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六百一十八章:偷东西的贼 - 神兵奶爸

第二千六百一十八章:偷东西的贼

别墅的门突然被敲响,在这安静的夜里显得突兀,沙发上的女人阿夫多季娅脸色一怔,表情里不经意的流露出慌张之色。 “谁啊!” 华大宝放下了杯子,语气里满是不耐烦的冲门外问道。 “宝哥,我是二狗子,兄弟们刚逮了一个人,是从咱们家二楼的阳台跳下来的。” “哦,带进来吧。”华大宝语气平静的说,仿佛抓到一个人,都在他的预料之中一样。 沙发上的阿夫多季娅却是霍的一下站了起来,那圆润的脸颊上,直接滑下冷汗,瞪着眼睛看着华大宝,厉喝道:“华大宝,你!” 华大宝一副懵懂的模样,看着自己这个与日俱增丑陋的媳妇,道:“怎么了,亲爱的?” 不等阿夫多季娅再开口,别墅的大门打开了,一个抹着溜光锃亮脑袋的华夏男人率先走进来,身后跟着两个俄国大汉,这两个俄国大汉的手里押着另一个俄国男人。 被押着的这个俄国男人身上的衣服破烂,看样子是刚才从阳台上跳下去的时候不小心刮的,他的头发有些凌乱,个头在一米八五左右,五官长的白白净净颇为英俊,破漏的衣服下裸露出的身材很结实。 阿夫多季娅一看到被带进来的这个男人,马上哑口不言了。 华大宝笑着说:“老婆,你先坐一会儿,我就说我不在家里容易招贼吧,这还真让贼给惦记上。”说着,他将头一转,打量起了这个俄国男人,眼底马上闪过了一丝杀机,冲旁边的那个自称是二狗子的华夏男人递了个眼色。 二狗子这名字是贱名,在华夏很多的地方,尤其是乡下农村,生出了孩子之后为了好养活,老人都会特意的给取个贱名。 这二狗子身高也就一米七出头,生的一副尖嘴猴腮的模样,不过可是华大宝的心腹,别说华大宝这一个眼神了,哪怕是华大宝放的一个屁,他都能嗅出吃的啥。 砰! 这二狗子转过身就是一拳,砸在了被押着的俄国男人身上,这男人一副小白脸的模样,身材的肌肉却是很结实,一看就应该是有健身习惯,或者在健身房工作。 这男人吃痛的一声叫喊,却是什么都不说,二狗子马上便问:“说,到底来我们宝哥家干什么了,偷了什么东西?” 男人不说话,咬着牙,表面上看起来挺爷们的,可两条腿却是止不住的有些哆嗦了。 二狗子瞧了一眼他的两条腿,尤其盯着裤裆那一团鼓鼓的位置,冷笑道:“你要是不说,信不信老子我废了你的老二!” 俄国人还真就听不懂这老二是啥意思,不过感受到二狗子那冰冷的目光,这个俄国小白脸却是有些心有余悸,本来是想着咬牙不说,有些事儿要说出来了,恐怕就是死罪一条,可他面对的这些是什么人,他心里头自然也清楚,真要是嘴硬不说的话,恐怕轻了也得脱层皮。 “我,我就是来偷东西的。”俄国男人咬牙,始终将目光压低,不向沙发那边看去。 而坐在沙发上的阿夫多季娅,此时一只手背在身后,捏着沙发垫儿,额头上的冷汗忍不住的往外渗,眼神更是担心而又慌张。 二狗子回过头向华大宝看了一眼,华大宝沉着脸没说话,二狗子转过身,抡起了巴掌就抽在了这个俄国小白脸的脸上,啐了一口唾沫到他的脸上,怒骂道:“马勒戈壁的,说话挤牙膏呢啊,赶紧痛痛快快的都交代了,到底是来偷什么的!” 这俄国小白脸人高马大,身材也结实,可骨子里是个怂货,现在怕的要死,也别说是怂货了,换做任何一个人,面对一个道上的大佬,怕是也要吓的浑身哆嗦。 “我,我就是想……想来看看有什么值钱的东西,随便偷一两个出去卖点钱花。”俄国小白脸语气哆嗦的交代,被二狗子掌掴了的半边脸颊,高高的肿了起来。 “呵……” 华大宝向前走了两步,二狗子马上恭敬的让到一旁,华大宝瞥了一眼这男人的裤裆,冷笑着说:“我这家里宝贝是不少,可你看你这样子,倒不像是差钱的人,你身上的这件衬衫是世界大牌的,裤子也是一样,还有你手腕上的这只表,我要是没看错的话,应该是x牌的年度限量款吧。” “我……”俄国男人闻言,脸色白如纸。 “你先别说话,让我继续猜猜。”华大宝笑着说了一声,便转过身在大厅里四处的看,最终目光落向了沙发上的阿夫多季娅,阿夫多季娅本来一直紧张的望着这边,可一触碰到华大宝的目光,马上紧张的低下头,脸上的心虚之色可是藏不住的。 “你是来偷人的吧。” 华大宝的语气平静,听不出喜怒,说这话的时候,他的目光始终盯着阿夫多季娅。 “没,没有……” 俄国小白脸是真的慌了,哆嗦的两条腿再也支撑不住,扑腾的一声跪在了地上,望着眼前华大宝的背影,道:“宝爷,我真是来偷东西的,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华大宝这时转过身,冷冷的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你来偷什么我不管,可你现在连实话都不说,那就是侮辱我华某人的智商。二狗子,既然他说自己是来偷东西的,那为了让他以后不能再干坏事,把他身上的二十一根指头都给剁下来。” 人的双手双脚加在一起一共有二十根指头,这多出来的一只,二狗子脸上的表情疑惑了一下,旋即马上冷笑的看向这个小白脸的裤裆,拍着胸脯就保证,“宝哥,你放心好了,这事我保证办的利利索索的。” 说完,便冲着两个俄国大汉递了个眼色,“把人带出去办了!” 地上的小白脸本来也是在疑惑这多出来的一根指头哪来的,结果当他反应过来,吓的立马哭爹喊娘起来,不等那两个俄国大汉动手把他给拎出去,他便跪着趴在了地上,抱着华大宝的一条腿哭喊道:“宝爷饶命,我知道错了,我都是一时被迷了心窍,我不该来你家偷你媳妇……” 华大宝冷笑着不说话,他的这副平静更是让人琢磨不透,正常人听到自己的老婆被别的男人给搞了,就算是夫妻之间没感情,这种事可不是啥光彩的事,肯定是要拼命的。 俄国小白脸见华大宝面无表情,赶紧向沙发上的阿夫多季娅求情:“阿夫多季娅,救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