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五百八十三章:厉害炸了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五百八十三章:厉害炸了

一群人马上面面相觑起来,谁都没有先发表意见,这要说观赏的价值来看吧,显然是张垚的表现更精彩一点,枪枪的直爆苹果,也比较符合比赛的精神。 可如果从结果来看吧,又都是一样的,反正都是七个苹果全都崩碎了,另外从震撼的效果和效率来看,又显然是八指更胜一筹,这一咣的一枪啥事都解决了。 张垚看向冯千,冲冯千递了个眼色,冯千会意,马上轻咳了一声,脸上挤出笑容,“我来说两句,我觉得这一局是我们张垚赢了,咱们这比赛吗,自然讲究的是枪法如神,而张垚的行为和结果咱们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这每一枪都……” “等会儿!” 龙大相马上打断,“怎么就枪法如神,怎么就你们的张垚赢了,我就问你一句,战场上有七个脑袋,你是一枪一枪打过去的迅速,还是直接一枪爆了所有的头干脆,那些个一枪一枪打靶的架势,都是给那些斯文人比赛用的,咱们是什么?咱们那都是真正的战士,是要上战场的!” “好,说的好!” 梅玉率先鼓掌,冯千身旁的几个小弟也跟着鼓掌,战场上自然要更为凶悍,更为的有效率,必要的时候自然要一枪爆掉七个头,那简直是威风屁了,帅炸了。 冯千马上冲身旁的几个手下瞪了一眼,这几个人赶紧放下了巴掌,咧嘴笑了笑。 冯千急的有些脸红,可又找不出什么反驳龙大相的话,干脆说道:“这位兄弟,你说的没道理,战场上哪有七个脑袋摆在一起,你这分明就是在强词夺理。” 龙大相直接撸起了拳头,“哎我去,你这是在跟我挑刺呢吧,战场上没有七个脑袋聚在一起的时候,你摞七个苹果干嘛?” “我……” 眼看这两人就要动手争起来了,陆婷开口了,“都别争了,依我看这局算平局。” 平局,双方倒是都没了意见,也都消停了。 接下来比试继续,不过考虑到比研究下毒,这有点太过于残忍,于是陆婷提议,将这局改为理论上的对弈,冯千和梅玉每人各出一题,对方若是答不上来就算输。 冯千过去的履历有些特殊,他早期是学医的,本来是按照医护人员招进国安局的,结果培养着培养着却发现,这是一个全面综合性的人才,有头脑有胆识还有计谋,如果只让其担任医护人员简直是屈了大才,于是乎就给作为行动人员来培养。 对于自己的医术理念,冯千那是很有自信的,尤其最近这半多年,他又搜集了诸多的文献资料,结合了许多国内外在研究‘毒’上的先进理念,研制出了一种特效的毒药,这种毒药被他给取了个很屯里的名字,叫‘酥麻散’,直白一点的讲就是麻药,用古代的学名叫蒙汗药。 不过,他的这味‘酥麻散’药效更持久,更难为可贵的是,不用任何的服用与注射,只通过空气传播就能够对人下毒。 冯千将他的‘酥麻散’介绍完毕,脸上的表情那叫一个得意骄傲,他最后笑着说:“我的这个酥麻散,如果能放在医药上,那简直就是麻醉药的最新革新,可以说是创历史的,会大大的提高医学上的效率,另外也可以作为我们国安局人员的特殊备用药,关键的时候对敌人使用。” 冯千的题目出完了,众人惊赞之余,目光纷纷的落向了梅玉,按照众人预计的想法,梅玉怎么也要表现的深思的模样才算贴切,这么难的题目,可不是轻易能解开的。 可事实上呢,梅玉的脸上丝毫异样的表情也没有,嘴角挂着淡淡的笑容,眼底带着一抹轻蔑的目光,似乎根本就没把这题目放在心上。 梅玉站了起来,将人体之所以会被麻痹的原理进行了阐述,然后对冯千的所谓‘酥麻散’进行了简单的剖析,正常来说,这种医学上的理论普通人是听不明白的,但梅玉用他自己的方式,用最通俗的语言,将这其中的要领给解释了出来,让在场的每个人听完之后都点头称赞。 冯千脸上的表情有些挂不住了,说:“你,你别说这么多没用的,我就问你我这酥麻散,你有什么办法解么?” 梅玉淡淡的一笑,将这酥麻散的解决办法列了出来,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他这一列就是十多种办法,而每一种办法都让冯千无言以对,根本找不到任何反击的机会。 “……解决办法,我就先说这些了,至于其他的解决办法,我想我有兴趣说下去,大家伙也没耐心继续听下去了,总而言之这个酥麻散,真的算不上什么毒药,不过倒是一种挺有效果的特效药吧。” 梅玉笑着说完,看向了冯千,“哥们,我的回答你还满意么?” 冯千向后退了一步,脚底下一个踉跄,要不是被手下的兄弟扶住,差点跌水里,脸上一副失神的表情,喃喃道:“这,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有这么多的解决办法……” 梅玉笑着说:“你要是没什么异议的话,那么我可要出题了,听仔细了啊。” “慢着!” 冯千突然开口,旁边脸色一直紧张不太好看的张垚,马上笑了起来,“老冯,你快说话啊,我就知道这小子解的有问题,你不是说你的酥麻散的解药只有你能研制出来么,你还打算向组织申请专利呢。” 刚才的那一局,张垚和八指算是打了个平手,这一局要是输了的话,那他们可就输了,再加上张垚对冯千还是很有信心的,才不相信冯千的题会这么轻易的就被解。 也不光是张垚,他们身边的其他弟兄,心里头也产生了一丝希望,希望冯千能够绝地反击,先不让梅玉赢的这么轻松顺利。 “这位兄弟在上,请受我一拜!” 结果超乎所有人的意料,张垚的眼珠子都快瞪大的掉下来了,其他的兄弟也是一样,冯千单膝的跪地,恭敬的向梅玉施了一礼。 林昆等人也是大感意外,面面相觑。 “这位兄弟,我冯家是世代医家,只不过到了我爷爷的那一辈没落了,通过你解出我的‘酥麻散’,我就看的出兄弟你不是普通人,如果你不嫌弃的话,请……” 冯千咬了一下牙,猛的抬起头,一脸真挚的说:“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