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六百二十三章:问出线索 - 神兵奶爸

第二千六百二十三章:问出线索

眼前的场景十分的惨烈,血腥弥漫在这大办公室里,会所的经理只觉得背脊上直冒冷汗,整个人也仿佛一下子被抽离了灵魂一样,两条腿一软倒在了地上,脑袋就像是捣蒜一下,砰砰砰的往地上磕,嘴里哆嗦的喊着:“饶命,饶命啊……” 林昆笑着说:“我又没说要杀你,你怕什么?” 这会所的经理脑袋磕在地上不敢抬起来,道:“我……我什么都没看见,没看见……” 林昆不理会这个会所经理,重新来到了华大宝的身前,此时的华大宝已经嗅到了死亡的气息,他低估了林昆,并且是严重低估,他忍着身上的疼痛,倒吸着凉气,问:“你到底是谁派来的?” 林昆根本不答,笑着说:“放心,肯定不是你那些仇家派来的,我问你最后一句,九爷这个人,你到底知道不知道?” 华大宝眼底的表情恍惚,只是一闪而逝,可哪里逃得过林昆的眼睛,看来黑河省警方得到的信息不错,这个九爷的确是在鲁西卡里了,而且从华夏红会所下手也一定能找到线索,只是如果用正常的手段来找到线索,不知道要猴年马月。 华大宝最终的表现,还是出乎了林昆的意料,直到被林昆一点一点的折磨死,他依旧是绝口不提有关九爷的任何事情,从始至终都是一句话:我不认识什么九爷! 倒也是条汉子…… 林昆将脖子被扭断的华大宝丢在了地上,他的心中没有怜悯,华大宝这种恶人,手上沾染过的人命,杀害过的无辜人何止三两个,如果说众生平等,那他就属于打破平等的那类人,林昆这是在替天行道。 华大宝死了,办公室里剩下的几个人,全都看的呆了,脸上悲伤表情最浓的是华大军,华大宝是他的堂哥,兄弟俩的感情从小到大一直很好,华大宝在鲁西卡里立足之后,也马上从老家把他找了来。 堂哥死了,华大军内心里一直敬仰的堂哥死了,他此时看向林昆的眼神里满是怨怒,一腔的怒火似乎随时要将林昆杀死。 可惜,他没那个本事,最终也落得和他堂哥一样的下场,嘴硬什么都不肯说,林昆就痛快的下了杀手,不留一点余地。 地上那七零八落的几个小弟,有的已经死了,有的正在垂死挣扎着,林昆挨一个人的问了过去,这些人口径都是统一,临死的那一刻也不说有关九爷的任何事。 九爷,这个名字第一次让林昆重视了起来,最初听刘峰和沈曼等人的叙述,他只当做是一个普通的毒枭,普通的毒枭,乃至金三角的大毒枭,当初他都杀过,但还没碰见一个毒枭,能让这一屋子的人,到死连他的名字都不肯承认的。 这个九爷不简单,一定不是泛泛之辈。 房间里除了血腥,突然又多了一股骚臭的气味,一直跪在地上的会所经理,这会儿瘫软的坐在地上,他的屁股下面一片的湿泽,屎和尿一并被吓的喷了出来。 不能留活口,这是今天晚上行事的嘴基本原则,不然的话林昆他们三人的身份就会暴露。 可当林昆走过去,也不打算继续问了,直接结果了这个会所经理的时候,他突然哆嗦的开口了,道:“兄,兄弟……” 林昆没有说话,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会所经理捱了一口唾沫,道:“我,我要是说了九爷的事儿,你是不是能放我一马。” 林昆脸上的表情微微一怔,这可是意外收获,嘴角笑了笑,说:“说来听听。” 会所经理不敢讨价还价,道:“九爷我知道,他是我们鲁斯卡里的大人物,但是很少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也就是九爷这个身份,我也是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我们宝爷和他谈生意,才知道的……” 林昆搬了张椅子坐下,听这会所的经理慢慢讲事情的前后说完,沈曼这时扶着赵颖在办公桌后坐下,林昆刚才突然暴起杀了这么的人,对于小丫头的心灵冲击很大。 足足用了十分钟,会所经理才结结巴巴的将有关九爷的事情说完。 那是一天晚上,就在这家华夏红的会所里,三楼的天字一号包间,华大宝约了一个人来谈生意,这人乍一看就是一个普通的街上老头儿,进会所之前还被保安给拦下过,后来这老头身边的一个保镖,直接将枪掏出来顶在了保安的脑门上,老头儿又让手下给华大宝打了个电话,没等上两分钟,华大宝便带着小跑从会所里出来,亲自将老头儿迎上楼,而那个拦住的保安被华大宝亲手甩了两个耳刮子后,丢了些钱打发回家了。 当时就为这事,华大宝还把会所的经理给训斥了一顿,说他管理手下无方,没规矩。 华大宝将老头接到了包间里,全程门口都有保镖保守,会所的经理也是好奇这老头儿到底什么身份,就借着服务员往楼上送酒水的功夫,亲自端着酒水上去,进到了包间里之后,能明显的感觉到华大宝对他进了包间的举动很不满意。 他当时也是够机灵,直接拿出了瓶子替老头儿倒上一杯酒,并借机道了个歉。 当他走出包间的时候,刚要关上,门,就听包间里的华大宝说:“九爷,你放心……” 会所经理知道的不多,他知道的这些对于林昆来说也没多大意义,不过这也能让林昆和沈曼、赵颖他们三个确认,九爷的的确确的没死,而且就在这鲁西卡里市。 林昆尝试着问会所经理,道:“你能记得九爷长什么样子么?” 会所经理摇了摇头,道:“不能记的清楚,但也差不多。” 林昆回过头看向沈曼,不等沈曼开口,被吓的脸色煞白的赵颖开口了,“我学过司法素描,我可以试着把九爷给画下来。” 会所经理尽力的回忆,赵颖则拿着办公室里的笔和纸认真的作画,足足持续了能有一个小时,一个留着中分头、眼睛不大的老头儿的画像,被赵颖素描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