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八章:赛车(1) - 神兵奶爸

第二百五十八章:赛车(1)

第二百五十八章:赛车(1) “五,四,三,二,一……” 身材火辣穿着暴露的长腿赛车女郎手里的大旗一挥,两排一共三十多辆赛车一起发出撕裂的嗡鸣,排气筒里滚滚的浓烟冒出,轮胎摩擦在地面上响起阵阵尖锐的声音,三十辆车争先恐后的尤如箭一般射了出去。 林昆的老捷达排在最后的位置,这次赛车整的是很专业的,每辆赛车所在的位置都是经过精准测量的,按照正常的弯道轨迹去跑,到达终点之后的距离是一样的,所以说不管是排在前面还是后面,不影响公平性。 跟着大部队,林昆一脚油门轰了下去,老捷达立马发出一声咆哮,仿佛一匹发了威的野马一样,轮胎在地面上摩擦出了两道焦黑的痕迹,噌的一下蹿了出去,旁边顾微的法拉利也嗡的一声蹿了出去,就短距离的加速来看,老捷达丝毫的不逊色于法拉利,这在林昆的预料之中,却使得其他人很吃惊,别人暂且不说,就说后座上的楚静瑶和秦雪,还有跟在老捷达屁股后面的龙大相和蒋叶丽,就是旁边的顾微也吃惊不小。 老捷达的改装秦雪功劳不小,但她却是怎么也没想到老捷达改装后的加速竟然如此的犀利,她心里惊讶的同时,也暗暗对龙哥刮目相看了,过去秦雪只知道龙哥修车很牛,改装车也有一手,但没料到竟会如此的厉害! 这回是正规的比赛,林昆早就做出了拿出全部本事的准备,两只脚频繁精准的来回游弋在刹车、油门、离合上,左手握着方向盘,右手铿铿铿的极富节奏感的来回换着车档,整个人和车仿佛合为了一体一样。 林昆的这份驾驶技术可都是在漠北军区的时候积累下来的,那时候不管是天上飞的,还是地下跑的,只要是部队里有的装备他全都驾驭过,要说开军车和开赛车的感觉是不同的,军车不管是外形还是实质,全都是霸气蛮横的,遇到了什么沟沟坎坎的绝对二话没有直接就趟过去,要是开着一辆坦克遇到了有树拦路,也绝对不带惯病的,直接撞断压过去。 赛车就不一样了,赛车更讲究的是细腻的技术与超强的心里素质和反应能力,尤其是在南山路这样的路况上,随时都会出现一个急转弯,但凡稍微的驾驶不慎,就极有可能直接连带车翻到山底下车毁人亡。 林昆目前的驾驶技术和他在部队的时候极大的不同,这都是近来这段时间练习出来的,就目前来看,他当初选择了入伍当兵最终成为了兵王,要是选择了出去赛车,现在保不准就成了世界一流的职业赛车手。 一连两个快速的急变向,老捷达整个车身左右剧烈摇晃了一下,坐在车里感觉车的地盘随时都能贴到地面上,轮胎跟着发出了两声尖锐的摩擦声,林昆紧跟着一脚油门跟进,就听老捷达嗡的一声轰鸣,仿佛大山里奔跑出来的野兽一般,噌的一下快速向前蹿去,直接超过了三辆车。 顾微红色的法拉利紧紧的跟在后面,她的法拉利也是经过了改装的,比今天在场的大多数的赛车都要好上不止一两个档次,如果是在直到上加速,绝对轻易的就能甩开一大票的车。顾微目前的策略很简单,就是跟紧了林昆,她不轻易的超车,只要林昆超车她紧跟着就超过去,这样等到快到终点的时候,她在突然后发制人的展现出自己的实力,她相信凭借着她的这辆红色如火的法拉利,一定能赢得今天的大赛! 林昆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楚静瑶和秦雪,两人全都紧紧握着车顶旁的悬挂扶手,脸上的表情虽然还算淡定,但明显有了渐渐花容失色的迹象。 楚静瑶和秦雪以前绝对是见过世面的,也都有价值不菲的豪车,她们的骨子里也和大多数人一样,充满了对速度的渴望与激情,可像林昆刚才那么开车的,几乎一秒钟的时间里就快速的两个急转向,车身仿佛随时都要贴到地面上,甚至感觉车身随时会翻过去,随之一脚油门就超过了三辆车…… 像这么刺激的赛车,对于她们俩来说几乎就和坐过山车没什么区别,坐过山车的时候心里害怕归害怕,但都知道正常情况下是不会出危险的,现在坐林昆的老捷达感觉就完全不一样了,你完全不知道下一秒会是什么样子,心一直跳在嗓子眼里,并且随时都有可能跳出来。 林昆淡定的咧嘴一笑,透过后视镜冲两位美女笑道:“相信我,别害怕。”说完,不等两个美女有所反应,他手中的反向盘又是一个急转弯,整个车身剧烈的向左倾斜,感觉马上就要翻车的时候,又快速的调整了回来,配合着脚上的油门和发动机剧烈狂暴的轰鸣声,噌的又超过了一辆车。 楚静瑶和秦雪的脸色再也绷不住了,全都露出了深深的恐惧,眼神直勾勾的看着前方,假如再给她们重新选择的机会,肯定不上这亡命飞车。 林昆看了一眼后视镜,嘴角露出一丝邪魅的笑容,红色的法拉利紧紧的跟在后面,凭他的猜测也猜出了顾微的意图,这小娘们现在跟紧了自己,想着待会快到终点的时候凭借着法拉利那超强的直线加速超过去,恐怕最终她得失望了。 林昆手脚配合,继续游弋超越在各个赛车的中间,他的这辆老捷达完全成了今天最大的一匹黑马,今天到场的赛车里,全都是价值不低于五十万的并经过改装的,或者是直接价值几百万的跑车经过微改的,老捷达在这些车的中间绝对是最不起眼的一辆,就好像是一群穿着上层人士的中间突然出现了一个土包子一样,这土包子还把自己打扮的挺有范儿的,但怎么也改变不了它土包子的事实,要说这个土包子能鹤立群雄,没人会信! 可现实往往就是这样,一向最不起眼的那个,或者是最让人看不上眼的那个,最终总会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喜,这时人们才会恍然的想到‘深藏不露’这四个字,这四个字往往就在我们身边,总是那么的出其不意。 刚跑了三分之一的路程后,林昆的前面只剩下九辆车了,他暂时排在第十位,透过后视镜向后看了一眼,红色的法拉利依旧保持着二十多米的距离,那炫丽的车灯照过来,隐约能看到挡风玻璃后握着方向盘的顾微。 这时,林昆的眉头突然一蹙,在红色法拉利的后面,一辆黑色看不清车标的赛车紧追了上来,看它那气势汹汹的模样是要硬超过法拉利,透过那辆车的挡风玻璃,隐隐的看到一张充满戾气脸和两道阴森的目光。 这…… 这感觉很熟悉,回忆如潮涌般袭来,可就是抓不住其中的千丝万缕,林昆确定过去曾在什么地方见过这样一双眼神,他像是一只都在很远的地方,一直躲在黑暗的深处,等到自己放松警惕的时候,他会突然跳出来。 黑色的赛车响彻剧烈仿佛要炸开的轰鸣声,就要硬从法拉利的左边超过去,顾微看了一眼后视镜,嘴角勾起一丝不屑的弧度,“想要从我的身边超过去,做梦呢吧!”手中的方向盘突然猛的向左一打,就要堵住黑色跑车的路,哪知这黑色跑车完全也没有减速的意思,硬生生的就撞了过来。 砰! 一声巨响,法拉利的屁股被撞的瘪了一块,尾灯也被撞碎了一个,整个车身剧烈的一摇晃,好在这款高档的车有车身紧急平稳系统,否则在这种高速行驶的状态下,被这么剧烈的撞击一下,车身横着漂移出去是必然的,此时又是在南山路上,更是极有可能直接撞断了路崖子翻到山下。 顾微手心里出了一层冷汗,被吓的整张脸都苍白了,等她回过神以后,那辆黑色的赛车已经贴着她的车身开了过去,她向车里望了一眼,车里的男人也向她看了一眼,眼神里说不出的傲慢不屑,顾微是个名副其实争强好胜的性格,直接一杆怒火蹿到了头顶,爆了句粗口‘靠’了一声,一脚油门直接踩到了底儿,就听红色的法拉利一声歇斯底里的轰鸣,仿佛一只被点着了屁股的公牛一样,狂奔的就向前冲撞了去。 法拉利的加速在跑车里绝对算是佼佼者,马上就逼近了刚刚超过去的黑色赛车,逼近之后它并没有要超过去的意思,而是卯足了劲儿冲着黑色赛车的屁股就撞去,此时顾微两只手紧紧握着方向盘,眼神里放射出红光,誓要报了刚才的被撞一仇不可。 拓跋阿甲驾驶着黑色赛车超过了法拉利后正得意呢,忽然察觉到了情况不对,看了一眼后视镜就见红色的法拉利已经逼近了他的车屁股,等他再想要做出反应已经来不及了,就听轰的一声响,他的车屁股被撞个正着,整个车身马上失去了平衡,车头原地横移了一下,车身也跟着横着移了出去,轮胎在地面上摩擦出一片黑色的印记,呼通一声撞在了旁边的山体好,好在不是撞在了另一边的路崖子上,否则直接就翻到了山下。 法拉利贴着黑色的跑车超了过去,顾微摇下车窗冲拓跋阿甲竖起了中指,随后一脚油门留下了一道靓丽的红色背影。拓跋阿甲坐在车里愤怒的砸了一下方向盘,他的车不如人家那辆红色的法拉利,不带车身紧急平稳系统,咬着牙赶紧把车倒了出来,一脚油门紧追了上去。 林昆透过后视镜将整个过程看的清楚,先是替顾微捏了把冷汗,担心她会被撞的翻到山下,接着直接忍不住的在心底‘靠’了一声,这特么的还是女人么,也太蛮横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