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一章:真相(1) - 神兵奶爸

第二百六十一章:真相(1)

第二百六十一章:真相(1) 林昆包扎的功夫很娴熟,没用上五分钟就把金凯给包好了,他叼着烟坐在地上,看着被纱布缠的像是木乃伊一样的金凯,很淡定的抽着烟。 金凯躺在地上一句话也不敢说,生怕说错了哪句话惹了这位大哥不高兴,直接把他抛尸荒野。 林昆把烟头踩灭,一把将金凯从地上提溜了起来,那架势看起来就像是随意拎起了一袋大米似的,扛在了肩上就向坡上走去,金凯身上有伤,被这么一折腾又是疼的呲牙咧嘴的,但依旧是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林昆把金凯扛回了老捷达所在的地方,楚静瑶和秦雪看到林昆扛着一个白乎乎的东西回来,脸上都露出了不同程度的骇然,林昆拉开副驾座的车门,直接把金凯给塞到了座位上,金凯疼的又是一阵的呲牙咧嘴。 “这怎么回事?”秦雪问。 林昆笑着说:“姓金那小子车翻了,我把他给扛回来了。” 秦雪脸上一阵不可思议的表情,向着木乃伊版的金凯看了看,她实在不敢相信这人是金凯,她对金凯还是有所了解的,赛车的技术在中港市绝对数一数二,要说别人开车掉到山底下她相信,金凯她实在难以相信。 林昆系上了安全带,楚静瑶问:“我们现在要去哪。” 林昆道:“去医院。” 金凯语气怯弱的道:“能不能先给我爷爷打个电话。” 秦雪马上掏出了电话,这种事按正常来说是应该第一时间通知家人的,身为天楚集团的总裁秘书,堂堂‘金字招牌’大佬金元宗的电话必须知道。 秦雪刚要拨出电话,林昆打断道:“等等!” 秦雪手上的动作马上停了下来,疑惑的看向林昆,金凯哭声的哀求道:“大哥,给我爷爷打个电话没什么吧。” “有!”林昆冷静的说道:“我这是在帮你。” 金凯道:“大哥,你给我爷爷打个电话通知一下就是帮我了,我感激不尽,我答应你的事也肯定办到。” 林昆道:“你想不想知道撞你的人为什么撞你?” 金凯道:“当然想知道了,梁军那个王八蛋,平时我和他称兄道弟的,没想到他却想置我于死地,等我回去了,我一定马上亲手剁了他!” “想知道你就乖乖的听我的。”林昆回过头对秦雪和楚静瑶说道:“你们在车上等一会儿,我去去就来,记住千万不能给金老爷子打电话。” 秦雪和楚静瑶都不解林昆为什么要这么做,但还是点了点头。林昆转身下车,临下车前将金凯的手机摸了出来,向着刚才阿斯顿马丁的坡底走去。 过了五分钟,身后的坡底里突然轰的一声炸响,紧跟着一股火焰冲上了。 林昆回来坐进车里,笑着金凯说:“想要知道事情的真相总得付出点代价,你的阿斯顿马丁去见它西方的上帝了,回头你得再买一辆新的了。” 金凯的喉咙一咸,差点一口鲜血直接喷出来,那辆阿斯顿马丁可是他的宝贝啊,就这么去见它的西方上帝了,他本来还想花个几百万大修一下呢,这下可好,一点修的机会都没有了,直接一杆烟火上了天堂。 此时,在南山路的山顶上,一辆s级的奔驰轿车停在路边,车上坐着两个人,一个是五十多岁的男人,另一个是二十多岁的女人,男人气质沉稳,脸上挂着一层狞意的笑容,女人一脸的冷然,目光里满是萧杀。 这两人此时同时往下山下,瞳孔里燃烧着一团火焰,正是金凯那辆阿斯顿马丁冲天的火焰,男人笑着说:“呵呵,真是太好了,金老头这下子绝后了。” 女人没有说话,目光里激动的噙满泪水;男人笑着说:“小优,咱们这就去找金老头,得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他,真想看到他没了孙子后的表情。” 奔驰车发动了,向着山下驶去。 老捷达沿着一条小路磕磕绊绊的驶出南山,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向着市中心医院驶去,这一趟赛车下来,老捷达差点也快散架了,必须得大修一下。 南山路下,这一届的地下贫民赛车结束了,夺得冠军的是一个职业的赛车手,这名职业赛车手拿了所有的奖金扬长而去,剩下的是一些自发来参加比赛的业余爱好者,以及那些中港市大佬们雇来的赛车手,原定是谁得了第一疯皇集团得承包权归谁,现在问题出现了,他们谁也没有夺得第一,这一下有关疯皇集团的承包权又陷入了众说纷纭当中。 至于金凯手底下的那群狐朋狗友,在得知他车毁人亡翻到了山脚下以后,一个个全都吓的跑了,他们每个人的心里都清楚,一旦金元宗怪罪下来,他们怕是都没有活的机会。 龙大相开着车载着蒋叶丽来到了终点,结果却没有看到林昆,他心里一下子就纳闷了,在他的眼里他的昆哥是无所不能的,不赢得这次比赛都没天理,可现在不是他的昆哥赢没赢比赛的问题,而是人没影了。 这时正好看好顾微红色的法拉利停在前方,龙大相推开车门下来,大步流星的就走了过去,敲了敲车门就问道:“嫂子,我昆哥呢?” 顾微一副愣神的表情,听到有人敲车窗,她马上回过了神,眼眶上不知何时已经沾满了泪水,抬起头看着龙大相道:“你……你说什么?” 龙大相道:“嫂子,我昆哥呢?” 顾微的泪珠马上簌簌的落下,哭泣着道:“他……他掉到山底下了。” “昂!?”龙大相惊凛的道:“怎么可能!我昆哥飞机坦克都开过,还会驾驭不了一辆老捷达?嫂子,你看错了吧,那不是我昆哥吧……” 顾微哭泣着道:“我没看错,我亲眼看着他从路崖子上冲下去的,呜呜……” 龙大相立马倒吸了一口凉气,南山路的凶险外表就能看的出来,如果真如顾微所说,他昆哥从上面冲下去,结果肯定是凶多吉少,再联想到刚才山下一股烟火冲上空中,马上一阵极其不好的预感自心底浮现。 “糟了!” 龙大相大喊了一声,向着坡底就跑了去,蒋叶丽从车上下来,还没明白怎么回事,看着顾微在哭,再看龙大相一副着急的模样,心底顿时也是一阵不好的预感浮现。 在没有人注意到的地方,一辆黑色的跑车停在路边,拓跋阿甲坐在车里望着坡底那团浓烟升起的地方,心里还是有些怀疑不定,自语道:“他不应该这么轻易就死了吧,不行,我得过去亲眼看看,绝不能让他侥幸逃了!” 山顶上,林久福浑身缠着绷带坐在车里,望着山下那团升起的焰火一脸兴奋,伸手在汤丽的大腿上捏了一把,道:“呵呵,看吧,得罪我林某人就是这个下场,麻痹的这世界上就没有钱办不成的事,你那表妹也一样,早晚我会让他屈服在我的胯下,成为我床上任由摆布的玩物,哈哈!” 汤丽陪着笑脸,心底却是说不出的恶心,同时也开始有些自责,怎么说林昆都是周晓雅喜欢的对象,当初要不是她在中间给周晓雅做‘思想工作’,说不定两人现在孩子都有了……本来美美的一段姻缘,结果全被她给坏了。 龙大相跑到半路上,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掏出来一看是林昆打来的,这厮赶紧接听了电话,不等对面的林昆开口,就着痛心疾首的喊道:“昆哥,你在那边还好吧,阎王爷没把你怎么样吧,等我多给你烧点钱,该用钱的地方你多用点钱,争取早点投胎到个好人家,下辈子我们还做兄弟!” 林昆这会正坐在医院急诊室外的长椅上,听着龙大相在电话里一顿乱讲,他先是一愣,琢磨着这厮神经了?旋即对着话筒大骂道:“你小子特么傻了吧,我活的好好的你诅咒我去见阎王爷了?没事找抽呢吧你!” 龙大相一愣,握着手机的手突然激动的颤抖起来,激动的道:“昆哥,你没死啊!” “死你个头。”林昆对着电话道:“还记得我吩咐给你的任务么,保护你嫂子,现在你嫂子在我这,你现在的任务是保护好蒋姐,一定不能出了什么差错,那个人到现在我还没揪出来,在这之前万事小心,明白么?” “明白!”龙大相朗声道。 半夜的时候突然下起了小雨,雨水淅淅沥沥的将整座城市笼罩,拓跋阿甲快速的奔跑在南山路上,废了一番周折之后终于找到了老捷达的车印,结果并没有发现老捷达的残骸,而是发现了阿斯顿马丁的残骸。 喀嚓一声,天空中一道闪电划过,将周围映的一片明亮,一瞬间可以清楚的看到,拓跋阿甲脸上的表情愤怒而又扭曲,仰起头冲着夜空大喊一声:“林昆,我要杀了你!”声音被雨水折断,飘渺的回荡在山谷里。 担心楚静瑶和秦雪的安全,林昆把楚静瑶和秦雪送到了楚相国的家里,楚相国的家里一直都是有高手把守的,虽然不清楚那高手的底细,但林昆相信能被楚相国看重的人,身手绝对差不了,把楚静瑶和秦雪安放在这里他放心。 澄澄已经睡着了,秦雪和楚静瑶也各自去收拾准备休息,今天晚上的一顿折腾,绝对是她们这辈子都无法磨灭的阴影,林昆和楚相国来到了书房里,林昆将暗中有人想要找他报仇的事情简要的和楚相国说了一遍,希望暂时能将楚静瑶和澄澄放在他这里,并且派专人保护。 一个是自己的女儿,一个是自己疼爱的外孙,楚相国对此没有半点的意见,反过来他也很关心林昆,问林昆是否需要他的帮忙,他可以派出高手协助。 林昆笑着说了声谢,自己的事情还是喜欢自己解决,既然对方是奔着他来的,那他就有义务把对方给干掉,让那些暗中想要找他报仇的人明白,想要找他报仇是要付出代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