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三章:真相(3) - 神兵奶爸

第二百六十三章:真相(3)

第二百六十三章:真相(3) 混迹江湖这么多年,金元宗自然知道目前的情况该如何处理,只是他都这么一大把年纪了,还得在这演悲情戏,也确实难为他老人家了。 至于小优,金元宗以前是调查过的,结果没有调查出什么不妥,看来当初是他大意了,像这种伺候在孙子旁边的人,必须得把祖宗十八辈都给挖出来查一遍才行,不因为别的,他年轻的时候结怨的人太多。 金凯挂了电话,目光有些呆滞的看着林昆,道:“小优在我爷爷那里。” 林昆笑着说:“怎么了?” 金凯道:“我觉得不可能,小优平时文文弱弱的,不像是这么阴狠的人。” 林昆很淡定的笑道:“那就是她的背后另有其人,不信咱们再等着瞧,你爷爷年轻的时候树敌无数,他现在最大的弱点就是你,杀了你比杀了他更有效。” 金凯道:“你的意思是说,小优和她背后的人是冲着我爷爷来的?那我爷爷会不会有危险?不行,我得赶紧回去保护我爷爷,不能让他……” 林昆道:“得了吧你,就你现在这况状,回去只能给你爷爷添乱,他们既然是奔着你来的,只要你现在‘死’了,他们就不会再对你爷爷下手,何况他们要是想对你爷爷下手早就下手了,就不会来这招釜底抽薪了。” “釜底抽薪?”金凯不解的看着林昆。 “道理很简单,你爷爷一大把年纪不值得杀了,倒不如杀了你让你们金家偌大的产业没人继承,你爷爷有生之年也只能含恨而终,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拼了一辈子的家业无人继承,到最后不知道便宜了谁……” 金凯恍然大悟道:“我靠,原来是这么回事啊,这伙人还真特么的狠啊!” 林昆嘴角一笑,道:“我也只是推测,具体的你要先沉住气慢慢看,真相自然会浮出水面的。时间也不早了,你爷爷会派人来保护你,我就先撤了。” 林昆站起来往门外走,金凯突然叫住他:“林昆……” 林昆站住脚,“怎么了?” 金凯道:“谢谢你。” 林昆笑了笑,推开门出去。半夜过后,走廊里安安静静的,林昆晃晃悠悠的走到电梯,又晃晃悠悠的坐着电梯下楼,出了医院的大门外,他把嘴里叼着的烟点着,深深的吸了一口之后,顶着依旧淅淅沥沥的小雨钻进了车里。 今天晚上这么一顿折腾之后,老捷达浑身伤痕累累,这会儿也只是勉强能开罢了,他开着老捷达慢慢悠悠的来到了龙哥的修配厂,修配厂里的灯居然亮着,林昆从车上下来,走到了敞开的大门口,里面龙哥的那个聋哑徒弟正在忙活着,龙哥坐在旁边的一个藤椅上拿着蒲扇睡着了。 聋哑徒弟抬头看见了林昆,冲林昆咧嘴笑,林昆知道他是在跟自己打招呼,也冲他笑了笑。 聋哑徒弟认得林昆,知道林昆是龙哥的朋友,就要过去叫醒龙哥,被林昆挥手阻止了。林昆把聋哑徒弟招呼过来,指了指外面老捷达,做了一个手势,聋哑徒弟马上明白的点点,并用哑语打了个手势,让林昆放心。 林昆把车留在了修配厂,在路边拦了辆出租车,直接奔着海辰别墅区回去了,隐隐约约的似乎感觉背后一直有双眼睛在盯着自己,透过后视镜一看,只见一辆车正不急不慢的跟在后面。 林昆顿时眉头一蹙,心里暗骂了一句还真是阴魂不散,看来今天晚上不把暗地里的那个人给解决了还真是不行,冲司机师傅笑着道:“师傅,靠边停车。” 司机师傅不明所以,正好又是到了一处荒凉的地方,警惕的看着林昆道:“你想干什么?”他这是怕停车之后被打劫了,之前新闻上报过不少类似的情况,过了夜里十二点,出租车司机就是个高危的行业。 林昆看出了司机师傅的担心,指着后视镜说:“后面有车一直跟着,应该是冲我来的。” 司机师傅警惕的看着林昆,林昆嘴上这么说,但到了他这里就不确定了,说不定后面的人和林昆是一伙的,自己把车一停下噩运马上就来了。 经过了心理的一番纠结后,司机师傅不说话,也没有把车停下来,反而是将油门踩到了底,快速的向前跑去,司机师傅的想法很简单,赶紧逃离这荒凉的地方,等到了灯光繁华的地方,也就不怕他们敢轻易动手了。 林昆也没再多解释,要是这司机能甩开了后面的车也好,正好他先回家睡一觉,一切等明天再说……心脏能这么大的,估计也只有林大兵王了,对方摆明了是找他来寻仇的,他还能淡定的回家先睡一觉再说,这要是被寻仇的那人知道后,还不得气得肺都炸了。 出租车猛的提速,后面的车也跟着提速,司机师傅起初没注意到后面有辆车跟着,这一注意到之后,心里除了恐慌之外,顿时也燃起了斗志,放上了一首dj,嘴里骂道:“md跟我飙车,老子以前是赛车手!” 林昆心说有点意思,淡定的靠在座椅上,任凭这司机师傅去折腾了,只可惜没折腾多大一会儿,就听砰的一声撞击的响声,出租车被逼停了。 人家完全是有备而来的,除了后面跟着的那辆,前面还有一辆车截着呢,出租车被逼的撞在了路崖子上停了下来,前面的是一辆面包车,后面的是一辆轿车,出租车被逼停之后,面包车和轿车上马上跳下来了一伙人,这伙人一共六个,手里都拎着家伙事,鼻子往下蒙了半截面。 这明显是遇上打劫的了,司机师傅的脸都被吓绿了,转过头看着林昆哀求道:“兄弟,我这也是小本的营生,你跟兄弟们高抬贵手,放我一把吧。” 林昆无奈的道:“大哥你误会了,我和外面的不是一伙的。” 司机师傅道:“那……”话还不等说完,就听砰的一声响,一截铁棍直接砸在了挡风玻璃上,把挡风玻璃直接砸的裂开了蜘蛛纹,外面的人喊道:“开门!” 司机师傅哪敢不从,赶紧颤颤巍巍的打开车门,结果被外面的人一把拽了出去,往地上一摔,恐吓道:“识相的话赶紧把钱拿出来,哥几个只要钱。” 同时,有人探头进来冲林昆喝喊道:“你特么的也给我下来,打劫!” 林昆满脸无奈的笑,他是真懒得和这些不入流的小痞子动手,还偏偏总让他遇到这种事,在心里总结了一遍,他也算是找到门道了,让自己遇到这些个不入流的小痞子,实际是上天的安排,是对这些小痞子的惩罚。 “别墨迹,赶快给老子下来!”小痞子理直气壮的喊道。 林昆推开车门,刚一下来就有人伸出手要抓他,结果林昆反手就是一拳,直接把伸手这哥们给砸的趴在了地上,脑袋直接扎进了水坑里。 “我靠,你还敢动手!”其他的小痞子一声吼叫,一起抡着手里的家伙事就向林昆招呼过来。 这些个钢管铁棍在常人的眼里杀伤力不小,但在林昆的眼里毛杀伤力都没有,他一把抓住一根钢管,使劲的一拉,直接就将挥钢管的人拽的一趔趄,然后夺下钢管,冲着面前围上来的几个小痞子就横扫了过去。 几个小痞子马上用手里的钢管格挡,结果就听叮铛的一连串巨响,这些小痞子手里的钢管全都脱手飞了出去,握着钢管的虎口都被震裂的流血。 一时间,这几个小痞子全都吓的傻了眼了,他们只是想打劫抢点钱,谁知道竟遇到这等牛人。 林昆将手里的钢管一撅,一米多长的钢管毫不费力的被撅弯了,就好像是撅一块橡皮泥似的,把眼前的几个小痞子吓的更是浑身一哆嗦。 铛啷啷…… 林昆把钢管往旁边一丢,冲着几个小痞子就走了过来,也不多废话,挥起拳头就向他们砸了过来,一连串的惨叫声响彻在淅淅沥沥的雨夜里,小痞子一个接着一个倒下,趴在地上的司机师傅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幕发生在自己的面前,脸上满是震惊。 下车后,司机师傅无论如何也不肯收林昆的钱,今天晚上拉的要不是林昆,他损失多少钱先不说,一顿暴打肯定是逃不过的,那些抢劫的习惯性的会先暴打当事人一顿,然后再要钱,这样抢的会比较多。 最终,林昆顺着车窗塞了一百块钱进去,然后转身走进了别墅区的大门。 刚到七号别墅的大门口,忽然看见二楼的阳台上站着一个人影,仿佛一个鬼魅一样,林昆把刚掏出来的钥匙收了起来,冲那人影淡淡的一笑,道:“咱们换个地方吧。” 那人影从阳台上跳了下来,一个翻身跳出了墙外,阴森的冲林昆一笑,“好!” 林昆马上认出了拓跋阿甲,表情微微一怔,继而笑道:“原来是你。” 拓跋阿甲道:“我来找你报仇,三年前你杀了我兄弟,今天我要你偿命。” 林昆笑着摇头,道:“你怎么就不明白,你不来找我,你还可以多逍遥几年,你来找我,是把你自己往绝路上推。” 拓跋阿甲冷哼一声,“你太过自信了吧。” 林昆笑道:“我漠北的狼王,说这话算太过自信么?” 拓跋阿甲道:“别废话了,赶紧找地方吧,否则我现在就把你解决了。” 林昆呵呵的笑了笑,走在前面向海边走去。他不想在这别墅区里折腾出动静,把公德上说深更半夜的打扰人休息不好,另外这小区里到处都是监控,该避一避还是需要避的,拓跋阿甲也是考虑到了这一点,如果他今天晚上如愿把林昆给解决了,要是被监控给记录下来的话,他很难离开中港市的,即便离开了中港市也很难离开华夏返回越南。 夜空有雨,海边有风,海风阴冷的吹在身上,拓跋阿甲先停了下来,冲林昆喊道:“好了,就在这了!” 林昆回过头,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嘴角微微的一笑,“好,就这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