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六百四十六章:炸开了 - 神兵奶爸

第二千六百四十六章:炸开了

(第二更) 林昆伸手就要扣住查铎的手腕,然后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他手中的红线夺下来。 眼前的情形可绝对不是闹着玩的,旁边的这个俄国妞的身上捆绑了至少五斤的高爆炸药,一旦被引爆,别说他们房间里的几个人,整个楼层都会被夷为平地,到时候造成的损伤,也不单单是他们几个人。 不论出于何种角度,林昆感觉自己都有义务去阻止。 姚老六正说着话,以此来分散查铎的注意力,而林昆就在这时突然的出手了。 他的出手速度很快,几乎就如同一道闪电一般,一道虚影闪过,手已经扣向了查铎的手腕,可这个查铎早就有所预判,甚至他根本就没有被姚老六给分了心神,就在林昆刚要做出动作,肩膀微微抖动的一瞬间,他的猛的扯了那根红绳…… 嘀嗒、嘀嗒、嘀嗒…… 女人身上捆着的炸弹中间,计时器开始倒数,总共只有五秒钟,两个呼吸间三秒钟就已经过去了,女人已经吓的哇哇大哭,用那听不懂的俄国方言大骂查铎。 “哈哈,哈哈,哈哈……你们都跟我一起去死吧,不管你们是什么人,谁都不能从我查铎的身上占到便宜,要死就一起!” 查铎疯了似的大笑起来,林昆和姚老六对视一眼之后,姚老六已经是完全傻了眼,林昆拎起了旁边的一把椅子,那椅子是钢筋铁骨打造,猛的就向偌大的落地窗丢了过去,同时一脚踹向了哇哇乱叫的俄国女人,砰的一声闷响,这女人小腹上挨了这势大力沉的一脚,整个人立马倒飞,与此同时那椅子已经咣当的一声,在偌大的落地窗玻璃上砸出了一片的蜘蛛网状,女人紧跟着砸了上去,就听哗啦的一声脆响,落地窗的玻璃直接被砸穿了,女人惨叫着向外飞了出去。 查铎一下子愣住了,他没想到林昆会用这种方法解围,就在他猛的回过神想要破口大骂的时候,脚底下突然一滑,感觉被什么东西拽住了,低头一看是刚才他拴在女人身上的一条炸弹开关的红线缠在了他的腿上,女人飞了出去,这红线的一端连在女人的身上,马上将他拽的摔倒在地,一并拖着飞出了窗外…… 嘀嗒、嘀嗒! 轰! 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响彻在了酒店的半空中,那强大的火焰以及气浪的冲击力,瞬间将楼下的窗户都给震碎了,如果有人此时在楼下,会突然看见头顶的上头爆炸开了一团火焰,那强大的气浪足以将站着的人压倒在地,同时下方的几个路灯杆,直接被震的折断倒在了路中间…… 马路上一片混乱,来往的汽车被这路灯杆给砸的,行人趴在地上摔的受伤的,整个酒店的下方,可以说要多混乱有多混乱。 姚老六愣在原地,腾远和李旭飞也是同样愣住,刚才查铎拉开了炸弹的引火索的一瞬间,他们以为今天死定了。 林昆深呼一口气,走到窗边向下望去,马路上的零零点点的火苗在燃烧,而那个俄国妞和查铎早已经不见了踪影,那下方燃烧的零零点点的东西,应该就是他们的残肢断臂的碎渣。 姚老六猛的回过神,走到林昆的身边,也向下面看了一眼,脸上表情担忧的说:“昆子,咱们得赶紧找到张牙子,不然的话,俄国警方很快就会赶到,我们没办法解释。” 林昆嗯了一声,走到外面的走廊里看了肯,地上躺着的尸体,几乎都已经死绝了,剩下的没有死绝的,也就剩下那么一口气了。 林昆找出了图卡、保利以及舍普瑟夫,很遗憾这三个人都已经死的透透的了,其他的倒是有那么三两个还有一丝生气,可重复问了很多遍,直到将这几个人问的彻底断气了,也没问出个所以然来。 姚老六急了,腾远和李旭飞也急了,他们三个围着林昆,“昆子,这可咋办啊。” 林昆也是愁眉紧锁,早知道是这样的结果,刚才下手的时候就应该手下留情一点,至少将图卡、保利、舍普瑟夫留一个活口。 就在林昆也是一筹莫展之际,这时走廊的拐角,突然有一个人探出头鬼鬼祟祟的看过来,林昆眼角的余光马上察觉到,抬起头猛然一喝:“谁!” 那人马上像个泥鳅一样,嗖的一下缩回了脖子,林昆马上大喊了一声:“追!” 这人是顺着楼梯上来的,又顺着楼梯往下跑,姚老六三个人的身上都有伤,腿脚不方便,只好靠着林昆去追,林昆经过了这么一系列的战斗,体力也是有限,要追上一个有身手体力充足的人,还真不容易。 不过好在探出脑袋又逃跑的这个人,本身没什么个功夫,再加上心里头慌乱,脚底下一个趔趄,直接从楼梯上摔了下去。 “你是干什么的?”林昆直接一脚踩在了这人的胸口上,这是一个身材矮小的俄国人,五十多岁的模样,留着一脸的胡须,一双眼睛贼嘘嘘的,就像是耗子一样。 “我,我就是路过。”这老头儿笑着狡辩。 时间紧,任务急,林昆才没工夫跟他废话呢,直接将三棱军刺扎进了他的手腕里,这老头儿顿时惨叫了一声差点晕死过去,林昆直接一个大嘴巴子抽在了他的脸上,把他从即将晕死的状态下给抽回来了。 “这一次是手腕,下一次就是喉咙了。”林昆面无表情,目光冰冷,再加上他身上此时散发出的那股浓浓的血腥气息,顿时就将这个俄国老头给震慑住了。 “我,我说……” 这老头儿倒也老实交代了,他是查铎身边的智囊,今天晚上收到查铎的召唤,不过因为在情人那里多喝了几杯,现在才缓过神来,他刚才到楼下的时候,正好是半空中那个俄国妞和查铎爆炸的时候,在酒店的楼下他也听说了上面的情况,但还是心存一丝侥幸上来看看。 说着,这老头儿一把鼻涕一把眼泪,“查铎老大待我不薄,还有其他的一些兄弟,我只是想上来看看他们怎么样了,我也好替他们收拾啊……大兄弟你高抬贵手,看在我老头子一把年纪的份儿上,就放了我一把吧,我今天什么都没看到,也什么都不知道,绝对不会……” 唰! 林昆手中的三棱军刺,马上扎向了老头的另一个手腕,顿时疼的老头又是一阵的惨叫,翻了两下白眼,终究没晕死过去。 “老大都死了,还能上来收尸,你糊弄鬼呢?要不是这上面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值得你这么冒险?我们做个交易怎么样。”林昆冷的一笑,目光冰冷的看着这老头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