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七章:怕老婆 - 神兵奶爸

第二百五十七章:怕老婆

第二百五十七章:怕老婆 楚静瑶的脸上一直挂着微笑,笑的尤如一缕春风,轻轻的拂过脸颊,这笑容看在任何一个人的眼里都会感觉到由心的温暖,但除了咱们林大兵王。 从楚静瑶的笑容和眼神里,林昆总能感觉到一股说不出的阴嗖嗖的气息,这种气息大致可以归类为杀气,林昆对杀气向来是十分敏感的,不夸张的说,方圆百米之内但凡有一点点的杀气,他都能精准的察觉到。 林昆的目光总是游弋在周围的人群里,除了楚静瑶散发出来的那一抹混着高级香水味的淡淡杀气,他一直都感觉到一阵若即若离的杀气徘徊在左右,每当他想要将那缕杀气的源头给揪出来的时候,总是会突然消失,这足以说明一点,暗地里藏着的那个人一定是一个少见的高手。 早在漠北军区的时候,林大兵王杀人无数,杀的都是那些十恶不赦的犯罪分子,暗中自然和无数的人结仇,现在突然冒出来一个人来寻他报仇也是再正常不过的,只是暗中的这个人飘忽不定让他心里很没底。 如果只身一人,别说是来一个高手,就是满世界的高手都来对付他,林大兵王也不带胆怯的,老子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还赚一个,怕啥! 但现在不同了,他再也不是孤身一人了,从他背着破帆布包穿着一身吊丝装踏入中港市的那一刻起,命运就注定了他再也不能像过去那样无牵无挂了,不论何时何地,他都需要考虑楚静瑶和澄澄的安危,甚至可以说,保障楚静瑶母子的安全已经成为了他坚定不可动摇的责任。 林昆微微的阖了下眼,让自己的气机更加的沉稳下来,无数次九死一生的磨练,让他对危险气息的捕捉力变的异常敏锐,通常只要通过一个人散发出的气机,他就能估算出对方的战斗力值在什么水平,此时他知道暗地里的那个人有意在避着他,所以也不打算马上把他给揪出来,先通过对方所散发出来的气机估算一下战斗力值,好提前有个准备。 两秒钟后,林昆睁开了眼睛,秦雪、楚静瑶、蒋叶丽还有身旁的龙大相都是一副奇怪的模样看着他,龙大相问:“昆哥,你咋还睡着了呢?” 林昆白了这厮一眼,伸出手在这厮的脑袋上赏了一记爆栗,也算是为刚才紧要的关头这厮抓住他不放报仇了,要不是这厮紧要的关头伸着大手抓住他,这会儿他说不定早就逃之夭夭了,也就不会遇上顾微和楚静瑶夹在中间的尴尬,总之一句话,要是今天晚上回家他被罚跪方便面,龙大相这货绝对是罪魁祸首。 龙大相被打的哎哟一声,这位身高一米九,体格雄壮的像是猛兽的大汉,在别人面前威风八面、无人敢惹,在林昆的面前完全就是个人畜无害的乖乖小弟,这世界上能降得住龙大相的,恐怕也就林昆一个人了。 “昆哥,你干嘛打我啊。”龙大相一边揉着脑门上被敲起来的包,一边叫苦道。 “打的就是你。”林昆瞪了龙大相一眼,“你跟我过来。” 龙大相打了个激灵,马上像是个做错事的小孩一样,跟着林昆到了一旁。 不等林昆说话,龙大相马上就白痴的问道:“昆哥,你快传授我点经验,你咋就能泡上那么多的美女,而且还一个比一个漂亮,羡慕死了!” 林昆嘴角得意的一笑,“那你说说,哪个最漂亮?” 龙大相捎着后脑勺,一脸很难决定的表情,“要说哪个最好看,这还真说不准,只能说各有千秋吧,就我目前见过的这四个来看,那全要看个人喜好了,喜欢熟女的那当然是蒋姐最合适,喜欢火辣的肯定是刚才的那个红衣女,喜欢标准ol范儿的呢,那个叫什么雪的很贴切,要是喜欢静若处子温雅贤淑的,那肯定是嫂子了……综合比较来说,我觉得还是嫂子能更胜一筹,具体啥原因俺说不清楚,反正就这样。” 林昆呵呵的笑了一声,“行了吧你,一套一套的都跟哪学来的,我跟你说个正经事,你小子用心听好了……” “昆哥你说。”龙大相马上一扫憨傻的表情,满脸严肃了起来,这架势就好像是执行任务前听从教官的安排一样,就差腰板笔直两脚并拢了。 林昆无奈的白了他大兄弟一眼,“这又不是在组织里,你小子别给我整这洋相,我跟你说你认真挺好就行了。现在暗地里有一个人是冲着我来的,应该是一个高手,你的首要任务就是保护好你嫂子的安全。” “那我另外的三个嫂子呢?” “嗯?” 龙大相憨傻的笑道:“那个ol范的和蒋姐,还有那个红衣女啊!” 林昆果断的抬起手,就要再赏这厮一记爆栗,龙大相赶紧闪到一边,咧嘴笑道:“昆哥你放心,我保证完成任务,暗中那厮就交给你了。” 林昆掏出根烟叼在嘴里,扔给了龙大相一根,“你小子别嘻嘻哈哈的,暗中那人的身手不差,恐怕不在我之下,可千万不能出什么差错。” 龙大相道:“就一个人?” 林昆吐出一个烟圈,道:“暂时是一个。” 龙大相道:“一个就好办,大不了咱们一起上,把那小子给活拆零碎了!” 林昆道:“你保护好你嫂子就行了,那人交给我就行了,我也好久没真正的活动活动筋骨了,他既然送上门来,我怎么也得好好的伸展一下。” 夜幕袭来,盘山路上的路灯光渐次亮起,热热闹闹的山顶上人声嘈杂,今晚来这山顶上百分之七十都是有钱人,而且还都是些有钱的年轻人,这些个年轻人聚在一块,一个玩的比一个野,夸张一点说都恨不得把这山给点着了。 此时山顶上到处都放着冷焰火,来参加这次地下赛车的大致分为两种人,一种是为了赢得比赛的,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另一种单纯是为了来凑热闹赶场子的,带上两三个靓妞,再聚集上三五个狐朋狗友,今天晚上这南山顶上就是他们招摇呐喊的狂欢之地,不过多少他们也得收敛着点,今天晚上来这山顶上的一多半都是道上的大佬,哪个都不好惹。 既定的时间一到,金凯跳上了一辆坦途车的车顶,车顶上架着的灯光唰的亮了起来,那平坦广阔的车顶马上变成了一个小型的舞台,金凯穿着一身闪亮的赛车服,手里捧着个赛车的头盔,耳朵上挂着一个蓝牙麦克,冲着周围嘈杂的人群大声的宣布道:“各位,各位请安静!” 周围嘈杂的氛围马上安静了下来,今天到场的都知道金凯的身份,金字招牌未来的掌门人,贫民地下赛车的组织者,可以说是中港市未来最杰出最有威望的年轻人之一。 金凯顿了一下,继续说道:“马上我们的比赛就要开始了,现在请各位参赛的朋友将车开到跑道上,再过十分钟比赛正式开始,我希望大家能本着比赛第二友谊第一的原则,不要在这南山路上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另外也希望各位参赛的朋友心里清楚,和命比起来钱算不得什么,比赛只要尽力就好,不要在这南山路上随便玩命,会真没命的!” 金凯这话也是半带着开玩笑的,周围的众人响起了一片笑声,金凯这时将目光看向了不远处的林昆,本以为林昆这时应该注视着他才对,结果没想到林昆压根就没往这里看,而是跟龙大相在那谈论着什么,这让金凯的心里多少有些不痛快,你女良的这是不是就代表你小子根本不在乎本公子? 说真的,林昆还真不怎么在乎金凯,在林昆的眼里,金凯就是个含着个金汤匙长大的二世祖,和他见过的其他的二世祖没什么区别,总是仗着家世背景和兜里的那几个钱,就觉得自己可以俾睨天下万人敬仰了,实际上抛开家世背景和兜里的那几个子儿之外,啥能耐也没有。 可在金凯的眼里则完全不同,他一方面将林昆当成了这次赛车的重要敌人,另一方面也打心底不服气林昆,他和林昆的年龄相仿,甚至还年长了林昆几岁,凭什么这小子就可以拿到凤凰集团的承包权,而自己就不行,在金凯的眼里,他一向都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只要他想办的事几乎就没有办不成的,但在林昆的面前,显然这条准则有些失效了。 金凯站在坦途车顶上,在心底暗暗咬牙,并暗暗的道:“好你个小子,待会我一定要让你输的心服口服!疯皇集团,哼,那都是我金凯的!” 林昆坐进了老捷达里,旁边的副驾座还是空空然,秦雪和楚静瑶依旧选择坐在后面,龙大相也开着车载着蒋叶丽跟在后面,这次贫民赛车有个规定,没有参加比赛的车辆可以跟在后面,但必须保持至少三十米的距离,如果比赛中出现了任何的意外,比赛的承办方不承担任何责任。 实际上很少有人愿意跟在一大堆赛车的后面,这南山路路况险峻,万一真的出现了什么状况,极有可能就是车毁人亡,要是再发生爆炸,那真就是死的连渣都没有了。 林昆把车开到了规划好的跑道上,旁边马上紧跟上来了一辆车,是一辆红色的法拉利,顾微摇下车窗冲林昆露出一个妖媚的笑容,“老公,加油哦!” 林昆脑门顿时一黑,嘴角露出一丝难看的笑容,这姑娘可真是够开放的,这才见了几次面就老公老公的喊上了,关键是哥的后排上坐着正宫娘娘呢,这丫的这么干不是把他往思路上逼么。 心里头琢磨着,林昆就要把车窗给摇上,后座上的楚静瑶淡定从容的说道:“干嘛摇车窗,都说好了我和她公平竞争,你这是在破坏规矩么?” 林昆透过后视镜看了楚静瑶一眼,楚静瑶一点也不像生气的样子,可他就是打心底里发怵,林大兵王免不得又在心里问自己,“md老子啥时候变成了个怕老婆的主,还是一个从来都没有睡过的老婆,这尼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