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四章:杀人夜 - 神兵奶爸

第二百六十四章:杀人夜

第二百六十四章:杀人夜 午夜过后,海边上一片宁静,平时的时候会有人在海边露营,但今天晚上下着小雨,海边上一片空荡荡的,周围几乎是伸手不见五指,不过这对于习惯了黑暗的林昆和拓跋阿甲来说不算什么,他们的夜视力比正常人要强的多。 高手对峙往往不需要太多废话,废话太多的都是武侠剧里的场景,既然是来寻仇的,那就更得干脆一点,两人停下脚步之后,拓跋阿甲拔出一把匕首反握在手里,整个如箭一般就向林昆杀了过来,杀气凛人的喝喊道:“拿命来!” 林昆左手一甩,乌金色的三棱军刺握在手中,他的嘴角勾起一丝狞笑,很久没和真正的高手生死搏斗过了,浑身的战斗血液顿时沸腾了起来。 为了报仇,拓跋阿甲这三年来一直苦练,当初他和林昆的实力绝不在一个档次上,如今却不可同日而语了,俗话说皇天不负有心人,为了报仇这三年来拓跋阿甲可谓是发了疯的练习,这一刻他将所有的付出都展现了出来,他的人快,手中的匕首更快,冲着林昆身上的要害唰唰唰的刺出了三记,第一刺直奔林昆的面门,第二刺直奔林昆的喉咙,第三刺直奔林昆的心脏,这三记快的如同闪电,连在一起寒光凛人。 林昆不敢大意,眼前的可不是普通的市井无赖,而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高手,三年前的拓跋阿甲林昆还记得,那时候只能说是有一点功夫,如今的拓跋阿甲可完全不一样了,整个人就好像是脱胎换骨了一样,如今要说百分之百的能打赢他,林昆还真不敢把话说的那么死,可见仇恨对一个人的激励有多大,这三年来拓跋阿甲的付出就是最好的例子。 铛铛铛…… 面对闪电般的攻击,林昆也只能以快斗快,三棱军刺和匕首果断的撞击了三次,第一波的攻击算是被化解了,紧跟着不等林昆施展出动作,拓跋阿甲的第二波攻势又来了,这一次的攻势比上一次的更加犀利了。 只见拓跋阿甲的另一只手里也多出了一把匕首,两把匕首一只正握在手里,另一只反握在手里,两只匕首交叉在一起,冲着林昆的脖子就抹来。 有江湖上的老前辈曾说过,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当速度达到了极致之后,武功几乎就立于不败之地。拓跋阿甲眼下的这一击通过言语描绘出来看似普通,但配合上他那闪电一般的速度,意义就变的完全不一样了。 林昆感觉到脖子一凉,一阵火辣辣的疼痛燃烧了起来,他脚下赶紧向后一腿,匆匆的躲开了一步,伸手一摸脖子,一丝殷红的血迹沾在手上。 不给林昆喘息的机会,拓跋阿甲整个人纵身一跳,挥着匕首劈头盖顶的就向林昆的脑门扎了下来,这一击要是命中的话,必然立马毙命。 愈发觉得拓跋阿甲的实力增进的骇人,林昆更是不敢大意,浑身上下所有的神经都发挥到了极致,整个人原地一个侧闪,堪堪躲过这毙命的一击,耳边却是被剐开了一道细口,鲜红的血液正从那细口里渗出来。 “呵……”拓跋阿甲冷笑一声,鄙夷的看着林昆道:“三年不见,你退步了。” 林昆摸了一把耳朵,眼眶突然红了起来,浑身的杀气噌的一下飙升,漠北狼王的血岂是随随便便就能流的,嘴角狰狞的一笑,什么话也没说,但无声的一种气势已经宣告,接下来他要拿出真正的实力了。 拓跋阿甲察觉到了林昆的变化,眉头顿时一蹙不敢大意,嘴里‘啊’的一声戾叫,手中的两把匕首化作了无数的碎花向林昆刺杀了过来,一时间眼花缭乱。 林昆淡定的矗立,整个人纹丝不动,眼神却是炯炯的盯着那一片袭来的‘碎花’,眼看着这一片碎花就要将他笼罩,他手中的三棱军刺突然动了起来,以一个诡异的弧度刺向了前方,先是铛的一声轻响,三棱军刺跟匕首轻轻的碰了一下,旋即噗嗤一声响,一股热血蹿了出来…… “啊!” 拓跋阿甲轻哼了一声,整个人犹如遭受电击,迅速的向后倒退,同时左手的匕首脱手掉到了沙滩上,右手握着左手的手腕,热血顺着指缝的间隙流了出来。 拓跋阿甲咬牙切齿,阴狠的瞪着林昆,他的左手已经废了,手筋被挑断了,这一刻他的心里忽然充满了恐惧,才意识到眼前这个男人不是他想象中的那么简单,三年前林昆没有露出真正的实力,如今显露了出来。 吧嗒,吧嗒…… 鲜红的血液一滴接着一滴落在了沙滩上,时间在这一刻仿佛停止一样。 林昆淡淡的一笑,目光轻佻的看着拓跋阿甲,笑着说:“我退步了?”摇摇头,“不是我退步了,而是你进步了,可惜你进步幅度的不大,还是杀不了我。” “哼,你别得意,今天杀不了你,以后我照样能杀了你!”拓跋阿甲咬牙切齿的道。 林昆摇头,淡淡的道:“没机会了,三年前我看着你从我的面前逃走,三年后我怎么可能还犯同样的错误,对付你们这种丧心病狂的犯罪分子,最好最直接的办法就是斩草除根不留后患,所以很抱歉,今天你必须把命留在这。” “哈哈哈哈哈……”拓跋阿甲张狂的大笑起来,鄙夷的道:“姓林的,你还是太过自信了,三年前我能从你的面前逃走,三年头我照样能逃走!再说了,你就那么有把握能杀的了我,不怕我跟你拼个鱼死网破?” 林昆很淡定的回道:“不怕。” 拓跋阿甲嘴角颤抖着,人家摆明的就是不把他放在眼里,他突然‘啊’的一声嚎叫,整个人发疯一般的向林昆冲了过来,右手里持着匕首向林昆扎了过来,这一击表面上他是抱了鱼死网破的心理的,其实不然…… 林昆当然不愿意和他硬拼,脚下一个错步巧妙的躲开了这鱼死网破的一击,不过令他意外的是,这一击只是一次佯击,拓跋阿甲整个人快速的转身,然后快速的向后逃去。 高手的对决往往就是这样,只是一击就知道实力相差如何,拓跋阿甲已经感觉到了自己敌不过林昆,所以果断的选择逃跑,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等自己苦练之后再回来寻仇,可惜他的想法是好的,以为自己还能像三年前一样逃脱,结果却是残酷了,就在他刚刚转身的一刹那,忽然感觉背后一凉,空气中一阵破空的声音传来,紧跟着就听噗嗤一声响,一阵剧烈撕裂般的疼痛在他的背心上炸裂,他整个人顿时就像泄了气一样瘫软了下去,脚下一个虚空,直接一头栽在了地上。 拓跋阿甲想要爬起来,浑身上下却是提不起半点力,他的后背上插着三棱军刺,仿佛所有的力量都被这把乌黑的军刺给吸走了,拓跋阿甲嘴角流着血,鲜红的血液在夜色中弥漫开清冷的血腥味,他回过头,林昆已经走了过来。 “咳咳咳……” 拓跋阿甲剧烈的咳嗽着,每次咳嗽都有血水咳出来,他不甘心的回过头看着林昆,含恨的问道:“你……你是怎么办到的。” 林昆轻佻的笑道:“这还不简单,就像是摔飞镖一样,只不过找准了穴位罢了,这是我们华夏的穴经理论,和你说了也不懂,总之你知道你是怎么死的就行了。” 拓跋阿甲咬牙道:“我……我……我不甘心,我……我要替我的兄弟报仇,啊!” 林昆摆出一副无奈的表情,很同情的冲拓跋阿甲说道:“没办法,只能等下辈子了。”说完,伸手握住三棱军刺往外一拔,一股热血如箭一般的射了出来,拓跋阿甲闷哼了一声,眼神里充满不甘的合上了眼。 林昆手起刀落,三棱军刺果断的砍在了拓跋阿甲的脖子上,血水还没来得及喷溅,拓跋阿甲的脑袋已经搬家了,林昆拎起拓跋阿甲的尸体就准备丢到海里,这时突然手机的震动声传来,林昆从拓跋阿甲的身上摸出手机,屏幕上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他摁了接听键放在耳边,对面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拓跋先生,你的酬金我已经全准备好了,你随时可以来取。” 林昆挂了电话,直接将手机和尸体一起抛进了海里,最近中港市附近的海域里总有鲨鱼出没,先前他就干死了一条,所以他不担心拓跋阿甲的尸体会被人发现,要发现也是在鲨鱼的肚子里发现。 回到家,林昆先洗了个澡,这一晚上折腾的仿佛过了一年一样,洗完澡之后他把耳朵和脖子上的伤口简单的处理一下,好在都是皮肉伤没有伤到本质,然后倒在床上就呼呼大睡,这空荡荡的别墅里今晚上只有他一个人,他肆无忌惮的打着鼾声,仿佛阵阵闷雷一样。 赛了车,杀了人,点了阿斯顿马丁,还打了一群小痞子,干了这么多事还能如此淡定睡觉的,全华夏估计也就他林昆一人。 林昆这边在家呼呼的大睡,却不知在这座城市的另一个角落里,一个漂亮的女人正坐在车里哭的浑天暗地,一边哭一边对着可视的屏幕诉说着:“姐,你说为什么啊,为什么我刚刚看好一个人,他就没了呢,老天对我是不是太不公平了,姐,你说我以后可怎么办啊,我也不想活了……” 自己的妹妹已经对着屏幕哭了三个多小时了,屏幕里的女人显的很淡定,中间还接了两个电话,等妹妹彻底不说话了,她才很淡定的开口道:“小薇,你见到他的尸体了么?” 顾微一边擦着鼻子,一边说:“没见到,人家都已经够伤心了,还要去见他的尸体……” “没见到他的尸体,就不代表他真的死了,不信你现在可以打电话试一试,他的号码你有吧?” “有!”顾微恍然大悟般拿出了手机,找到署名老公的号码拨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