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六百三十七章:新的住处 - 神兵奶爸

第二千六百三十七章:新的住处

阿诺昆西的一张脸,至少要比实际年龄老十岁,闲话不多说,林昆开着车,按照阿诺昆西指的路,来到了一个小区的门前。 这小区远离闹市区,看样子也有些年头了,小区门口的两棵大树异常茂盛,树下几个俄国老头正在那儿喝着啤酒聊天儿。 天儿挺热,这些老头聊的很开心,阿诺昆西让林昆把车停下来,他过去和几个老人打招呼,这些老人都认得阿诺昆西,听他们聊天知道,这些老人家都是阿诺昆西外公的旧友,阿诺昆西的外公去世了,房子传给了阿诺昆西,他们家也不差钱,这房子也就一直闲置着没有卖。 林昆开着车进了小区,在其中的一处独栋的小二楼停了下来,这小区里的建筑高矮不一,有五六层的楼房,也有是多层的小高层,还有就是这种独门独院的建筑。 要说这俄国人的建筑风格,和咱们华夏还是很不一样的。 这独门独院的房子,有三层高,其实就是一个小别墅,院子里的杂草被修剪的干净,阿诺昆西招呼林昆几个人下来,他说这院子里的花花草草都是他姥爷的那些旧友打理的,他姥爷年轻的时候当过兵,小区门口的那些老爷子也都当过。 林昆马上就明白了,怪不得刚才看见那些老人的时候,其中有两个一个少了条胳膊,一个少了半条腿,想必是战场上留下的。 阿诺昆西将林昆三人请进了别墅,将钥匙交给了林昆,笑着说:“大哥,你就放心的在这儿住吧,这里不敢说有多安全,但绝对比你住酒店安全。” 林昆笑着说:“阿诺,谢了。” 阿诺昆西嘿嘿的一乐,“客气什么,你是我大哥么,对了大哥,这房间里的东西什么都有,就是可能太长时间没用了,怕有什么故障,小区门口的安吉里爷爷什么都会修,你只要去店里找他就行,回头费用什么的,等我跟他结算。” “大哥,你和两位嫂子先在这儿到处看看,我每次来都会给那些爷爷们带礼物,今天来的太匆忙了,我得出去买点。”阿诺昆西笑着说,一个人离开了别墅。 沈曼走了过来,看着林昆说:“没看出来,他还挺孝顺的。” 林昆笑着说:“人不可貌相,第一次见面,我也觉得这小子就是个地痞流氓。” 赵颖道:“可能每个人都有善良的一面吧。” 来的路上,后面不见有人跟踪,这地方暂时是安全的,林昆和沈曼、赵颖三人便开始收拾起来,这房子也的确是太久没住了,不过好在很多家具都是用布罩着的,揭开之后下面还是很干净的。 楼上有四个房间,林昆三人一人一间,再往上有一间阁楼,房门用锁头锁着。 三个人收拾的差不多了,天色已经近黄昏了,林昆给姚老六几人打了个电话,将今天遇到的事情和姚老六说了一遍,告诉他们他和沈曼、赵颖可能已经暴露了,让姚老六他们四个人一定要小心。 挂了电话没多久,阿诺昆西就回来了,手里拎着打包好的饭菜,摆在了餐桌上,几个人便可以开饭了。 吃着饭,林昆笑着问阿诺昆西,“你为什么这么帮我,就因为想和我学华夏功夫?” 阿诺昆西喝了一大口的格瓦斯,猛的点点头,“大哥,不瞒你说,我特喜欢你们华夏功夫,再看见了你的身手之后,我甚至在想,如果李小龙活着的话,你和他……” 林昆笑着说:“别乱想了,就没有别的原因?” 阿诺昆西咧嘴一笑,道:“有,当然有了,你说那个九爷是毒枭,我可是最恨毒枭的,我以前有一个发小,我们从小玩到大,后来他死了,是车祸,但在车祸之前,他吸了很多的大麻,如果不是毒品,他就不会死,所以我恨那些贩毒的,这些年我在这富家公子圈里,也接触过不少的人,他们很多都是家世显耀,可一沾染上了毒品整个人都完了。” 几个人边吃边聊着天,这时沈曼的手机突然响了,拿出来一看是艾丽莎打过来的。 “喂,沈曼姐,你在哪里呀,我能不能去找你玩呀,今天你们匆匆忙忙的离开,没事吧?” “哦,我们在……” 沈曼刚要说,林昆挑着眉头,冲他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沈曼马上会意道:“我们现在在外面吃饭呢,不太方便你过来,等以后有时间我们再约吧,谢谢关心,我们没事。” “哦,那要是有什么事,一定要和我联系啊。” 挂了电话,沈曼看向林昆,“是那个艾丽莎。” 林昆道:“不管是什么人,目前我们都不能泄露行踪,如果这个九爷已经知道我们,应该是已经知道了,我们现在的处境很危险。” 沈曼道:“那接下来该怎么办?” 林昆道:“这个九爷应该没有离开鲁西卡里。” 沈曼道:“为什么?” 赵颖和阿诺昆西也是一副好奇的模样看着林昆。 林昆笑了笑说:“很简单,他根本没把我们放在眼里,我们只有三个人,他是这儿根深蒂固的大佬,若是换做你们,你们会怎么做?” 赵颖想了一下说:“他会把我们杀掉?” 林昆笑着说:“今天我和阿诺遇到的那个陷阱,其实就是他设下的一个游戏,他恐怕会慢慢的,一点一点的玩死我们。” 沈曼道:“那现在怎么办,我们总不能坐以待毙吧。” 林昆道:“我的朋友已经在外面搜集消息了,我们先等等看吧,目前最重要的是安全。” 阿诺昆西道:“大哥,要不我找阿夫多家的那个混蛋问问吧,就是他告诉的我们九爷的行踪,我们才差点丢了命。” 林昆微微一笑,道:“你可以打个电话试试,看还能不能联系上那个小子。” 阿诺昆西马上就打电话,结果电话里传来了空号的语音提示,他不甘心,又打了几个关系不错的圈里朋友的电话,当他挂了第三个电话的时候,一脸诧异的模样看着林昆,说话声音都在打着颤儿,“大,大哥,那,那小子死了,带着一个妞在外面野战的时候,被一枪爆头……” 林昆眉头微微一皱,道:“阿诺,你家里还有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