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六百零七章:为人父母 - 神兵奶爸

第二千六百零七章:为人父母

这司机大哥不说,林昆三人也能猜得到,肯定是那老婆嫌弃他赚的少,又或者是再烂一点,直接背着他在家里偷人了。 人生一世,普通的老百姓辛辛苦苦不就是图一个温饱,图一个全家平平安安。 可人心又总是难以满足的,这司机大哥一看就是一个老实的好男人,对待老婆孩子肯定都不会差,不冲别的就冲他离婚之后,放弃了夫妻所有的共有财产只要女儿,就可以看得出他是一个有良心的人。 通常夫妻两人离婚,一般都是男人喜欢孑然一身,女人舍不得孩子只要孩子。 可女人若是有了外心,也就是有了别的相好的,那肯定不希望带着孩子拖油瓶。 说到了情难处,司机大哥想喝酒,可他开车又不能喝,端起桌上的饮料一口干了。 常年在外面跑导游的都不容易,要不是为生活所迫,谁愿意这么成年到晚的离家。 女导游叫李琴,别看她整顿饭都不怎么说话,心里头心疼这桌子上的饭钱,但聊了起来之后,倒是不避讳的讲了她的故事。 她和这司机大哥的情况差不多,不过她是大学读的导游专业,那时候家里人本来建议她去读师范,以后能有一个铁饭碗。 可她当时年轻,只想着自己以后要闯荡一番,不能辜负了青春,也不能委屈了理想,她的理想就是看遍祖国的大山大水,甚至可以世界的各地去欣赏大自然的美景。 于是,她当初填报志愿的时候,不顾家里人的反对,报了旅游专业,风风火火的上学,风风火火的恋爱,风风火火的毕业,也如愿找打了一份导游的工作。 男朋友是和她一个大学的,但是不同系的,两人很快结婚了,之后又要了孩子。 可随着日子一天天的过,她经常需要在外出差,而且一出去就是一个多星期以上,最初她对工作充满了热情,因为本身也喜欢到处走走看看,可久而久之对这份工作的热情,很快就奔辛苦劳累给磨没了。 一次出差提前回来,半夜回到家的时候,把她丈夫和一个女人堵在了床上,孩子就在隔壁睡觉,那个渣男竟把女人带回了家。 打也打了,闹了也闹了,最终她挨了打,为了争夺孩子的抚养权,也是什么都没捞到。 李琴和鲁学文的遭遇类似,两人的情况也类似,其实李琴的年龄并不大,还不到三十岁,只是风吹日晒辛苦劳累,看起来要比实际年龄老一些。 鲁学文今年三十五岁了,两人在公司里一直是搭档,最初也是因为鲁学文对李琴照顾,导游公司里起是挺乱套的,司机经常会找借口和理由为难女导游,其实就是图占个便宜。 鲁学文是好人,李琴心里知道,两人久而久之的就产生了感情,现在是情侣关系。 听完了两人的故事,沈曼这暴脾气马上就上来了,她不去说鲁学文的老婆不好,倒是拿李琴的前夫说是,对准了天下的男人。 “咳咳……” 林昆赶紧干咳了两声拦住,道:“我说沈大美女,这凡事都不是绝对的,男人有好坏,女人也一样,可也不是每个男人和女人都是坏人啊,就比如说鲁大哥和李姐吧,他们两个要是早点遇到了,就不会有这么多事了,日子一定过的红红火火。” 沈曼不说话了,林昆说的在理儿,赵颖小声怯弱的说了一句:“看来,我以后还是别找男朋友了,这要是遇到了对的人还好说,万一要是遇到了坏的人,可怎么办。” 林昆笑着说:“放心吧,小姨子,女人对爱情的渴望,或者说是爱情来临之后,女人那就是扑棱翅膀的蝴蝶,会奋不顾身的飞向那爱情燃烧着的小火苗。” 赵颖端起这十五块钱一小瓶的饮料,赶紧喝了一口,估摸着是在给自己压压惊。 林昆看向鲁学文和李琴,笑着说:“那你们就打算一直这么下去,家里的孩子怎么办?” 或许是因为自己有孩子的缘故,一听到有关孩子的事,他的心里总会忍不住的一动。 “也是没办法呀,我都这个年纪了,除了开车别的也不会,只能和小琴一起赚点辛苦钱,供两个孩子读书。”鲁学文笑着叹了口气,道:“当初真后悔没听爹妈的话,早知道就把书好好读了,至少也能活的像兄弟你一样,活的逍遥自在点。” 林昆笑着说:“鲁大哥,你可别夸我,我其实也就是个打工的,赚着个稳定的工资。” 李琴道:“我倒是想过干点别的,可自己也不知道能干什么,不少同行都去自己开旅行社了,可现在这年头旅游这行业不怎么赚钱,团费很低,为的都是带着游客去消费赚提成,可我和鲁哥都是老实人,这种钱赚不来。” 林昆点了点头,道:“我似乎听明白了,你们是有心想要改变现状,可又没有去改变的能力,或者说你们认为自己没有改变的能力,可你们为了孩子也得多想想啊,你们两个就这么在外面跑,孩子应该是跟着各自的老人吧,这样就是留守儿童了。” “孩子小的时候,都希望能和父母在一起,网上不有很多的新闻报道么,父母过年回家探亲,走的时候孩子不哭,坐在马路上哭,说了也不怕你们笑话,我小时候是孤儿,和爷爷生活在一起,我那时候最羡慕的就是别的孩子又父母陪着。” 说到这儿,林昆没有继续说下去,他发现李琴的脸色变的不对劲儿了,鲁学文是男人倒好说,李琴的眼眶里已经泪花闪烁了。 “对不起,我说多了。”林昆微笑着说。 沈曼和赵颖一起看向林昆,在林昆说出这些的时候,她们好似重新认识了他,尤其是沈曼,在沈曼的眼里,林昆一直是一个吊儿郎当、无所不能的男人,没想到他的心底竟然也有这么柔软的一面。 饭也吃的差不多了,林昆冲老板娘招呼了一声,“老板娘,结账!”掏出了钱包。 鲁学文马上站了起来,说:“兄弟,不能让你破费,这顿饭今天必须是我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