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六百一十九章:猖狂的华大宝 - 神兵奶爸

第二千六百一十九章:猖狂的华大宝

这俄国的小白脸,声音楚楚充满了惨叫,二十一根指头,不论少了哪一根都受不了啊,更何况还有他裤裆下的那一根。 此时,这小白脸是后悔的,他仗着自己是健身房的教练,平日里没事就喜欢聊扯小姑娘、良家少妇,或者像阿夫多季娅这种富婆,长的虽然难看起来,可是关上了灯照样激情满满的,更何况这老娘们还答应他了,日后给他单独开一个健身馆,保证档次规模在鲁西卡里市排前三。 这小白脸除了健身睡女人没啥别的本事,这能靠着女人一步登天,可不是总有这种机会的。 这不,今天你晚上两人又媾和在了一起,啪啪啪的玩的正嗨,谁都没想到华大宝突然回来了,手里捧着玫瑰怀里夹着香槟,这俄国小白脸趴在阿夫多季娅的身上当时就懵逼了,这娘们不是说和她男人的感情不好么,今天晚上肯定没事儿。 阿夫多季娅也是心中大惊,虽说华大宝是靠她父亲起来的,可华大宝这些年的发展,只凭一个华夏红会所,便在鲁西卡里市颇有威望,父亲对这个姑爷是看好又有些提防,要说也怪她的胞弟不争气,无论办事的手腕还是魄力都不如车大宝。 坊间更是流言蜚语,说阿夫多家的产业,将来终有一日是要落在华大宝的手里的。 阿夫多季娅下楼拖住华大宝,令她能够喘一口气的是,华大宝并没有上楼的打算,她头发凌乱衣衫有些不整,华大宝只是随意的问了一句,也并没有再多问。 楼上的小白脸,知道华大宝的身份,玩了人家的老婆,心里头自然虚的厉害,在这别墅里多待一分钟都是煎熬,感觉都要命丧黄泉了,于是趁着楼下的两人红酒香槟的聊的深情脉脉,他自作聪明的爬上了二楼的阳台,凭借着自己的矫捷身手,便慢慢的往地上跳。 嗤啦一声…… 身上这件两万多块的衬衫,一下子撕破了,刚掉到地上还不等心疼这衣服呢,突然有人站在了他的面前,把他给吓了一跳。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二狗子带着两个俄国大汉。 此时…… 小白脸哭喊着向阿夫多季娅求情,阿夫多季娅的脸色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她依旧是坐在沙发上低着头不言语,华大宝则是如果平静的看着她,过了足足能有半分钟,阿夫多季娅这才慢慢的抬起头,看着表情平静的华大宝,有些心虚的说:“大宝,你能不能放了他一马。” 华大宝笑着说:“老婆,瞅你这话说的,我又没说非要了他的命,只是让他付出点代价,怎么你心疼了?” 阿夫多季娅咬了咬嘴唇道:“让他走吧,别付出代价,这件事错也是在我。” 华大宝一副温柔的模样笑着说:“老婆,别这么说,人谁还没有个七情六欲,你如果空虚了告诉我,咱们自家的田地当然要我自己来耕,怎么能便宜了这个小子。” 华大宝边说,边抬手背对着二狗子挥了下手,冷冷的说:“也不用带出去了,就在这儿给废了吧,二十一根指头一个都不能少。” 二狗子狰狞的笑着,满口答应:“好嘞,宝哥,我肯定让你满意。” 两个俄国大汉开始动手了,从兜里掏出了两把雪亮的匕首,他们倒也是干脆,直接用这匕首,将小白脸的指头一根一根的切下来。 “救,救我啊!” 小白脸望着阿夫多季娅哭喊着,唰的一下,刀光一闪,一根小拇指掉了下来,血水喷出来,那惨白的手指头躺在了地板上。 “啊!” 惨叫声,瞬间像是要将喉咙都给撕裂了一般。 “华大宝,你住手!”阿夫多季娅突然表情凌厉起来,冲到了华大宝的身前。 二狗子让手下的两个兄弟暂时停了下来,等待华大宝进一步的命令。 华大宝冷着脸笑道:“阿夫多季娅,你该不会是和这小子动了真情吧?” 阿夫多季娅仰着头,道:“动了真情又怎么样,只许你在外面跟各种女人睡觉,不许我带个男人回家享受一下么?” 啪…… 车大宝直接一个大耳刮子打在了阿夫多季娅的脸上,将阿夫多季娅打的倒在沙发上。 这一巴掌可是不轻,阿夫多季娅抬起头,半边脸颊已经肿的老高,张牙舞爪的就要扑过来跟车大宝拼命,口中大骂道:“你个狗东西,你凭什么打我,你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是我父亲给你的!” 车大宝直接抬起一脚,踹在了阿夫多季娅的小腹上,可怜的阿夫多季娅直接被踹的再次躺在了沙发上,嘴里痛苦的呻吟着,“你,你还敢打我,你信不信我父亲……” “你们阿夫多家族的生意,现在大部分都是我罩着的,老家伙年纪越来越大了,你那个弟弟又只会吃喝嫖赌,将来你们阿夫多家族还不是靠着我来撑门面,老家伙现在就是想要收拾我,也得顾全大局吧。” “你……” “动手!” 车大宝一挥手,二狗子让那两个俄国大汉唰唰的动手,两人的动作很干脆,眨眼的功夫,这俄国小白脸的手指头脚指头都被切掉了,现场一片血糊糊的,看着就令人心有余悸,一个人被废成这样,往后的余生估摸着也是废了。 还剩下最后一根,二狗子亲自操刀,这俄国的小白脸讨饶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用尽身体里的最后一丝力气,将两条腿夹住。 二狗子咧嘴笑:“我爷爷和我爸都是兽医,别的本事我没学会,可这阉了猪崽子的手法,我可是无师自通的,放心,不疼的。” “啊,啊,啊!!!” 俄国小白脸彻底的晕死了过去,阿夫多季娅也是惊的晕死了过去。 二狗子凑到车大宝的面前,“宝哥,给丢出去?” 车大宝道:“废话,要是搁在这儿死了,多不吉利。” 二狗子马上躬身退下,这三人才刚刚抬着俄国小白脸出去,这时车大宝兜里的手机响了,打电话来的是华夏红会所里的经理,只听他气喘吁吁的说:“宝爷,出事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