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章:赛车(3) - 神兵奶爸

第二百六十章:赛车(3)

第二百六十章:赛车(3) 轰隆隆…… 阿斯顿马丁滚下了山,伴随着一阵嘁哩喀喳的玻璃破碎声,滚到了谷底。 深蓝色的玛莎拉蒂停了一下,梁军向山下望了一眼,嘴角勾起一丝邪异的笑容,拨弄了一下耳朵上的蓝牙耳机,阴森的笑着说:“任务完成。” 林昆一只手紧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放在手刹车上,脚上踩着刹车,时刻警惕的控制着车身,他现在所行的轨迹上没有太多的树木,但是草丛却是愈发的茂密,眼前的视野几乎完全被挡住,他必须谨慎的控制车身,万一撞上了大树,老捷达可不是坦克,断的肯定不是大树。 超乎林昆的预料,后排上的楚静瑶和秦雪害怕归害怕,但都没有尖叫出来,可见这两个女人的心里素质不是一般的强,突然后面砰的一声响,那响声几乎是贴着老捷达屁股撞过去的,林昆赶紧一脚刹车踩到底,同时将手刹拉了上来,老捷达一路滑行,最终踉踉跄跄的停了下来。 “怎么了?”后座上的秦雪和的楚静瑶同时问道,两人的声音都有些发颤。 林昆缓了一口气,转过头笑着冲两个花容失色的大美女说:“好像有什么东西撞过去了。” “什么东西?”秦雪问。 “在哪儿?”楚静瑶问。 林昆指了指车后面,一边解下安全带,一边说:“你们在车上等着,我下去看看。” 秦雪和楚静瑶都已经害怕到了极点,此时又是在周围一片漆黑的山坡上,生怕会突然有什么怪物从暗处蹿了出来,两人几乎同时冲林昆喊道:“不要!” 林昆动作停了一下,回过头笑着对两个惊吓到了极点的美女说:“放心吧没事的,这山上也不会有什么怪物,就算真的有怪物,我马上干翻它。你们在车里待着,我上后面去看一下,用不了多少时间就回来。” “那……那你小心啊。”楚静瑶和秦雪一起说道。 “嗯。” 林昆笑了一下从车上下来,活动了一下筋骨就向后面走去,他刚走出没多远,楚静瑶和秦雪就一起推开了车门,两个平时气度矜持、礼仪得体的大美女,扶着车门就哇哇的吐了起来,看她们狂吐的那个劲头,胆汁估计都要被吐出来了,这绝对是他们坐过的最刺激的一次车。 林昆走上了一块小山坡,刚才撞击的声音就是在这响起的,两旁的草丛除了被老捷达轧开了一道外,还有一道横的插到了另一个方向的坡底。 林昆站在坡上往下望,下面一片黑漆漆的一点灯光都没有,这时就听下面传来了一阵微弱的声音,“救……救命啊……救,救……快救救我……” “你还好吧?”林昆向着坡底喊了一声,掏出手机打开了手电筒向坡底晃了晃。 “快……快救我,我……我快要死了……” 林昆隐约的看到了车的残骸,从坡上跳了下去,向着残骸就跑了过去,并对那呼救的人安慰道:“哥们你别怕啊,我这就来救你,你死不了的。” 跑到了跟前,仔细的一看,林昆的眉头顿时就皱了起来,这辆车的车标是阿斯顿马丁,这回来参加贫民地下赛车的只有一辆阿斯顿马丁,就是金凯开的那辆,这小子的技术不是很牛x么,怎么掉到山下了? 整个车身是翻着的,金凯被安全带吊在车里面,额头上、身上正往外流着血,吧嗒吧嗒的滴落下来,这对于从小就没吃过苦的金凯来说,这痛苦绝对不亚于下了十八层地狱,内心的恐惧这一瞬间将的心搪的满满的,他从未感觉过死亡距离自己如此的近,更不曾体会过死亡带来的痛苦和恐惧,他浑身上下疼的快要散架了,灵魂仿佛被割裂了一样,他不甘心,他害怕,他还不想死,他还有太多的事情没去做,还要继承金家的产业呢,他要是死了爷爷该怎么办,难道要爷爷含恨而终? 金凯本以为自己死定了,但听到了林昆的声音后,他的内心马上燃起了一丝希望,就仿佛即将溺亡前抓住了最后救命的稻草一样,连声虚弱的哀求道:“求求你,救救我,我还不想死,我真的不想死,求求你……” 林昆蹲下身来用手电往车里照了照,金凯满脸是血模样很恐怖,不过这对于咱们林大兵王来说早就多见不怪了,淡定的道:“放心吧,只要我不准,你死不了的。” 林昆这不是在说大话,也不是在盲目的安慰金凯,早在漠北军区的时候,他见过的伤员多了去了,什么样的能救活,什么样的救不活,他一眼就能看出来。 “我感觉快要死了,我还没活够呢,呜呜呜,我死了爷爷怎么办,我们金家的产业怎么办……”金凯心里防线崩溃,呜呜的哭了起来,谁能想到平时威风八面不可一世的金大公子会有这么一面。 “呵!”林昆轻佻的笑了一声,“瞧你小子这点出息,哭哭啼啼的跟个娘们似得,你平时不是很威风么,开车的技术不是很牛x么,怎么还掉山底了?” 林昆也不着急救金凯,心里合计着反正这小子也死不了,就让他先多吃点苦头。 金凯哭声道:“你就别挖苦我了,谁知道特么的谁在我的车屁股上撞了一下,把我连人带车从上面给撞翻了下来,等我揪出来一定宰了他!” 林昆不急不忙的抽出了根烟叼在嘴上,笑着道:“你是猪脑子还是怎么的,我猜的没错的话前面的几辆车都是你安排的吧,撞你的肯定是紧跟在你后面的那辆,你用脚趾头也应该想出来是谁,还用揪出来?” 林昆掏出打火机,淡定从容的点着烟,深深的吸了一口,吐出了个大烟圈,车里还被吊着的金凯如梦方醒,恍然大悟的道:“我靠,竟然是他!” “想明白了吧。”林昆淡定的笑道。 “嗯。”金凯那血淋淋的脸上一片的怒火燃烧,咬着牙道:“等我回去了一定弄死他!” “行,你想明白了,那我走了。”林昆站起来就要走,金凯先是应了一声‘谢谢’,紧接着就哭爹喊娘的大喊起来,“大哥,你别走啊,你走了我咋办啊!” 刚才金凯全心的投入到了思考中,也就忘了身上的疼痛,这会儿回过神后,马上又疼的呲牙咧嘴起来,但他现在更在乎的不是身上有多疼,而是一定要让林昆把他救出去,否则在这荒郊野外的,光流血也能把他给流死了,要是万一再碰上个啥野兽的,那他死也是死无全尸了。 “这事我还真忘了。”林昆妆模作样的又蹲下来,他就是想让金凯多吃些苦头,你丫的说带人去争老子的疯皇集团就去争,不让你吃点苦头老子心里不平衡,这不能怨林昆小心眼,做男人该分明的时候就得分明,否则一味得忍让、以德服人,最终换来的多不会是好的结果。 林昆吧嗒着烟,看着被吊在车里的金凯,咧嘴笑道:“你这是在求我对吧?” “对对对……”金凯忙不迭的回答。 “那咱们谈谈条件?”林昆戏笑的说。 金凯的脸一黑,忍着疼痛道:“你该不会是想要趁火打劫吧?” 林昆坦荡荡的道:“对,我就是要趁火打劫,你要是不同意的话,那我现在就走。照你目前流血的速度,半个小时以后你就会休克,并伴随着四肢冰冷,再过上半个小时你也就彻底的咽气了。这荒郊野外的,我也不知道会不会有狼之类的,要是有狼之类的话,你的血腥味马上就会把他们引来,到时候也不用等一个小时,狼会趁热把你吃了的。” “你……你别说了!”金凯恐慌的喊道:“只要你能救我,什么条件……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 “哦?”林昆呵呵的笑道:“什么条件就免了,我只拿回该属于我的东西,本来今天这场比赛我是赢定的,跟你在这耽搁时间肯定是赢不了了,奖金什么的就算了,疯皇集团必须属于我们百凤门的,我只要这个结果。” “这……”金凯咬牙道:“这没什么难的,只要我一句话,我爷爷就会搞定。” “好,够爽快!”林昆直接伸手抓住车门,猛的一用力,那被卡的严重走形的车门咣当一声被他给拽了下来,接着他抬脚冲着车顶一脚,呼通一声将整辆车给踹的翻了过来,车里的金凯马上发出一阵咿呀的痛叫声。 “你……你是想谋杀吧?哎哟……疼死我了。”金凯哭声的喊叫道。 “想让我救你就少废话。”林昆左手一晃,‘鬼畜’握在了手中,金凯马上感觉到了一阵从未感受过的杀气,恐惧的道:“你……你想干嘛?” 林昆不搭理这小子,直接将鬼畜伸了过去,贴着安全带随意的那么一剌,嗤啦一声将安全带给剌断了,金凯整个人被安全带给固定在车上,安全带一断,他整个人顿时就松垮了下来,林昆随手一拽,就把他给拽出来丢到了地上。 “哎哟哟……你就不能轻点。”金凯趴在地上埋怨道:“你这是想谋杀吧!” “切……”林昆鄙夷道:“我要是想杀你还用得着等今天?你丫的要是想活命就给我闭嘴,要是吵的我心里发烦了,一刀把你的脖子剌断。” 金凯马上就被吓的不敢吭声了,趴在地上老老实实的,林昆冲他的屁股踹了一脚道:“你车上有急救箱么?” “有……在后备箱里。”金凯疼的呲牙咧嘴,但也不敢大声说话。 林昆从后备箱里翻出了急救箱,从里面拿出了纱布和一些云南白药,撕开了金凯身上的衣服就开始给他包扎,总的来说这小子伤的不算太重,肋骨断了两根,腿骨断了一根,再就是一些皮肉伤,止住血就没啥事了,这都多亏了他的这辆昂贵的阿斯顿马丁,要是开着一辆普通车从上面摔下来,这会儿早就是车毁人亡了,还能趴在地上咿咿呀呀的痛叫?为什么那些个富人喜欢花重金购买豪车,除了地位的象征和舒适外,最重要的就是安全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