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六百一十四章:真酒假酒 - 神兵奶爸

第二千六百一十四章:真酒假酒

“三杯酒!” 林昆手指头扣了扣吧台,笑着对后面那身穿旗袍,前凸后翘的俄国姑娘说。 “先生,不知道你要喝什么酒呢,我们这儿高中低档的酒水都有,男人呢喜欢喝烈一点的,美女呢,自然是喜欢柔一点的。” 这俄国姑娘竟然说着一口流利的华夏话,说话的时候眼光频频的向沈曼和赵颖打量。 男人都爱面子,尤其是带着女人出来,这常年混迹夜场的俄国姑娘,当然知道怎么宰这种男人的钱,显然眼前的林昆一人带着两个美女,就是一个宰钱的好机会。 这不能说是这姑娘心眼有多坏,夜场里不就是那么回事么,再说这社会上也本来就是尔虞我诈的,只不过这里更直接一些。 林昆自然看的出这姑娘的套路,笑着说:“给我来三杯最便宜的,最好是白送的那种。” 俄国姑娘脸上的表情一怔,不可思议的看着林昆,又观察向沈曼和赵颖,林昆是用俄国话说的,这姑娘以为沈曼和赵颖都听不懂俄国话,而林昆正是利用这个来欺骗两个姑娘。 俄国姑娘心底一阵的鄙夷,这华夏男人也是真够抠门的,带着这么两个大美女出来喝酒,居然吝啬的只买最便宜的酒。 沈曼自然听得懂俄国话,赵颖则像是一个萌萌安静的小白兔,坐在那儿一声不吭的。 俄国姑娘故意抬高了一下嗓门,似乎故意要让沈曼和赵颖知道,“先生,您带着这么两个漂亮的美女出来,只喝最便宜的酒,会不会太委屈这两位姑娘了呢?” 说完,这俄国姑娘还很是挑衅的看了林昆一眼。 沈曼依旧没什么反应,赵颖也不觉得怎样,来这种地方是为了办案子,她是为了来找父亲的线索,哪里在乎喝什么酒,再说了她和林昆本来就没什么别的关系,人家能请咱喝酒就不错了,何必挑三拣四呢。 林昆笑了笑,脸上的表情并没有任何的尴尬,即便周围不少的人听了这姑娘的话看过来,他也始终淡定自然,“姑娘,你说的也对,那就来三杯最贵的吧,不过丑话我可说在前头了,如果这酒里头掺了水,又或者是喝了上头的假酒,那今天……” 不等林昆说完,俄国姑娘似乎很有自信,抬起那一只白皙的小手,在自个儿的胸前拍了拍,“大哥,我们华夏红会所里的酒水,那都是质量一等一的,您放心好了。” 说着,这小妞就如同计谋得逞一般,嘴角得的一笑,同时心中也暗暗的诧异了一下,没看出来这个吝啬鬼竟然是个土豪。 来会所里头喝酒,不问价格只接点最贵的,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喝大了的傻缺,仗着二两酒精在肚子里翻滚,胡乱装13,等到真正结账的时候,傻眼的就是这种人。 另外一种就是真土豪,人家有钱,喝你几千块甚至上万块、十几万块的酒,就跟普通的老百姓喝糖水没啥区别,眼前的林昆没有喝高,脸上的表情始终淡定自若,这俄国姑娘心中也恍然,人家刚才说点三杯最便宜的酒,估计是在开玩笑吧。 甭管怎么样,这俄国姑娘马上从酒架子上取下了一瓶酒,这是一瓶进口的红酒,直接喝的话那是宴会上的合法,这会所的消费档次虽然高,可毕竟是接地气的场合,和那种穿着燕尾服、西装革履扮贵族风的宴会可是有着天壤之别。 就从这喝酒来说,宴会上甭管这红酒是多么的难喝,大家伙还都摇晃着高脚杯,装出一副品酒欣赏的模样,说白了,那红酒酸涩酸涩的,还很就不如老白干来的爽快,一口下去整个肚子都热乎起来了。 红酒经过调酒师的调和,变成了鸡尾酒,三杯鸡尾酒端了上来,俄国姑娘笑着说:“三位请尝尝,这可是我们的镇店之宝。” 沈曼浅浅的喝了一口,她对品酒略有所见解,不过这种鸡尾酒本就是经过调和的,喝起来的口感是柔了,但也说不出好坏。 赵颖以前就不怎么喝酒,可是为了任务,她总不能表现的太过拘束,也尝了一口。 林昆却是没有碰杯子里的酒,望着俄国姑娘即将放回去的那瓶红酒说:“美女,先等一下,给我倒一杯那酒尝尝。” 俄国姑娘手上的动作一迟疑,显然的有些不太自然,不过脸上的表情马上恢复了正常,笑着说:“先生,您这是?” 林昆笑着说:“我喜欢喝纯的,这上下的半瓶多少钱,我包了,十万块够么?” 十万块…… 半瓶酒! 这绝对是血赚啊,林昆一副微笑的模样看着俄国姑娘,俄国姑娘却是有些慌乱,她旁边的调酒师这时过来解围,礼貌的笑道:“这位先生您好,我们这儿不出售纯红酒,红酒的口感差,我们都是调和成了鸡尾酒出售,这也是为你们顾客考虑。” 说话的服务员,看起来二十六七岁,是一个皮肤白净的俄国男人,身材看起来很结实,说的是一口俄国话。 周围在场的多数都是俄国人,自然听得懂,按道理来说,这调酒师的话倒也无可厚非,不过却总让人觉得这里面又什么猫腻。 林昆笑着说:“那很是谢谢了。” 林昆的话音刚落,这调酒师便笑着对那俄国姑娘说,“莲丽娜,快把酒放起来吧。” “慢着!” 林昆开口阻拦,笑着站了起来,道:“你们替我们顾客考虑,那是你们的事儿,不过我这个顾客比较特别,不喜欢别人替我考虑,我就要尝尝这瓶价格高昂的红酒,万一你们要是卖假酒了呢?那我这三杯鸡尾酒的钱,岂不是白花了。” 林昆一脸微笑,话语里却是针锋相对,沈曼有些诧异的看着他,这家伙是故意来找茬的么?他们今天晚上可是要来秘密调查的,寻找有关九爷的线索,他这么明目张胆的找茬,岂不是要功亏一篑了。 “亲爱的,就是一杯酒么,别这么较真。”沈曼脸上挤出微笑,用胳膊顶了一下林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