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六百一十章:逃离小镇 - 神兵奶爸

第二千六百一十章:逃离小镇

砰! 势大力沉的一声响,这一声是真的响…… 火车撞山丘,大锤砸石头,甚至是火星撞地球,总之这一声闷响给人心带来的震撼,那是要多沉重就多沉重。 围观的人群只是看个热闹,镇子上的人见大魔王挨揍,那心里头自然是高兴,尤其是华夏在这镇子上开饭馆、旅店的商家们,平时可没少受这个大魔王的欺负,今个儿终于有人站出来替他们出气了。 “啊哦!” 鬼哭狼嚎般的惨叫,从这个自诩金钟罩铁布衫的俄国大汉的口中喷发了出来,让人忍不住的担心,这么大的嗓门,会不会将喉咙给撕碎了。 大魔王方才还是一副马步扎稳的姿势,这会儿弯腰捂着裤裆,一下子就像是窜天猴一样跳了起来,嘴里头呜嗷哇啦的乱叫,刚才还说要踢碎林昆的蛋蛋呢,这会儿自己的蛋蛋先碎了。 大魔王身后的两个小弟,可是绝对没有料到这样的结果,两人刚才还一副等着看林昆好戏的模样,以为他就是把脚给踢断了,自己的大哥也会没事,可现在可好,人家的脚没断,自己大哥的命根子却是断了。 “小子,我要了你的命!” “老子弄死你!” 两个人一左一右,奔着林昆就扑了过来。 这种角色的小喽啰,林昆一个打一百个都没问题,自己以为会了点武功就可以耀武扬威了,那是没碰上他这种真正的高手。 过程就不赘述了,随着这最后的两个小弟倒下,大魔王带来的这群人,全都躺在了地上,只有大魔王还捂着裤裆在那蹦跶着,不得不说这哥们的抗性还真的挺足,都已经这副模样了,就是屹立不倒。 “要踢碎我的蛋蛋,还要废了我的双手双脚,是吧?”林昆笑眯眯的道。 “你到底什么来头?”大魔王咬牙切齿的道。 “替天行道的人。”林昆说着,抓起了大魔王的双手,扣住了他的手腕猛的一捏…… 惨叫声再次响起,镇子不大,似乎每个角落的人都听得到,不少人家小声议论,估摸着又是哪个外人得罪了大魔王被废了。 这大魔王双手双脚被废,林昆可是动了真力,以后他这个人也算是半废了,在想要耀武扬威的欺负别人,也是不可能了。 林昆来不及享受众人投来的赞许目光,鲁学文快步的走过来,拽着他就上车,并冲周围其他的游客喊道:“大家别愣着了,是咱们这个团的赶紧上车,两分钟后出发!” 李琴快速的查人数,车上的人一个不少,鲁学文赶紧发动了车子,大巴车轰隆隆的向着小镇外开去。 林昆坐在大巴前面的驾座后面的位子上,笑着说:“鲁大哥,干嘛走的这么匆忙啊。” 鲁学文道:“林兄弟,你不知道,这个大魔王和镇上的警察局还有政府的关系都不错,说白了他们都是一条船上的,你打了大魔王,警察很快就会赶过来的,等这些警察要是来了,可就真的麻烦了。” 林昆道:“那你这么把我带走了,等回过头镇子上的警察反应过来,岂不是会找你麻烦。” 鲁学文道:“现在顾不了那么多了,大不了以后这活儿我不干了。” 林昆笑着说:“鲁大哥,那真是谢谢你了。” 鲁学文爽朗的一笑,道:“嗨,说什么谢不谢的,这件事说来也是你替我出头,咱们东北人不兴客气这一套。” 林昆笑着说:“好,那我也不客气了,这趟活儿干完之后,你就回东北哈市,等我有时间请你出来的吃顿饭,咱好好喝一杯。” 比起鲁学文的爽朗,李琴却是面有忧色,鲁学文一时脑袋发热救了林昆,她没有意见,可他们以后还要生活啊,这导游的活儿干不了了,家里的老人孩子咋办? 车子在晚上十一点多钟的时候,来到了一座小城,这座小城是他们此行真正落脚的第一站,鲁学文将大巴车开进了一条唐人街,可不是只有美利坚那边又唐人街,在世界的其他国家里也有。 唐人街的物价相对比较实惠,而且都是中国人,身在异乡的不太会坑中国人。 鲁学文和李琴对这周边的一切都熟悉,安排车上的人在这唐人街里的一家酒店里住下。 林昆和沈曼是名义上的男女朋友,实际上两人的关系也差不多,两人自然在一个房间里,而赵颖就住在他们的隔壁。 十一点钟,说来也不算晚,这个时间在大都市里,也是夜生活刚刚开始的时候。 林昆坐在沙发上,看着坐在床上摆弄手机的沈曼说:“我说沈大美女,咱们是不是要休息了,是你先洗澡,还是我先洗?” 沈曼知道林昆这是在故意调戏他,没有搭理他,而是说:“人家鲁大哥和李姐帮了我们这么大的忙,你想好了没?” 林昆笑着说:“你是说他们以后的生活?” 沈曼道:“好人总该有好办吧。” 林昆笑着说:“这你就放心好了,我总不能让他们没办法生活,而且那鲁大哥人不错,等回到哈市了,我先请他喝顿酒再说。” 沈曼道:“没想到俄国这边的治安这边差。” 林昆笑着说:“你这又以点盖全了不是,也就是今天的那个镇子上,属于三不管的地带,你看这小城里,多其乐融融啊。” 话音刚落,窗外突然传来了一阵枪响。 枪响的声音,乍一听就跟放鞭炮差不多,可枪响的声音又要强劲上几分,沈曼马上起身到窗边向楼下看去,还不等掀开窗帘,被林昆一把给拉了回来。 沈曼轻蹙着眉头说:“你拉我干嘛?”她这一回过头,才发现两人的距离很近,她胸前的两座玉峰,几乎贴在林昆的胸前,脸颊不由的一红,红到了耳根子上。 林昆笑着说:“算了,还是少管闲事吧,这可不是我们华夏,你在这儿没有义务,真要是惹上了事,当地的警方也不会信你。我可听说了,这些敢枪击的犯罪分子可是猖狂的狠,万一被他们发现了目击者,是一定要恐吓上一番的,你说人家真来恐吓你,你又不怎么害怕,他们会怎么样?” 沈曼疑惑道:“怎么样?” 林昆笑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