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六百零五章:要试试么 - 神兵奶爸

第二千六百零五章:要试试么

为首男人这一嗓子的惨嚎,震的人耳膜发麻,这是真用尽全身力气来惨叫了。 众人皆是一副诧异的表情看向林昆,任谁也没想到,这个高高瘦瘦的小伙子,一言不合就敢跟这三个无赖流氓动手,身材上他不占优势,人数上人家是三大男人,他一个男人带着两个女人也不占优势。 好胆量,好魄力啊! 只不过…… “小子,阳间有路你不走,阴门无道你却投,敢动我们大哥,去见阎王爷吧!” 为首男人身后的两个小弟,此时已经回过神,其中一个身材雄壮的长发男人,手里攥着一把白光闪闪的匕首,向着林昆就扎过来,匕尖直指林昆的胸口,这真是奔着要命来的。 围观的众人瞬间倒吸一口凉气,刚刚还想要替林昆竖起大拇指夸他呢,这会儿一个个全都脸色煞白,替他担心起来。 在场的都是普通的良家百姓,打架斗殴的见过,可这么明目张胆动刀子杀人的,还是头一次见。 “啊!” 甚至,有的女人受不了这惊吓,已经提前惊叫的捂上了眼睛。 啪! 清脆的一声响,不少人都主动歪过了脖子,不敢直视这血淋淋的一幕,可这声音又不太对,匕首戳中心窝不应该是这种声音,应该是‘噗嗤’的一声,也不像是掌掴耳刮子的声音,掌掴耳刮子的声音要更清脆、更大一些,这声音就好像…… “哟,你还挺喜欢说大话的呢,你说让我去见阎王爷就去见阎王爷啊,阎王爷那么大的领导,是想见就能随便见的么?” 林昆看着眼前的男人,调笑的说道,而眼前的这个男人,手中的匕首眼看着就要扎进了林昆的心窝,可他的手腕被林昆的大手紧紧攥住,不管他怎么用尽力气,想要将手中的匕首再往前一丢丢,都是徒劳。 啪! 这一次是掌掴耳刮子的声音,林昆那蒲扇大的巴掌,直接抽在了这个男人的脸上,这一巴掌的威力那可是相当的大,就好似一把铁锹,结实的拍了下来。 “啊哟!” 这长发男人一声惨叫,脑袋里嗡的一响,瞬间就觉得天旋地转,半边的脸都被抽麻了,整个人一个趔趄就想要向一旁倒去,可是手腕被林昆紧紧的攥着,根本没机会。 “你的蛋蛋也掉了。”林昆咧嘴一笑,这个被打懵的长发男人,一听到这话,强行的让自己快速的反应过来,带着哭声哀求道:“不要啊,我们家三代单传……” 砰! 大脚板子踢在裤裆上的声音,结结实实,就好似一个大铁锤,重重的砸在地面上。 “额……” 这男人瞬间两颗眼珠子瞪大,感觉随时都要掉出来一般,嘴巴也是张的老大,这难以形容的疼痛,仿佛卡在了他的喉咙里,整个人翻了个白眼,林昆一松手,直接扑腾的一声倒在了地上,抽搐了两下之后,便彻底的没动静了。 还剩下最后一个男人,这男人生的一副五短身材,不过看样子气质却是三个人里最强盛的,浓眉大眼,一脸的狰狞可怖,身材虽然五短可异常的结实,乍一看给人一种很敦实,并且是练家子的感觉。 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下,林昆笑呵呵的对这五短身材的男人说:“哥们,到你了。” “你打了我大哥还有二哥,今天这个丑,我廖一发记住了,小子你会后悔的!” 五短身材的男人凶巴巴的说道,声音低沉表情凶悍,同时一双拳头抱在胸前握的嘎嘣响。 众人再次屏气凝神,刚才的两场对决,林昆都赢的太轻松了,大家伙这时也不分谁好谁坏了,就跟看电影的时候差不多,到了即将精彩对决的时候,注意力更多的是在打斗的场景上,至于结局么,正常的逻辑套路那都应该是主角获胜。 “不错,你这一身气势,比这两怂货强多了。”林昆歪着脑袋,却是一点紧张之色也没有,这在常人的眼里不合逻辑,可对于咱们林大兵王来说真就没啥,难不成他要对一个不入流的痞子产生紧张恐惧? 五短身材的男人一个大步向前,围观的众人,都以为这是要动手了,一个个脸上的神情更是一凛,将眼睛擦的雪亮。 可接下来的一幕,简直差点让所有人的下巴颏子掉地上了,只见这五短身材男人双手一个抱拳式,两条膝盖扑腾的一声,直接就砸林昆面前,仰着那圆乎乎的脑袋,一副很江湖豪气的模样道:“冤有头债有主,今天这事是我们哥仨不地道,我们老大家里有三个儿子,老二也娶老婆生了孩子,就我现在还光棍一个,并且我们家真是三代单传,求大侠大人大量,放过我和我的蛋蛋吧……” 满脸的真挚,一脸的渴求,这若是再配上一首感动天感动地的音乐,都可以当选镇上今天最感人的画面奖了。 林昆脸上的表情也是一愣,有些哭笑不得起来,这套路也太超乎想象了吧,见这哥们一副怂样,都跪下来了,咱也不能得理不饶人吧,坏人也是需要改过自新的机会。 “赶紧滚吧,有多远滚多远,趁着我还没改变主意。”林昆笑着说。 “谢谢大侠!”五短身材的男人一副真挚感激的态度,刚才跪的干脆,这会儿站起来的更干脆,几乎就是从地上一下子弹起来的,然后头也不回的就向车外跑去。 至于地上的老大、老二,他根本看都不看一眼…… 还真是个不讲义气的家伙啊。 老二晕死了没知觉,只是刚才这老三跑的时候,大脚板子踩了他裤裆一下,本来就已经碎成渣的两个蛋蛋,又是一阵剧痛,他也只是闭着眼睛惨叫了一声,便又晕死了过去。 老大趴在地上直接开始骂娘了,“狗日的……” 才刚骂出三个字,便一脸惊慌的把嘴捂住,他的声音变的和之前不一样了,变的尖细了,就跟古时候皇宫里的太监一样。 林昆抬脚冲着这个老大踹了一脚,歪过头指了指司机和那女导游,道:“知道该怎么办吧?” “你……”这老大也是内心里头一阵绝望,咬牙切齿的摆出一副要拼命的架势。 “我可以让你变成太监,也可以让你太监不如。”林昆笑眯眯的说,“要试试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