一下子懵了,不过众人身上的杀气凛然,脚底下依旧是往前冲,只是不管是哪一个,只要是刚绕过墙角冒出个头,不是被一枪爆了头,就是被三棱军刺穿透了喉咙。 血水喷溅,脑浆子迸溅,周围的空气一瞬间要多难闻就有多难闻,头顶的夜空中仿佛有乌鸦在盘旋,时不时的还哀鸣一声。 林昆夺过了一把ak,端在手里夹在腋下,扳机扣动,ak那强大的后坐力被他生生的控制住,子弹笔直的射了出去,剩余的几个大汉马上被打的人仰马翻、惨叫连连。 二楼上探出的那些枪口,不断的开枪,子弹打在了墙面上,想要穿透那厚厚的墙体将林昆毙杀,林昆左右各夹了一把ak,突然从大门口跳了出来,对准了二楼便是一阵的扫射,子弹霹雳啪啦,开了数枪之后,他赶紧闪身躲在了墙后,掏出了刚才从地上的几个俄国大汉那捡来的烟雾弹,就向院子里丢了进去。 烟雾弹很快弥漫开了浓浓的烟雾,林昆将其中一把ak背在了肩上,端着另一把ak冒着腰摸进了院子里,这时就听二楼的俄国人大喊:“快,找防毒面具戴上,打开红外线瞄准,一定要把他杀了。” 林昆成功摸进了院子,贴在了宅子的大门口上,此时满院子的烟雾浓浓的散不开,至少还能持续个十分钟,在宅子的顶楼,那个戴着面具的直播主持人,正将镜头对准了院子,刚才的惨烈激战被直播了出去,此时他又在那手舞足蹈的讲解着。 范塔干坐在沙发上,翘着个二郎腿,尽管林昆已经摸进了院子,可他仍旧毫不担心,仿佛这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中一样。 干掉了林昆等人,他相信华夏的警方要是再想派人来俄国抓他,就得好好掂量掂量了。 而站在范塔干身后的老鬼,表现的更加沉着,他目光幽深的望向窗外,那眼神平静的吓人。 林飞端着ak,从兜里又摸出了一枚闪光弹,打开了之后丢进了屋子里,等强光一闪,他马上闪身冲了进去,ak嗒嗒嗒的扫射,直接将三个俄国大汉打成了马蜂窝。 一楼已经没什么人了,刚才院子里的,还有冲出去的那些,少说也有三十个人。 楼梯上传来脚步声,几个俄国大汉冲了下来,林飞对准着楼梯点射,先是打中这些大汉的腿,当这些大汉摔倒下来的一刹那,他每一发子弹都精准的打中这些大汉的头。 铛啷啷…… 楼梯上滚下了一枚闪光弹,林飞赶紧原地趴下,将双眼紧紧的护住,啪的一声爆炸声响,整个一楼的大厅闪过了一阵强光。 接着,楼上又传来了脚步声,四五个俄国大汉端着ak冲下来,对着林昆刚才藏身的地方就扫射,子弹如同雨点一般打了过来,将林昆原本藏躲的地方打的一片凌乱。 “停!” 其中一个大汉抬手喊道,几人一起看了过去,却是不见林昆的尸体,几个人的脸上同时紧张了起来,这时在他们的脚下,一个黑洞洞的枪口探了出来,其中一个俄国大汉发现了,立马呜嗷的一声惨叫:“啊,快跑,他在下面!” 嗒嗒嗒…… 扳机扣动,子弹就像是不要钱似的,这四五个大汉一个接着一个倒了下去,其中一个没死透,滚到了楼梯下面,被林昆直接一枪爆头。 铛啷啷…… 楼上又扔下了烟雾弹,一下子竟扔了十几枚,烟雾弹的成分是催泪瓦斯,一下子这么多的烟雾弹,林飞也没个防护措施,一下子就呛的他睁不开眼睛了。 楼上这时又下来了一群大汉,这些人戴着防毒面具,开着夜视仪,开始在一楼大厅里搜索。 楼梯下,没有! 餐厅的位置,也没有! 大厅里,也没有! …… 几个人集合到了一起,互相打了打手势,就准备向一楼的卫生间摸索过去。 几个人的脚步很轻,手里端着的ak随时准备开火,突然在烟雾缭绕的黑暗中,一个人影慢慢的从最后一个大汉的身后站了起来,特殊的环境之下,就如同鬼魅一般。 林昆憋足了气,眼睛已经被呛的泪流不止,但他仍强撑着,三棱军刺猛的冲最后一个的俄国大汉的后脖子中心扎了下来,噗嗤的一声轻响,直接将从后面将他的喉咙洞穿。 这大汉死的一点声音也没有,再加上他们都是戴着防毒面具,听力自然会差了一点。 林昆悄然的将这个大汉给拖到了一旁,揭下了他的防毒面具挂在了脸上,深深的呼了一口气,周围的一切总算能看得清楚了。 几个俄国大汉来到了卫生间的门口,两个人进去搜查,其余的在外面等着,进去搜查的两个大汉很快出来了,冲门外的人摇了摇头,可这时空气中突然枪声响起,门口站着的几个人瞬间被打趴下了三个,剩下的几个人赶紧躲进了卫生间里。 这几个大汉惊吓的不轻,心说这个华夏人是怎么办到的,在这种环境里还能杀人。 铛啷啷…… 这几个人躲在卫生间,但是门没有完全关上,随着一阵的声响,一枚黑色的手雷滚到了几个大汉的中央,这几个人低头一看,马上便是呜嗷的一阵惊慌的惨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