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六百零四章:蛋蛋掉了 - 神兵奶爸

第二千六百零四章:蛋蛋掉了

这三人好像根本没听到导游的话,眼神始终贼嘘嘘的看着林昆这边,他们当然不是在看林昆,而是在看沈曼和赵颖。 整个车上,沈曼和赵颖无疑是最美的,一路上吸引了不少男人的目光,也让不少的女人羡慕妒忌,半路上就有一对新婚的小两口吵起来了,原因就是那男的总偷看沈曼,新娘子不乐意了,老娘跟你同居了这么久,才刚结婚你就开始明目张胆的当着老娘的面看别的女人,这以后的日子还有法过了么? 当然,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插曲,全车人都当做笑话看了,那小两口吵完之后也很快就和好了。 导游见三人没反应,又微笑着重复了一遍,“三位先生,车费一共是九十块。” 这导游三十多岁的,长的不算漂亮,但也不算丑,常年在外奔波,皮肤有些暗淡,再加上夏天阳光炎热,晒的格外的黑。 “咋的,怕咱们哥仨差事啊。”其中一个男人不满的抬头瞥了一眼导游,冷哼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导游依旧陪着笑脸,这年头普通的老百姓赚点生活实在不易啊。 “赶紧滚开!”说话的男人语气蛮横的说。 “可是车费……”导游依旧是陪着笑脸说。 “你也不打听打听,咱们哥三是什么人,从来就有坐车给钱的道理,我警告你别找不自在啊,信不信老子让你这车留在这儿,哪也去不了。” 女导游被吓的往后退了一步,不敢说话了,这时开车的司机走过来,这司机三十多岁,身材挺高大的,可一点气魄也没有,来到三个男人的面前,和女导游一样陪着笑脸说:“三位大哥,咱这拉活赚的都是辛苦钱,其实也就是点车油钱,你们看……” “滚!” 说话的男人又是一声厉喝,“别特么在这儿叽里呱啦的,耽误咱们哥仨看美女。” 司机被这三个男人噎的一句话也不敢说了,冲身旁的女导游递了个眼色,小声的说:“走吧,这单子活就当是白拉了。” 女导游似乎不太情愿,可也没有办法。 他们这种旅游团,都是普通的脸颊旅游团,车上所代表旅游公司的就两个人,一个是开车的司机,另外一个就是她这个导游。 两人刚准备退下去,这时一个轻佻的声音传来,只见林昆伸了一下胳膊,看都不向这边看一眼,道:“我说你们三个人渣,看老子的女人,经过老子的同意了么?” 林昆这话吊儿郎当,可针对的意味儿很浓。 三个人脸上的表情皆是一愣,为首的一个短发男人,嚯的一下就站了起来,冲着林昆就吼道:“小子,你特么跟谁说话呢!” 这男人这么一吼,另外的两个男人也站了起来,一起愤愤的怒吼:“找死呢吧!” 沈曼放在了平板电脑,赵颖也放下了书,这一路上她们俩不是没感觉到这三人一直在看她们,只是懒得去理会罢了。 为首的短发男人走了过来,他的身材不高,但却很结实,一双手上布满了老茧,这老茧不是常年做活的老茧,而是练拳磨下的。 “小子,你一个人带着两个姑娘出来,就没想过会不安全么?不如这样吧,我们哥三心眼好,就帮你照顾其中一个,这两个总不会都是你女朋友吧?”为首男人猥琐的笑道,贪婪的目光在沈曼和赵颖的身上来回的看,这两个女人一个偏成熟,一个偏清纯,反正都是大美女。 “有啥不安全的?像你们这种人渣败类,又不是每天都能遇到,就算是遇到了,也没什么好害怕的,大不了打一架呗。”林昆吊儿郎当的笑道,说完向女导游和那司机看去,尤其盯着那个司机大汉,道:“我说哥们,你这膀大腰圆的,地地道道的一副东北爷们的身段儿,脾气咋就这么窝囊呢,像这种人渣无赖,你越是纵容他,他倒是越觉得自己厉害了。” 司机大哥苦笑,没有答林昆的话,而是一副讨好的模样,冲三个男人说:“三位大哥,这位小兄弟一看就是年轻气盛,你们大人有大量,今天这事就别计较了,你们的车钱我也不要了,以后凡是能遇到三位,我回回都免费拉你们。” 为首的男人斜了司机大哥一眼,冷笑道:“呵,你把我们兄弟三人当什么了,以为我们是叫花子呢?坐你的车那是看的起你,你特么的应该感谢我们,你说让我们不和这小子计较,就不和这小子计较,你把自己当什么人了,这么有面子。” “三位大哥,我不是那意思,我是说……” 啪! 清脆的一个大耳刮子声,打断了司机大哥的话,司机大哥脸上的表情一凛,车厢里剩下的没急着下车,在这看热闹的几个人也是同样的表情一凛,不可思议的向林昆和为首的男人看过来。 林昆突然的一个巴掌,抽在了为首男人的脸上,他本来想和这货讲讲道理,好歹也是先礼后兵,可实在看这三个人不顺眼了,明明干着叫花子的事儿——坐车不给钱,还特么的理直气壮的把自己当大爷。 林昆这一巴掌的力道不重,要是一巴掌就把这为首的男人给打的晕死过去了,接下来还怎么玩? 为首的男人捂着被打的肿高的脸颊,皱着眉头恶狠狠的盯着林昆,道:“小子,你特么的敢打我,你知不知道老子是谁……” 啪! “废话太多,再赏你一个耳刮子。”林昆笑呵呵的说,单手拖着下巴,一副仔细打量的模样,道:“嗯,这样看起来,你这一张丑脸左右平衡了一些。” “尼玛勒个痹的,老子我今天不弄死你,老子我不姓叶……” 砰! 为首的男人抄着他那一双布满老茧的铁拳,就向林昆扑过来,可是这话音未落,拳头也未落,倒是裤裆下被狠狠的踢了一脚。 隐隐之中,似乎还有鸡飞蛋打的声音,这为首男人那肿高脸颊的丑脸上,顿时痛苦狰狞起来,林昆凑到他的耳边,嘻嘻的笑道:“朋友,你的蛋蛋好像掉了。” “啊!” 为首男人后知后觉的一声惨叫,一瞬间两颗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裤裆下的疼痛,就像是被大铁锤给砸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