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六百三十四章:突变 - 神兵奶爸

第二千六百三十四章:突变

两人上了楼,来到了十三楼的一个房间门前,阿诺昆西看了一眼手机上的地址,再次确认之后,道:“大哥,就是这了。” 林昆示意阿诺昆西不要出声,抬起手敲了敲门,房间里并没有声音,等林昆抬起手准备再敲门的时候,这时房间里突然传来一声尖叫,一个女人的尖叫声。 紧接着房间的门被打开了,里面站着一个披头散发、衣衫不整的俄国女人,即便是如此凌乱的模样,也难掩其水性杨花的芳姿。 “来人啊,快救人啊……”女人推开房门便是大喊,见到林昆和阿诺昆西吓了一跳,但也顾不上那么多了,拽着两人就往屋里拖,“快帮帮忙,救救他吧。” 这是一处公寓,房间的面积不大,也就五十平米左右,从门口进来便能看见床,此时床上正躺着华夏模样的老男人,年龄五十往上,正在那儿浑身抽搐口吐白沫。 林昆赶紧走到了床边,阿诺昆西则询问女人到底怎么回事,女人吱吱呜呜,“刚才我们俩本来要做那件事,结果他突然就这个样子了……” 床上躺着的男人浑身上下赤光光,林昆仔细端量了一番,马上就发现了症结,估计是这老家伙的壮阳药吃的太多,身体遭到了反噬,缩阳了。 林昆冲阿诺昆西招呼了一声,“阿诺,过来搭把手,把他给我扶起来站好了。” 救人要紧,阿诺昆西赶紧过来将男人扶了起来,林昆抬起脚就踹向了男人尾椎的位置。 砰的一声响,男人的症状依旧没有缓解,林昆此时站在男人的身后,冲阿诺昆西问道:“怎么样,出来了没有?” 阿诺昆西道:“什么东西?” 林昆道:“你低头往下看。” 阿诺昆西的眼珠子顿时瞪大,“这神马情况!” 林昆砰的又是一脚踹了过来,阿诺昆西不知道林昆在干什么,连忙劝阻说:“大哥,你这是要把他给踹死么,在我们俄国杀人,尤其是蓄意杀人可是犯法的,可能你和那个女的有点关系,可这女人姿色一般,尤其和两个嫂子比起来……” “闭嘴!” 林昆一声喝止,脚底下一连又踹了三脚,突然就听噗的一声响,阿诺昆西扶着的老男人居然不抽搐了,阿诺昆西低头往下一看,就见老男人的东东钻出来了。 阿诺昆西慢慢的把这老男人放在了床上,抬起头看着林昆一脸崇拜,“大哥,你真有两下子啊。” 林昆不废话,直接找来了一杯凉水,直接泼在了这个老男人的脸上,这老男人马上打了激灵,老眼浑浊的看着林昆和阿诺昆西,“你,你们是谁啊?” 阿诺昆西马上不乐意了,“什么口气啊,刚才明明是我和大哥救了你。” 这老男人长长的缓了一口气,又向那女人看了一眼,道:“我以为你男朋友回来了。” 女人整理着身上的衣服,去给林昆两人各倒了一杯水过来,水性杨花的一双眸子在看向两人的时候,故意眨了两道秋波。 林昆看着眼前的老男人,这老男人没羞没臊的,也没想着先把衣服穿上,倒是一副警惕的模样看着林昆和阿诺昆西,“刚才你们救了我,我很感谢,也没什么可报答的,这点心意希望你们别拒绝。” 说着,随手从床头拿了一个手包,从里面抽出了一沓俄国钞票,丢到林昆和阿诺昆西的面前,轻咳了一声说:“两位慢走,我就不送了。” 林昆自然看不上这点钱,何况他来的目的也不止于此,阿诺昆西就更看不上这点钱了,马上就站了起来怒道:“老家伙,你也太不识抬举了吧,拿这么一点钱就想打发我们?我们好歹是救了你们一条命……” “够么?” 不等阿诺昆西将话说完,老男人又拿出了一沓钱,丢在了林昆的面前,“不够的话还有。” 阿诺昆西要发怒了,他一个堂堂的阔少富二代,哪能容许得了别人这么拿钱砸他,要说是搬来个金山银山也就算了,可丫的就拿这么点钱,一个手包里能塞下多少? 阿诺昆西马上就想给这老头一拳,让他好好的清醒一下,别在这自以为是了。 林昆这时冷笑了一声,“你是九爷?” “你认识我?”男人脸上的表情一愣,眯着眼睛看着林昆,“小子,你什么来头?” 林昆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冷笑了一声,便摇起了头,“你不是九爷,但你应该认识九爷吧。” “小子,你说什么呢,我就是九爷,你是哪儿来的,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儿?” “九爷,那是曾经黑河省的大毒枭,而你一看就是一个普通的老头儿,身上的肌肉都松弛了,脸上也没什么光泽,你恐怕就是一个被拉来在这儿当障眼法的吧。” 林昆眼神中的目光突然一冷,鄙视的床上的老男人紧张的哆嗦了一下,身体不由的往后退了一下,“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九爷在哪?我只问你这一次,不说的话。”林昆右手一甩,将银色的沙鹰之王握在手中,这硕大的手枪马上就惹的阿诺昆西一阵惊艳,赞叹道:“好枪啊!” 枪口对准了眼前的这个老男人,这老男人马上脸色铁青,刚才拿钱出来的神气劲儿没有了,嘴唇哆嗦着说:“别,别杀我,我真不认识你说的九爷,我是做海鲜生意的,别人也都喜欢叫我一声九爷,我……” 咣! 枪声响起,似乎隔着厚厚的玻璃从外面传来,紧接着喀嚓的一声响,窗口处的玻璃猛的炸裂开来,一枚子弹奔着林昆就飞了过来,林昆听到枪响的一刹那,已经做出了躲闪的动作,同时一把将旁边的阿诺昆西给撞倒在地,子弹噗嗤的一声响,被林昆躲过之后,直接击中了老男人的脑门。 脑门瞬间炸裂了开来,那脑袋就像是一个被开了瓢的西瓜一样,脑浆子和鲜血四散喷溅…… 嗒嗒嗒…… 窗外又传来了一阵急促的冲锋枪的声音,林昆赶紧拉着已经被吓傻的阿诺昆西躲在了床边,房间里的东西被打的一片狼藉,那个水性杨花的女人,浑身被打成了筛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