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五百七十六章:局势复杂(1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五百七十六章:局势复杂(1

塔里克三世脖子僵硬的转过来,副驾座上坐着一个东方面孔的男人,此时穿着一身黑色的束身衣,有点像华夏古代时候的那些晚上出来办事的江湖高手,但又有些不太一样,具体是什么服装,塔里克三世感觉有些眼熟,一时间却想不出。 “你是谁!” 塔里克三世脸上的表情大惊,举起手枪就问道,声音语气已经有些濒临崩溃了。 “塔里克老板,你不要紧张,我们曾经可是合作伙伴,你这么急急忙忙的是要去哪?”黑衣男人嘴角冷的一笑,语气阴森。 “你特么的到底是谁,你为什么会在我的车上,鲸王……还有那楼顶上的人,是……是不是都是你杀的,你快说,你要是再不说,我……我就一枪崩了你!” 塔里克三世一副凶恶狰狞的模样,手里的手枪对准着黑衣男人,频频的哆嗦着。 “塔里克老板,你也太瞧得起寡人了,寡人只是单枪匹马,如果干的掉那五十三个俄国壮汉,你们可是战斗民族,战斗民族的血液,都是如同岩浆一般滚烫,而我川上君,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忍者罢了,那些俄国人的死,还是多亏了我的弟兄们帮忙,哦,对了,我还没让他们出来跟你见见面呢。” 自称川上君的岛国忍者,一只手伸到了车窗外面打了个响指,“弟兄们,都出来吧。” 塔里克三世马上回过头向外看,诡异的一幕出现了,方才明明是一片黑暗的周围,此时却仿佛水波一样荡漾了起来,旋即一个个穿着黑衣的岛国忍者走了出来,大致的看了一眼,少说也有十几个人。 “岛国忍者……你,你们是河口组的人!” “不错,塔克里老板果然是慧眼识人,在下的确是河口组驻黑河省的人。” “河口一道呢,我要见河口一道,我们本来是盟友,你们为什么突然对我们痛下杀手,难道我们不应该联合起来,杀死姓林的么!” “塔克里老板,我们的确曾经是盟友,可你们今天晚上的行动,并没有通知我们,好在我们收买了你身边的一个手下,就是剃着光头的叫沙夫柳琴科的那个,好像他还是你老婆的弟弟吧,是他告诉了我们你们今天晚上的行动,另外帮我们搞来了白鲸帮的人员部署安排。”川上君呵呵笑道。 “沙夫柳琴科,这个杂种,居然出卖我!” 塔里克三世重重的一拳砸在了座椅上。 “塔里克老板,你先不要愤怒,对待叛徒,我们岛国向来都是研发处置的,看在我们曾经是盟友的份儿上,我已经替你处置了这位叛徒。”川上君冲外面的人打了一个手势,马上就有一个黑衣忍者提着一个人头走了过来,丢在了车的机关盖上。 砰噔…… 塔里克三世看了过去,脸上的表情微微一怔,然后一副穷凶恶极的模样,枪口对着川上君就扣动了扳机——咣、咣、咣! 一连开了三枪,结果眼前的川上君,突然化作了一道黑烟,瞬间飘散在了空气里,等下一秒钟的时候,他出现在了车外。 “岛国忍术,邪术!”塔里克三世咬牙喊道。 “塔克里老板,你和你的朋友们,对于我们河口组已经没有利用的价值了,你们现在最大的价值,就是用你们的死,激怒你们本国内部的地下世界的实力,好让那些人涌入到黑河省,来找姓林的拼命,而我们聪明的岛国人,就坐山观虎斗,等你们的人和姓林的斗的两败俱伤,呵呵……” 川上君阴测测的笑着,下巴微微一扬,脸上的表情甚是得意,“黑河省就是我们的地盘了,不光如此,未来的东三省,也将是我们河口组的天下,是我们岛国的天下!” “md,老子我跟你拼了!”塔克里三世努喊一声,枪口对着窗外又是一顿的射击,结果一身黑色忍者服的川上君,马上又和先前一样,突然就化作一阵黑烟消失,出现在了旁边一米多远的地方。 枪里的子弹打光了,塔里克三世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赶紧从这鬼地方逃走,于是马上就发动了车子,结果车钥匙刚扭动,突然就听车子下面传来一阵滴滴的声响,塔里克三世脸上的表情马上大骇,一双眼珠子瞪的老大,嘴巴也张大,几乎是用尽全身力气喊了一声——不要…… 轰! 巨大的爆炸声,让这片烂尾楼沉寂已久的四周,终于折腾出了一次大动静,熊熊燃烧的火焰,将塔里克三世被炸的七零八落的尸体,渐渐烧焦烧成了灰烬。 暗处,走出来了两个人,其中一个个头不高,小平头,正是塔里克三世口口声声喊着要见的河口一道,另外一个是一个胖子,走起路来身体左右的晃动,这是虎源君,河口一道身边左膀右臂中的一个。 川上君走到了河口一道的面前,恭敬的道:“河口君,现在黑豹帮、白鲸帮、塔里克三世都已经除掉了,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河口一道阴测测的一笑,道:“马上将这个消息送到俄国的边境,要让俄国境内最大的地下世界团伙格里戈知道,我们按照原定的计划,继续等着看好戏就成了。” 川上君笑着说:“河口君好计谋,我这就安排人去办。” 虎源君道:“二位,你们是不是忽略了一个人,那个华夏江湖上传说身手第一的战青龙,这个人现在可还在哈市,我们如果不联合他,那就有可能成为敌人。” 河口一道冷笑一声,说:“华夏一号首长身边的一号保镖,这个男人勇略非常,但是计谋一般,我们暂时与他井水不犯河水,除非万不得已,否则我们不会和他合作的,华夏人都是奸诈狡猾之辈,再说了,他与姓林的有家仇,迟早会争的你死我活,这更是一出值得期待的好戏。” “哈哈……” 河口一道说完,三个人一起哈哈的大笑起来。 …… 夜,已经深了,林昆等人没有回家休息,而是在车家的山庄里住了一晚上,山庄里有诸多的客房,其中的布置都十分的温馨,林昆躺在床上倒是有些睡不着了,目前黑河省的局势,按说应该稳定下来了,可鲸王和塔里克三世的逃走,注定是隐患。 滴答…… 手机里突然传来了一条短信,是一个乱七八糟的号码发过来的,这种号码在普通老百姓看来是垃圾电话,但这个号码和普通的垃圾号码不同,是一个加密号码。 林昆点开了短信,短信上精简的写了一行字:塔里克三世,鲸王已经死了。 林昆试着想要将短信回过去——你是谁? 可发送之后,马上就提示发送失败,对方无效号码。 塔里克三世和鲸王死了,林昆微微的感到惊讶,但也没有多大的震惊,这黑河省的局势本来已经明了,现在又有些扑朔迷离,这可比他当初预想的时候要复杂的多。 还有,这个神秘的号码,到底会是谁呢?