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六百五十三章:谈个交易 - 神兵奶爸

第二千六百五十三章:谈个交易

(第一更) “年轻人,坐!” 阿夫多老爷子冲林昆招了一下手,示意他坐下。 林昆也没客气,直接坐在了阿夫多老爷子的对面,打量了眼前的这个老爷子一番,这老爷子的态度倒是和煦,倒不像是阿夫多这种级别家族的掌门人,不过这也并不奇怪,智者越是到了年岁大的时候,越会呈现出一股返璞归真的感觉。 “尝尝我这茶,是从你们华夏进口过来的,说是西湖的雨前龙井,特级品的。” 阿夫多老爷子说到自己珍藏的茶叶,颇有几分倨傲得意,这茶可是他花了大价钱买的,平常时候可是绝不拿出来待客的,除非是身份尊贵亦或者是特殊的客人。 林昆接过阿夫多老爷子递过来的茶杯,看了一眼杯中的汤色,又看了看老爷子泡茶的茶壶,揭开盖子向里头看了一眼。 “哈哈,年轻人,你是怕我这个老爷子给你下毒么?”阿夫多老爷子笑着说。 “老先生,你这茶叶花了大价钱,可你知不知道,你的这个茶叶在我们华夏,是属于三级品类的,可不是雨前龙井,西湖的雨前龙井,也要御前龙井,那是趁着每年新茶的头一茬,将这茶叶进贡给皇上享用。”林昆端着茶杯,象征性的浅抿了一口,便将这生涩的茶杯放下。 “哦?年轻人,你的意思是我的这个茶叶不好?”阿夫多老爷子表情微微一变,方才的倨傲此时明显没有了自信心。 林昆笑着说:“老先生,你想听实话还是假话?” 阿夫多老爷子道:“当然是真话了。” 林昆道:“我们华夏有很多的小餐馆,就拿东北来说吧,吃饭之前都会先上一壶茶,最初的时候这是习俗,后来被国家禁令了,只允许上白水,如果是茶叶的话,必须要收费,你猜这是为什么?” 阿夫多老爷子当然不知道了,摇了摇头。 “免费的茶水,多数都是用次品的茶叶冲泡,喝了之后对人体一点好处也没有,所以被相关部门禁止了,你的合格三级茶叶,比那种免费的茶叶强上一些,但也只是普通茶叶中的末等品。”林昆微笑着说。 听他说完,阿夫多老爷子的一张脸可是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马上不好意思的将林昆面前的茶杯收了回来,尴尬的笑了一下,冲着门外就招呼道:“来人,把这茶给我端出去扔了,再拿我的好酒进来!” 门外马上走进来了两个服务员,就是刚才的那两个姑娘,一人手里端着一瓶酒,另一个负责将面前的茶具收起来端了出去。 阿夫多老爷子要给林昆倒酒,林昆笑着说:“老先生,不用这么麻烦了,你找我来有什么事,就直接说了吧。” 阿夫多老爷子将酒斟了半杯,递到林昆的面前,笑着说:“我们俄国人喜欢喝酒,这酒是我珍藏的好酒,尝一下。” 林昆看都没看酒杯一眼,也没直接接,站了起来就作势要走,阿夫多老爷子马上拦道:“好,年轻人,那我们就直接说事。” “我这次约你过来谈,不光是我个人想要和你谈,而是我们整个鲁西卡里的大小头目想要和你谈谈,你的举动已经让我们当中的一些人害怕,他们无心与你为敌,却不知道你为何要屠杀我们的帮派。” 林昆重新坐了下来,目光凝视着阿夫多老爷子道:“我这次来的不低,不是要和谁过不去,三狮帮是必杀,其中的原因我不想多说,但只要老爷子你回答我几个问题,我保证不会再与你们鲁西卡里的帮派为敌,你们所有人都可以放下心来。” “哦?什么问题。” “我这次鲁西卡里,是要找寻一个名叫九爷的人,九爷和你们阿夫多家族有瓜葛,我希望老先生能告诉我他的一些事。” “这……” 阿夫多老爷子的脸色微微一变,旋即笑了起来,道:“年轻人,我想你是搞错了吧,我并不认识哪个叫九爷的人,外面的传言可能很多,你可不要被迷惑了……” “咳咳。” 阿夫多老爷子干咳了两声,道:“而且,我们阿夫多家族在鲁西卡里的仇家一向不少,要是有人从中有意栽赃,让你来对付我们,这可就是天大的误会了。” “老先生,这么说你是不知道这个九爷了?”林昆始终凝视着阿夫多老爷子道。 “不认得,如果我认得,一定会告诉你的。” “好,那我先告辞了,希望下次我们见面的时候,老先生你能记起来什么。” 林昆起身向门外走去,阿夫多老爷子脸上的笑容僵住,抽搐了两下,他的心中预感不妙,等到办公室的门关上以后,他马上掏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出去…… 林昆离开了会所,便打车往回走,该谈的已经谈了,这倒也省去了很多的麻烦,他灭了包括三狮帮在内的三个帮派,令整个鲁西卡里市的地下世界不安,这就是他想要的目的,阿夫多老爷子主动找他谈判,他把该说的也都说了,剩下的就看这老爷子配不配合了。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晚上回去的这条路居然塞车了,林昆本来也没想着打一辆车就到家,这样很容就会被阿夫多老爷子查到他的住处,等了一会儿之后,付了车钱便下车。 在前面的路段上发生了一起车祸,看似不太严重,不过两个人却在那争执不休,将整条马路都严严实实的堵上了。 林昆走过了堵车的路段,这条路倒也很长,来到了开阔的地方又拦了一辆出租车,结果这出租车跑着抛着到了一条小路上的时候,居然抛锚了,使得林昆又得下车去打车,可周围根本没有什么车路过,他只要徒步走到了主路上再次打车。 这么一来二去的,时间可就浪费了不少,难不成今天不应该出门,应该先看看老黄历? 最终又拦了一辆出租车,中间又倒了一次车,折腾了快两个小时才回到住的地方。 已经是夜里十一点多钟了,林昆推开别墅的大门,阿诺昆西、姚老六、李旭飞、腾远他们四个在那儿打麻将,阿诺昆西不会玩,姚老六他们三个就教他,而张牙子则坐在一张轮椅上,嘴上缠着厚厚的纱布,在那儿看热闹,看样子他这牙是被亚布老爷子给矫正成功了。 几个人玩的高兴,也就没太在意林昆回来,林昆上楼去冲了个热水澡,出来的时候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儿,好像少了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