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六百二十五章:姚老六 - 神兵奶爸

第二千六百二十五章:姚老六

华夏的老话说的好,百善孝为先。 赵颖是一个孝顺懂事的女儿,为了能够寻找到父亲的下落,哪怕只是一个确定的死讯,他不远千里的来到了俄国,冒着可能丢了生命的危险而不顾,她只想找到九爷,把他抓起来然后问他一句,她父亲到底是生还是死,如果是死,当年父亲是怎么死的,尸体又在什么地方。 时间一晃到了八点,赵颖哭过了,心情也好了些,冲林昆说了声谢谢,便回到房间。 林昆则掏出手机,按照张垚给他发来的号码拨了出去,接电话的是一个大嗓门,张垚给的备注名称是姚老六,也不知道这姚老六的年纪,林昆笑着说:“姚兄,我是林昆,是张哥给的我你电话。” “林昆?不知道,老子正打麻将呢,挂了挂了。”电话里的大嗓门很是不耐烦,电话被挂断的一瞬间,就听里面有人大喊:“胡了!”接着便是一阵嘈乱。 林昆的脑门上耷拉下一层的小黑线,张垚这是给他安排的什么帮手啊,说话这么冲。 结果,没过上半分钟,林昆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来电的正是刚才的姚老六,这次声音可是客气多了,“是林大校么,刚才实在不好意思,咱们哥几个没啥事,就凑到一起打了局麻将,没想到这一晚就是一宿,我这输的有点多,所以……” 林昆也不是计较的人,笑着说:“姚兄,没关系,咱们都是东北人,没那么多计较,我给你打电话是想约你见个面,你看你什么时候方便,时间地点你定。” 姚老六马上说:“方便,我随时都方便,林大校你一句话,我马上就去你那儿。” 林昆笑着说:“不用,你们现在在什么位置,我过去就好,我这里不太方便。” “成,我们现在的位置是xx路322号。” “好,我马上过去,姚兄你们先玩。” 挂了电话,林昆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就出门了,按照姚老六给他的地址,打了辆车就赶了过去,双方距离的位置并不是太远,大约半个小时以后,在一处普通的小旅店的门口下车,就见旅店门口的台阶上,一个华夏的男人正在抽烟。 这华夏男人看起来三十多岁,皮肤很黑,国字脸浓眉毛,嘴唇有些厚,见林昆从车上下来,这男人抬起头疑惑的打量过来。 当林昆走到门口,路过这个男人身旁的时候,这男人站了起来,道:“你姓林?” 林昆停下脚步,笑着说:“是啊,你是?” 这男人马上哈哈一笑,道:“我就是刚才打电话的姚老六,哎呀,可真看不出来,林先生你年轻有为,快里面请里面请。” 在大街上人多眼杂,姚老六不敢直呼林昆林大校,所以用‘林先生’代替。 林昆跟在姚老六的身后进了旅店,这间旅店门头不大,里面的装修可很不错,两人踩着楼梯一路到了三楼,推开了其中的一个房间,房间也很宽敞,屋里有三个男人,这三个男人的年纪都和姚老六差不多,此时有的在玩手机,有的躺在床上眯觉,还有一个正坐在窗边抽烟。 “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林大校。”姚老六大着嗓门冲三个人笑着道。 玩手机的停下来了,床上眯着的也醒过来了,坐在窗边抽烟的也把烟给掐灭了,三个人一起过来,主动和林昆打招呼。 算上姚老六,这四个人看起来虽然懒散,不过都很客气,林昆和他们几个坐下来后,直接开门见山的说明了现在的情况。 要说,之前张垚要派人来协助的时候,林昆是拒绝的,他暗杀的那几个目标已经很明确了,已经不需要再有什么后期的协助了,只是沈曼他们要找的这个九爷有点棘手,正好姚老六他们四个派上用场了。 姚老六他们四个人先自我介绍了一下,姚老六不用多说,剩下的三个一个叫张牙子,一个叫腾远,还有一个叫李旭飞。 他们几个过去都当过兵,姚老六当初在军区里,还是一个优等的特种兵,军区大比武的时候,拿过一个三等奖,很了不起。 听了林昆的陈述,四个人没有说话,而是互相看了一眼,他们倒不是在想什么推脱的话,而是一起估摸着这件事该怎么办。 最终由姚老六开口,道:“林大校,这件事虽然棘手,不过也不难办,这里其实和我们华夏一样,地下世界里乱的很,我们只要拿着九爷的画像,去找一些道上的人打听消息,付他们些佣金就成了。” 说着,姚老六话音微微一顿,“你能来找我们,我也知道是为什么,你的身份现在不能暴露,所以你放心,咱们兄弟几个,一定把这件事给你干的漂漂亮亮的。” 有了姚老六的保证,林昆的心里也算踏实了,四个人都是东北人,这东北人见面,都喜欢吃一顿肉,喝一顿大酒,于是中午这顿饭,林昆是留在这儿和姚老六他们一起吃的,不过大家伙都没喝酒,吃过了饭之后林昆打车回到酒店,而姚老六他们几个则开始着手行动。 已经知道这个人长的什么模样,林昆相信姚老六他们能给找出来,也正如姚老六所说,林昆不自己去办这件事,是怕身份暴露,而姚老六等人就不一样了,他们是国安局特别行动处的编外人员,随便伪造一个什么身份都可以,而且他们在黑河省也不出名,不像林昆身份那么敏感。 林昆这边的事情正有序的进行着,而华夏红会所,在凌晨三点钟的时候彻底乱成了一团,有服务员上楼打扫卫生,路过华大宝办公室门口的时候,问道了一股浓浓的腥臭味,这小服务员就疑惑怎么回事,她没敢擅作主张,就去找了领导汇报,领导本来是想找会所的经理汇报的,结果不见经理人应,于是只好亲自上楼去敲敲门,结果敲了半天也没人开,最终找来了两个保安把门给撞开了,结果一看屋里的情形,顿时吓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