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六百五十九章:全球直播 - 神兵奶爸

第二千六百五十九章:全球直播

林昆开着车,来到了第一处大宅子的面前,开着车进去之后,便是往下搬大秘,俄国的小伙子跟那管家解释说,林昆是他们店里新来的,之前和他一起送货的小伙子今天家里有事,就请假没有过来。 管家很自然的就相信了,林昆和俄国小伙子搬着大米进了大宅子的仓库,倒是没发现什么异常,不过他却偷偷的放了一个监听器,在仓库旁边的厨房门槛下。 林昆他们刚才登上高墙,看到这城中村里东南西北的四个角都有大宅子,可跟着这个俄国小伙一送货才发现,不光那些宅院大的是大宅子,还有许多的院子不是很大的住房,也是一些富贵人家。 按照俄国小伙所说,他们店的粮油都是精品的,不是有钱人家根本消费不起,这有钱人家可不是指普通的有钱人,就拿那五常的大米来说,一袋三十斤包装的,居然能卖到折合人民币两千块。 林昆甚至都在考虑了,要不要在五常那边租块地,以后干脆啥也不干,就种大米得了,白天去田地里转悠,晚上回家老婆孩子热炕头,再吃上一碗红烧肉。 心里想着,林飞想到楚静瑶穿着一身农村妇女的衣服,蹲在灶台下做饭的场景,她那白皙的皮肤沾染上了木灰,不过看起来依旧漂亮,澄澄在院子里玩,就像他小时候一样,舞着长长短短的木棍子。 “大哥啊,你到底是干啥的?”俄国小伙奇怪的看着林昆,不好意思的冲他笑了笑。 两人这一路上也没怎么闲聊,都是在谈这城中村里的事,见林昆没有马上回答他,这俄国小伙倒也挺识相的,道:“要是涉及到什么机密要紧的事儿,你还是别告诉我,敢和这城中村里的有钱大财主作对的,你肯定不是普通人,我还想多活两年呢。” 林昆笑着说:“怎么,你很怕这些人?” 俄国小伙子道:“当然怕了,这城中村看起来一片祥和,可是三天两头会死人的,警察来了也没辙,找不出什么证据。” “哦?死的都是些什么人。”林昆问道。 “男男女女的都有吧,当地的人说是外面的人到他们这儿抛尸的,可大家背地里议论,这人就是被这城中村里的人杀死的。” 俄国小伙子尴尬的笑了一下,“大哥,我说句话你别见外,这城中村里几乎有一半是你们华夏人,剩余的一半有都是被同化的,这里已经有了自己的文化法则,警察一般都能避开这儿就避开这儿,真要得罪了这里的人,你们华夏人的报复性可是很可怕的。” 林昆笑着说:“你说的只是这里,正常来说,我们华夏人还是比较遵守规矩。” 俄国小伙子笑了笑,“反正过了今天之后,我马上就辞职离开这儿,我怕下一个横尸在这里的就是我,我还没娶媳妇呢。” 林昆笑了笑没有接话,开着车平稳的行驶。 当把所有有钱的宅子都送完了货之后,已经是下午两点多种了,林昆肚子有些饿了,俄国小伙子也是饿的前胸贴后背,至于姚老六他们三个,以及另外的那个俄国小伙子的情况也和两人差不多。 当林昆将这城中村里的所有宅子走了一圈之后,这个俄国小伙子和另外一个俄国下伙子离开了,林昆和姚老六、腾远、李旭飞也坐在他们的车上一起出了城中村。 姚老六三人不解,林昆为什么退出了城中村,林昆给他们解释,这个城中村里的人几乎是一个整体,他们长时间的逗留在这里面,肯定会引起别人的注意,倒是打草惊蛇惊了‘九爷’,想要救人就难了。 出了城中村,林昆在距离城中村距离很近的地方找了家酒店,开了四间房住了进去。 四个人聚在一个屋子里,林昆这时打开了手机,连接上了他放置在城中村里的各家大宅子里的监听器,一共放置了十三枚,这种隐蔽效果极好的监听器,是国安局的工具,打开之后在专用软件的操作界面,不但能够分别监听声音,还能看到具体的位置。 林昆调试着,没过多久,手机便传来了监听的声音,杂七杂八的什么声音都有,可听了大半天,就是没有得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城中村里一共十四个大宅子,唯独最北边的那家没有放置,真要是那个宅子就是九爷的二儿子范塔干的住处可就让人无语了。 订的餐送了上来,几个人饥肠辘辘的一直没吃东西,这会儿围坐在了一起,都是些硬菜,虽然这俄国口味的咱华夏人吃不习惯,但真的饿了的时候吃啥都好吃。 要不是考虑接下来会有行动,几个人现在饿的这副模样,真想再开上一瓶酒喝喝。 吃完了饭,手机上的监听设备里,仍没传出什么有用的信息,天眼瞅着就要黑了,林昆几个人的心里都焦急起来,沈曼和赵颖失踪已经快二十四个小时了,拖的时间越久,两个人的生命就会越有危险。 林昆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林昆赶紧接听了电话,还不等开口,对面就传来了一个阴冷的声音,“你们不远千里的来抓我,真正的九爷已经死了,如果你们仍执迷不悟的话,那我就杀死这两个女的,不,是先奸后杀,然后我会把他们受到凌辱的过程,还有你们的头颅,一起发给你们华夏的警方,不,还是放在社交平台上面吧,最好是能够让全世界,全华夏的人看到。” “你到底想要怎么样?”林昆冷声问。 “我本来的打算,是想让你们放弃追捕‘九爷’,可我想你们一定不会肯的,你们华夏人太死脑筋了,哪来的那么多善恶,所以我还是决定和你们慢慢玩,这是一场游戏,到今天晚上十二点之前,如果你找不到你的两个漂亮女同伴,那我就让我的手下排起长队把他们给玩了,从现在开始,我会通过特殊的平台接口,将整个过程全球直播出去。” “你个疯子!”林昆出口大骂,对方已经挂断了电话,传来一阵嘟嘟嘟的忙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