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六百四十章:杀人巷 - 神兵奶爸

第二千六百四十章:杀人巷

挂了电话,林昆急匆匆的离开了别墅,在小区的外面拦了辆出租车,直奔姚老六在电话里说的酒店,现在还不到夜里十二点,也只是刚刚入夜,繁华的街道,街灯繁华,无数的人影在夜色慵懒…… 出租车停在了酒店对面的一条街上,姚老六和腾云、李旭飞三人早已经到了,他们在接到电话后的第一瞬间,便赶过来了。 思索再三之后,还是决定向林昆打电话汇报一声,他们没有想过要将林昆牵扯进来,他们本来就有义务辅助林昆,身为国安的人,对于生死的觉悟早就看淡了。 三人在酒店对面的一个巷口里,这巷子很宽广,甚至可以称之为一个大胡同,到了入夜时分,不少的小商贩在这里摆起了小摊儿,和华夏的小吃街差不多。 林昆下车给姚老六打了个电话,得知他们就在这个巷子里,便向巷子里走了进去。 可刚一进到这个巷子,林昆就觉得有些古怪,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儿,这条巷子四周干净整洁,可和他印象中小吃街的脏乱差格格不入,还有就是这条小吃街上的人,虽然男人女人都有,可几乎都是年轻人,而且男女比例严重失衡。 更为重要的是,身旁路过的男人,每一个身上都带着杀气,并且有意无意的向他看来。 林昆暗暗的深呼一口气,向着巷子的深处走去,如果说最好的退路,就是现在退到巷子外,可姚老六等人在巷子里,如果他这时退了出去,三个人势必危险了。 越往巷子的深处走,林昆的心便是越凉,这条巷子似乎比看上去要深,四周都是高大的楼房墙,尽头一个死胡同,完全就像是在这个大街上,开辟出的一个杀人场。 哗啦啦…… 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阵钢铁摩擦的声音,林昆眉头一挑,回头一看,只见巷口的地方,开来了一辆工地施工的大卡车,几个穿着施工服装的工人,在巷口拉起了铁围栏,这样一来巷子就完全和外面隔绝了。 这绝对是不正常的,试想一下,一个热闹的胡同里人来人往,突然胡同口的地方被拉起了隔断,而周围所有的人对此都视而不见,反倒是将目光向你一个人看过来…… 这就是林昆现在的感觉,但他仍装作若无其事向巷子的深处走去,终于在巷子的最深处的一家小吃摊前,看见了姚老六三人,他们正坐在一张桌子上,面前摆着热腾腾的吃食,但谁也没有动筷子。 见林昆过来,姚老六三人面色难看的看过来,林昆冲他们打了眼色,让他们暂时稳住,三人心领神会,也都坐着不说话。 “总算找到你们了!”林昆突然一笑,装作若无其事的坐在了姚老六三人的面前,看了一下桌子上的东西,笑着说:“这都是俄国的小吃吧,你们怎么不动筷子?” 姚老六笑着说:“这不就等你来么。” 林昆笑着说:“吃的就算了,我已经吃过东西了,就喝点东西吧,老板,有什么喝的没?”回过头向小吃摊老板看去。 这老板是一个半老的俄国男人,光着膀子一脸的油光,嘴里叼着一根牙签,闻声嘬了两下牙签,道:“啤酒还是格瓦斯?” 林昆笑着说:“来一杯水就好了。” “没有!” 这俄国男人直接将嘴里的牙签一吐,端着一大杯的扎啤就走了过来,“只有这个了。” 砰…… 刚才还说有格瓦斯可以选,现在就只有一个了。 “我们不想喝这个,老板你看能不能……” “不能!” 不等林昆把话说完,俄国男人直接一只脚踏在了旁边的一张空椅子上,一脸蛮横。 周围那看似繁华热闹的小吃街,一瞬间似乎也静止了,所有人都向这边看了过来。 突然,有一个年轻人向这边走了过来,紧接着人群慢慢蠕动,向林昆他们围了过来。 “赶紧喝!”摊位老板恶眼敦促,又指着桌子上的东西,道:“还有这些,都赶紧给我吃,不吃就是浪费粮食。” 边说,这俄国男人还挽起了胳膊要干一架。 林昆看了一眼桌子上摆着吃的,还有那扎啤,心里已经明白了,这些吃的肯定不简单,他们若是吃上一口,恐怕马上就会中毒暴毙。 “算了,吃的没什么欲望,喝的也没欲望……兄弟几个,我们还是走吧。” 林昆站了起来,冲姚老六等人招呼了一声,作势就要走。 “想走?”摊位老板马上动手,一把摁在了林昆的肩膀上,“今天不吃完不喝完,你们谁也别想走,就算我答应,他们也不答应。” 摊位老板目光向周围一扫,周围这些杂七杂八的人各个面露凶光,有的已经亮出了腰间别着的短刀。 姚老六嚯的一下站了起来,想要开口,被林昆一个眼神阻止了,转过头看着摊位老板,笑着说:“浪费粮食确实不对,行,那我就喝一杯,然后再随便吃点。” 边说,林昆边自顾的倒上了一杯酒,眼神扫了一眼摊位老板摁在他肩膀上的胳膊,忽然间手上一动,一只手抓住了摊位老板的手腕,快速的一个反扭,就听嘎嘣的一声脆响,摊位老板顿时一声惨叫,林昆顺势将手中的酒,灌进了摊位老板的嘴里。 咕咚…… 摊位老板的胳膊瞬间被林昆给扭断了,只顾着惨叫,忽然的一杯酒灌过来一下子就喝了大半。 “兄弟们,杀!” 不等周围的众人回过神,林昆冲着早已经准备好的姚老六三人喊道,左手一甩,三棱军刺握在了手中,那乌金色的光芒一闪,直接划过了一道杀气腾腾的匹练劈向旁边一个俄国大汉的脑袋,瞬间就听噗嗤的一声轻响,这个大汉的脑袋就像是西瓜一样,轻易的就被切开了,瞬间白色的脑浆子、腥红的血水喷了一片,惨叫声还未来得及发出,就去见马克思了。 姚老六三人也动起来了,手中的家伙什向着旁边的俄国大汉就扎了过去,这时这一群俄国男人、女人才回过神来,一起掏出了腰间别着的短刀、匕首等家伙什,就向林昆四人围杀了过来…… 在马路对面的酒店里,顶楼的一间大房间,此时正亮着灯,那硕大的落地窗前站着一个中等身材的俄国男人,这俄国男人留着淡淡的胡须,手里夹着一根雪茄,左边搂着一个风姿妖娆的小妞,正自上而下的俯视着下方的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