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二章:真相(2) - 神兵奶爸

第二百六十二章:真相(2)

第二百六十二章:真相(2) 离开了楚相国的别墅,林昆直接回道了市中心医院,在市中心医院他也算是有熟人,只要一提宋家城的名字,别说那些个主任还是专家的,就是院长也得给面子,他离开前特意让院方好好得照顾金凯,重要的是一定要封锁消息不能让外界知道,医院当班的这些个医生和护士知道林昆和宋家城相识之后,一个个全都满口答应,并尽心尽责的照料金凯。 推开病房的门,屋里一股浓浓的消毒水味,林昆叼着个烟卷进来,但并没有点着,住院部里是禁止吸烟的,这点基本的公共文明他还是知道的。 林昆坐到了病床旁,把烟放在嘴唇上吻了吻,这一系列的动作配合上他脸上吊儿郎当的表情,实在令人难以相信这厮过去竟然是漠北的狼王,正常情况下一提到漠北的狼王(漠北军区的兵王),那给人的感觉肯定都是果断而又充满戾气,总之绝对不会像这样一副吊儿郎当的气质,像这种气质最直接能让人联想到的就是市井上的那些小痞子。 经过医院的二次包扎处理完之后,金凯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主要是失血导致的头晕,否则在此时这种浑身疼的仿佛要裂开一样的情况下,是很难睡着的。 林昆这边刚坐下,金凯就睁开了眼睛,他抿着嘴唇忍着疼痛说:“你来了。” 林昆笑着说:“怎么样,我就说你死不了吧。” 金凯嘴唇有些泛白,笑着说:“是啊,你的话挺靠谱,你不怕我的话不靠谱么?” 林昆哦了一声,笑着说:“不怕,我对你金大少的本质还算是了解那么一点点,你应该不是那种言而无信的人,即便你言而无信,我也无所谓,大不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一刀剌开你的气管,然后抛尸荒野。” 说着,林昆还故意做了一个抽刀的动作,吓的床上的金凯顿时就是一哆嗦,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把自己呛到,到今天他才算是真正见识到百凤门这位二当家的厉害了,他金大少平日里也算是阅人无数,看走眼的人不多,百凤门的这位二当家绝对是其中之一。 缓了一口气,金凯叉开话题问道:“林二当家的,你不让我通知我爷爷,那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林昆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笑着说:“过去两个多小时了,冲你使阴招的人也该露出马尾了,你现在可以给你爷爷打电话,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一下。” 金凯马上摸手机,摸了半天没摸出来,这才想起来自己的手机被林昆给拿走了,于是伸出手向林昆要道:“我手机呢?” 林昆很果断的告诉他:“扔进车里一起炸了。” 金凯立马倒吸一口凉气,那手机可是他刚买的大苹果,说被炸就被炸了,不过和他那奢华昂贵的阿斯顿马丁比起来,一个手机又实在不算什么。 林昆掏出他的山寨手机递给金凯,金凯握在手里沉甸甸的,要说这国产的山寨手机也是真给力,不管做工好坏,至少给人的感觉很实在。 金家的别墅里,金元宗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人到了年纪睡眠自然就少了,再加上金元宗本来就有失眠的毛病,每天晚上都要过了十二点才能有睡意,他正在看一个国际化的军事节目,他对国家的军事一直都是很好奇的,时而的他会幻想,倘若真的有来生,那他一定要到部队里谋个一官半职,手底下领着一群大头兵,架着飞机大炮威风凛凛。 金元宗最近总会幻想着下一辈子的事,每次幻想的时候他都血脉喷张的,每次幻想过后又会说不出的失落、恐慌,因为他越来越意识到自己老了,自己的人生怕是要走到尽头了,他此生也没什么大的遗憾,唯有不放心的就是他的独孙金凯。 早年的杀气太重,到了晚年为了洗刷自己身上曾有的罪孽,金元宗选择了戒斋信佛,佛家所云的因果报应他深信不疑,包括早年失去儿子和儿媳妇,他都将这作为自己的因果报应,就是因为自己早年的杀孽太重,破坏了无数个本来和睦的家庭,所以最终报应才落到了自己的头上。 金元宗只有金凯这么一个孙子,他对金凯的期望一直是很高的,他希望金凯能够守住他拼了大半辈子的家业,更希望金家的产业在孙子的掌控下能够更上一层楼。 金元宗的心里也知道,希望总是美好的,现实却总是令人感到无奈,首先孙子太年轻了,太像年轻时的自己,无论气魄还是做事的格调都像,但孙子跟他最直接的差别在于,早年的时候他是吃过苦头的,而孙子从出生到现在一直都是含着金汤匙长大的,没有经历过种种的磨难,光凭性格和自己相似,他也不相信孙子能够做出什么成绩来,换句话说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他也不奢望孙子能发扬家业了,能守得住就行。 已经十二点多了,金元宗有些困了,他从沙发上起来准备上楼睡觉,老管家急匆匆的向他走过来,道:“老爷,小优小姐过来了,说是有事要见你。” “哦?”金元宗摆了摆手,打着呵欠说道:“我困了,让她明天再来吧。” “她说有急事……”老管家看着金元宗的脸色,小心谨慎的说道:“是关于少爷的。” “哦?”金元宗没有意识到什么反常,随口问了句:“这小子又惹祸了?” “不是,少爷他……”老管家实在是不愿意说出后面的话,他怕金元宗会受不了,虽然消息暂时还不确定,但总不会是空穴来风。 “老陈啊,你今天这是怎么了,说话怎么还吞吞吐吐了,有话直说无妨,要是那小子又惹祸了,我肯定好好的收拾他,我也想过了,就是因为我从小就纵容他,才导致了他今天放荡不羁的性格,这样以后很难继承金家的。”说完,金元宗又打了个哈欠,拍拍老管家的肩膀说:“时间不早了,让小优先回去,有什么事你看着安排一下就好了。” “老爷……” 金元宗向楼上走去,老管家又喊住他,“少爷他,少爷他好像出事了。” “嗯?”金元宗觉察出了老管家脸上的表情不对,意识到了事情恐怕不像自己想的那么简单,眉头轻轻的一蹙,问道:“小凯到底出了什么事?” “少爷他……他……”老管家依旧是无法开口,脸上为难的表情深深的纠结在了皱纹里,这时小优——金凯的秘书走了进来,一脸慌张痛心的表情道:“老爷,少爷他……他连人带车摔到了山下,回不来了。” 说着,两行热泪顺着小优的眼眶滚落了出来,看在不知情的人眼里绝对是真情流露。 “什么!?”金元宗的身体猛的一摇颤,差点直接从楼梯上摔下来,他无法接受的看着梨花带雨的小优,道:“小优,你再……再给我说一遍。” 小优哭哭啼啼的道:“老爷,少爷他连人带车摔到了山底下,再也回不来了……” 呼通,金元宗直接一屁股坐在了楼梯上,他中年丧子,孙子是他人生唯一的希望,本想着百年之后将偌大的家业托付给孙子,可现在孙子也夭折了,他花了大半辈子拼来的家业,竟然要落得无人继承的境地,他这一方面要承受丧孙之痛,另一方面也要承受毕生心血无人继承的痛。 一瞬间,金元宗老泪纵横起来,他的哭声从胸腔里发出来,泪水尤如决堤的洪水奔发出来,很快就将他那满脸的皱纹掩埋,他声嘶力竭的仰天问道:“天呐,我该有的报应已经得到了,你怎么还不肯放过我!我戒斋信佛念经了这么多年,难道还不够洗清当年我犯下的罪孽么!” 一旁,老管家也跟着哭了起来,他是看着金凯长大的,这么多年早就有了感情。 小优一边垂泪,一边偷偷打量金元宗悲伤欲绝的表情,嘴角暗暗浮现一抹得意的笑容,同时耳朵里嵌着的隐藏式蓝牙耳机传来声音:“姓金的也有今天,真是太大快人心了,哈哈!” 悲伤隆隆的袭来,金元宗哭的老眼昏花,兜里揣着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他一向都是手机从不离身的,他悲伤的本来不想接听电话,可那手机就是倔强的嗡嗡的震动着,最终他哭着眼泪将手机拿了出来,上面竟然是一串陌生的号码,他随手将电话挂断丢到了一边,可没过上两秒钟又震动了起来。 老管家把电话捧了起来,递给金元宗道:“老爷……” 经历过人生的大起大落,金元宗的心性早已经磨练的天塌不惊的,要不是听到了金凯的噩耗,当下还真没有什么事能让他如此的失态,他深吸了一口气稳定住心神,拿起电话走到了一旁,“喂,我是金元宗。” “金老爷子,我叫林昆,我知道关于你孙子的消息,你先淡定一点,不要露出任何的马脚。” 金元宗满头的雾水,心里马上浮现一抹希望,他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比较正常,道:“什么事?” “你孙子没事,有人想要陷害你孙子,但他命大被我给救了,我想陷害你孙子的人现在说不定就在你那,你一定不能让他看出来马脚,懂么?” “嗯。”金元宗应了一声,脸上虽然依旧是老泪纵横,但心却不疼了。 “爷爷!”电话里传来了金凯的声音,金元宗脸上的表情本能的浮现出一抹惊喜,但马上就被他压制了下去,声音低沉的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金凯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金元宗毫不露痕迹的挂了电话,再抬起头看向小优的目光里充满了怀疑,不过却没有表现出来,依旧是一副伤心欲绝的模样,老管家不知道事情的真相,哭的愈发的悲伤起来,最终金元宗没怎么样,老管家直接哭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