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六百四十三章:高手对高手 - 神兵奶爸

第二千六百四十三章:高手对高手

林昆退了三两步,只是暂时避其锋芒,常言道一鼓作气再而竭三而衰,这图卡前两次发力明显过猛,这紧跟着的第三下,已经显露出了气势虽足可力道渐弱的苗头,林昆这时突然的一记三棱军刺如同直捣黄龙一般杀过来,图卡措手不及是一方面,另外也被林昆身上所爆发出的那一股子无可匹敌的气势给震惊了…… 噗嗤! 一声轻响,那三棱军刺直接扎进了图卡那宽厚的胸口里,图卡的眼珠子一瞬间瞪的老大,低下头看着没入胸腔的三棱军刺,腥红的血水快速的顺着军刺上的放血槽淌了出来,吧嗒吧嗒的落在地上。 图卡张开嘴巴想要惨叫,可刚一张嘴,嘴巴里便喷出了一大团的血水,呛的他哽咽的发不出声音,这是心脏被扎破了,血水灌入了气管的结果。 唰! 林昆一把将三棱军刺抽了出来,方才气势如虹、猛如恶虎的图卡,顿时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砰噔的一下倒了下去。 图卡这一倒下去,走廊里剩下的一群人懵了,一个个满脸胆颤的看着林昆,看着他手中滴血的三棱军刺,仿佛见了嗜血的阿修罗一般。 吧嗒、吧嗒…… 血水顺着三棱军刺,一滴一滴的落在地上,每一滴鲜血摔的四分五裂,将地面染红。 林昆向前走了一步,人群中的另外一个满脸杀气腾腾的大汉保利,刚才本来是要上前和图卡一起夹击林昆的,可没想到林昆只出手一下,便将图卡给毙命了,保利那浑身的杀气,马上就熄灭了大半。 他是拿着高额的工资保护在查铎的身旁,可命是自己的,以为谁都有为了主子可以生命的气魄呢?华夏有句老话,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命都没了要钱有啥用,也别跟他们讲什么江湖道义不道义的,就他们拿钱保护的那些大哥,有几个是真正讲究道义的,都是群鸡鸣狗盗之辈。 保利随着人群一起往后退,他这一退所造成的直接影响,就是众人的脚步退的更快了。 林昆一步步向前,身后姚老六、腾远、李旭飞三人,则拖着受伤沉重的身子如同慷慨赴义的革命烈士一般追随在身后。 走廊是有尽头的,慢慢余下的十几个人,全都到了死胡同里,而这死胡同的旁边就是查铎的办公室,众人互相簇拥着,所有人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向前后退,后退,也亏得这是顶楼,如果只是二三楼的高度,这些人早就推开窗户跳下去了。 “我看你们谁还敢退,退一步杀一次,退两步尸骨无存,退三步灭你家妻儿……” 忽然,冷冰冰的声音,从林昆等人的身后传来,一个身材高瘦的俄国男人,正半低着头一步步的走过来,这男人的脚步很轻,可身体里却像是凝聚了强大的力量,在场的所有人,也只有这个男人,让林昆第一次感受到了一股冰冷的威胁。 林昆回过头,这男人的脚底下突然一个箭步前冲,口中一声喝喊:“你们刚才退后的每一个人,我都记住你们的模样了,想要将功赎罪对得起老大,就拿出一个战斗民族该有的斗志,杀了这些人!” 这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刚才和查铎在办公室里议事的那个年轻人,外界都传三狮帮派老大查铎的手底下有多少个高手,实际上这些年过去了,那些个高手不是死在了他的疑心算计上,就是死在了对手的暗害上,如今他的手上出了保利以及刚刚被林昆一刀毙命的图卡,唯有眼前的这个年轻人,算得上他手下的王牌高手。 这个年轻人叫舍普瑟夫,不过三十出头的年纪,便已经是鲁西卡里市公认的高手,而他的可怕之处不光在于他的身手,而是他言行律己,几乎找不到任何的破绽。 普通的一些个道上的高手,极有可能沉迷于女色酒肉,舍普瑟夫却是个素质主义者,而且是一个虔诚的基督教徒,外人想要从他的生活上找到漏洞几乎不可能。 舍普瑟夫的身手,是跟随着俄国的一个老武道家所学习,青出之于蓝而胜于蓝,他出师之前就曾将他的师傅打败。 舍普瑟夫脚尖在地上一点,手中的两把长短刀,向着姚老六三人的喉咙就划了过来,他的意图十分的明显,出手便是要见血封喉。 林昆见此情景可不敢有丝毫的大意,万一有个什么闪失,以姚老六三人此时的状况,肯定是要殒命于此的,这是林昆绝不容许发生的,手中的三棱军刺猛的一甩,冲着舍普瑟夫就飞了过来…… 呼啸一声,三棱军刺的速度极快,几乎如同一道暗金色的闪电,瞬间杀至,舍普瑟夫大惊,赶紧向旁边躲闪了一下,而正是这一下,跟了林昆足够冲过来保护姚老六三人的时间,他一个箭步冲至,紧跟着扬起拳头,奔着舍普瑟夫的胸口就砸了过来,舍普瑟夫马上挥动着刀子迎击,脸上一瞬间的战意更是高昂起来。 双刀对空拳,不用看也知道是舍普瑟夫占了优势,姚老六三人脸上的表情一惊,同时大喊道:“林昆,小心啊!” 林昆的双拳并不是真的攻击,一个虚招之后,脚底下一个错步,绕到了舍普瑟夫的身后,一抬手将扎在墙上的三棱军刺抽了出来,然后飞身一个力劈就向舍普瑟夫劈了下来。 舍普瑟夫的速度也是很快,一个转身就举起了手中的双刀一前一后的迎击了上去。 姚老六三人暂时没动,那一群已经退到了墙角的俄国大汉也没动,众人的目光一瞬间全都锁定在了林昆和舍普瑟夫的身上,想要看看这两人最终到底谁会活下来。 林昆的实力如何,姚老六三人自然清楚的很,而舍普瑟夫的实力如何,保利和他身边的这些大汉,心里头也都十分的清楚。 常言道两虎相争必有一伤,在彼此的眼中,他们都希望伤或者死的是对方。 叮铛的一声清脆声响,三棱军刺和舍普瑟夫手中的双刀交击在了一起,强大的力量对决,迸溅起了一阵的火花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