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六百五十章:总算救活了 - 神兵奶爸

第二千六百五十章:总算救活了

(第六更) “哎呀,小伙子,不好意思啊,我忘记装麻药了。” “哎呀,小伙子,我不是故意的,这麻药过期了。” “哎呀,小伙子,可能是疼了点,我再给你来一阵麻药。” …… 如果有来生,哪怕现在可以再选择一次,张牙子宁愿自己在酒店的时候已经被那些食人老鼠给吃了,也不愿意遭这罪,这反反复复的折腾了几次,灵魂都要碎了。 也就是自己现在躺在这临时的手术台上浑身无力,否则的话他肯定立马跳起来,非要跟合格戴着老花镜的俄国老头拼命的。 亚布老爷子继续有条不紊、不断出错的折腾着,张牙子本来就是一条命丢了半条命,实在是承受不住的就晕死了过去。 林昆忍不住的向阿诺昆西问:“这真的能行?我这个朋友,不会就这被治死了吧?” 阿诺昆西干笑着,脸上的表情极其的尴尬,“老大,我也不知道亚布爷爷他……” 事已至此,已经没有回旋的余地了,林昆也只能在心里头双手合十默默祷告,祈祷这老爷子能把让张牙子下了手术台就行。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大约过了两个多小时,亚布老爷子身体一个虚晃,一下子瘫软到了地上,这一幕可把众人紧张坏了,连忙就上前问道:“老爷子,您没事吧?” 亚布老爷子长长的叹了口气,摇摇头说:“我没事,就是这个娃子他……咳咳……” 老爷子过度劳累,说了两句话便咳嗽起来。 众人一听到这儿,心马上凉了半截子,姚老六和腾远、李旭飞三个当时就急了眼,他们直接冲着阿诺昆西就吼道:“你特么的是不是故意的,找来这么一个老头儿祸害我们兄弟,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 说着,腾云、李旭飞两人就已经准备要动手了,阿诺昆西心中有委屈,可这件事毕竟是他不对在先,他不应该找来亚布老爷子,这老爷子之前总是吹嘘当年他在军中的时候多厉害,可那都是多少年以前的事儿了,现在他都八十多了,眼神不好手脚哆嗦,活人也能给治死了。 林昆不能见双方就这么打起来,赶紧站在了中间,厉声道:“你们这是要干什么!?” 双方僵持着不出声,地上的亚布老爷子擦了擦额头的汗,在另外两个老爷子的帮衬下,扶着站了起来,气力虚弱的哼了一声,瞥了几个人一眼,道:“你们放心吧,这个小伙子的命保住了,手脚也保住了,只不过今天我的体力实在不支,他的这一副大板牙,得缓两天再矫正了。” 边说,老爷子边认真的打量了张牙子一眼,道:“这挺不错的一个小伙子,把这副大门牙给修理了,应该还是很英俊的……你们这些个华夏人,可真是粗鲁,要不是看在我们两个的友谊上,我才不会救你们呢。” 说罢,老爷子就冲身旁的另外两个老爷子说:“走吧,去我那儿,开一瓶喝喝。” 几个老爷子晃晃悠悠的离开,林昆马上反应过来,走上前去,恭敬的道:“亚布老爷爷,谢谢你救了我的朋友。” 亚布老爷子摆手,“别整这些没用的,我就喜欢喝格瓦斯和威士忌,我的这几个老兄弟喜欢吃葱香的饼干和大面包,还有烤鸡腿和……” 老爷子可真不客气,一口气说出了七七八八的东西,估计全买来能装半小货车了。 林昆笑着答应下来,亚布老爷子马上大喜,抬起那干瘪的大手,拍了拍林昆的肩膀,道:“小伙子,君子一言……” 林昆笑着说:“驷马难追!” 送着几个老爷子出了院子,回到别墅后,几个人都围在临时搭起的手术台前,此时手术台上的张牙子虽然脸色惨白,不过胸口起伏平稳,口中的呼吸顺畅,看上去就像是睡熟了一样。 林昆看了一眼之后,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放了下来,而从开始到现在一直旁观没有开口的沈曼和赵颖,这时走了过来问:“林昆,这到底怎么回事?” 事已至此,林昆也没有继续隐瞒,就将今天晚上发生的一切前前后后的说了一遍,沈曼听完之后倒是没有多大的反应,而赵颖似乎也习惯了,整个房间里反应最大的是阿诺昆西,只见他脸上愣了愣神,旋即大喊了一声,“啥,老大,你灭了三狮帮,杀了查铎、图卡、暴利还有那个舍普瑟夫!?” 见林昆不开口,显然是默认了,阿诺昆西更是激动起来,“老大,我知道你厉害,可没想到你居然厉害到这种程度,你这可是为民除了大害啊,我必须代表我们露西卡里的好市民们感谢你一下!” 单膝跪地,阿诺昆西作势就要摆,林昆赶紧上前一步将他搀了起来,道:“阿诺,你要是有时间在这里耍嘴皮子的话,不如去帮我把答应亚布老爷子的那些东西给买了,我这里有银行卡,你……” 不等林昆说完,阿诺昆西便道:“老大,买东西这事交给我了,可这钱全不用你出了,你硬要是给我的话,就多教我点功夫,以后我也好能成为一个厉害的大人物。” 阿诺昆西乐的屁颠屁颠的去买东西了,林昆和姚老六几个人将张牙子抬到房间里休息了,随后几个人也依次的洗了个热水澡休息。 这一夜,鲁西卡里市的地下世界炸开了锅,林昆躺在床上睡的香甜,而那些个地下世界的大佬,却是聚在一起紧张的瑟瑟发抖。 对于他们大多数人而言,三狮帮是鲁西卡里市的第一大帮派,三狮帮被灭对于他们众人来说,本应该是一个好事,没有三狮帮的欺压,同时他们可以瓜分三狮帮的地盘,甭管肉大肉小,反正总能捞上一块儿。 可现在众人可没这个心思了,以阿夫多家族为首,大大小小十几个帮派的大佬,凌晨三点钟聚在一家会所里,众人抽着烟低着头,或者是彼此凝视,又或者是摩拳擦掌托着腮帮子,一时间众人都拿不出个主意来。 沉默了良久,终于有人开口了,开口的是一个个头高大,模样鲁莽的中年汉子,他的嗓门很亮,张口便说:“各位老大,咱们这么多人聚集在这儿都半天了,怎么也该拿出个主意吧,杀人放火的是华夏的那伙人,目前摆在我们面前的路只有两条,要么是一起出手把他给拿下,要么就是合起伙来去和他谈谈,问他到底要什么东西。” “我建议还是跟他和谈吧,三狮帮还有另外的两个家族,哪怕是阿夫多家族都被他给杀了人,能够灭得了三大家族的,试问在座的各位,哪一位有这个把握?”开口的是一个老者,年龄五六十岁的,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黑衣配白发,令他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的严肃。 众人叽叽喳喳了着一阵,却始终没有拿出一个可行的方案来,最终大家伙都将目光看向了阿夫多老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